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十五章 ——屠夫要杀人!

第十五章 ——屠夫要杀人!


  摩纳哥右中卫皮尔萨,在给自己后腰传达自己的意思,要让他将唐绝拉住。皮尔萨的声音很焦急,带着命令的口气,因为现在到了危机时刻!

  后腰伸出手!

  他金黄sè的头发在飞舞,远远看去,他像一头雄狮。他刚才就是一头雄狮,气势汹汹的扑向唐绝,想要将他拦截下来。他没有成功,唐绝将他甩在身后,他心生恼怒。于是在队友的喊叫声之后,他伸出了手。

  他的右手在快速奔跑中,上下抖动,就像他现在的心。

  他的右手最终触摸到唐绝白sè的球衣上!

  拉肯贝眼中,shè出一道杀人的光芒,他很气愤。那只手哪里是在触摸唐绝的球衣,这明明是在,触摸他最心爱的钻石,那只肮脏的、罪恶的手,竟然敢触摸他的钻石!

  拉肯贝的眼神像一把刀子,飞向那只手,想要将它砍断!

  拉肯贝身边的加梅罗心中升起叹息……

  他们身后的替补队员,恨不得马上冲进场内,狠狠的将他按翻在地,然后用脚踩断他那只罪恶之手!

  摩纳哥主教练库拉达眉角处,闪过一道欣慰,他在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决不能让他用这种方式进球!决不能!

  他的心中没有生出罪恶的感觉,这是战术犯规,在关键的时候,采用的非常手段。他对自己的中后卫皮尔萨感到自豪,认为他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就凭他这一声“拉住他”,就可以站在法甲赛场。

  因为他洞察力惊人,因为他反应够快!

  甚至在主教练没有发出指令之前,就做出了最为正确的事!

  ……

  唐绝没有丝毫停顿,他如闪电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直接杀向,阻挡他前进的摩纳哥左中卫!

  唐绝没有被拉倒!

  ……

  零点几秒前,摩纳哥后腰的手,触摸在唐绝白sè的球衣上面,他张开的手指,如利爪,指甲上闪着寒光。就在他要用力,抓住唐绝衣服的瞬间,他的手指停了下来!

  他金黄sè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如同是一头雄狮。在这之前,他如雄狮一般,扑向唐绝。既然是雄狮,那就有雄狮一般的心!

  雄狮有雄狮的骄傲,用这种方法瓦解对方的攻势,是他无法接受的。这样做了,他的骄傲又要放在哪里?难道要在对方鄙视的目光中,对着这个黑头发的家伙说:“不好意思,我只能采用这种方式。”

  不,不能这样!

  他突然为自己刚刚伸出去的右手,而感到羞愧。随后,他开始在心中庆幸,如果他的手拉下去,他的心就会出现波动,生出不如对方的情绪。那么以后碰到他,在与他对决时,还如何能强大起来?

  拉到他,一定是红牌。那自己就要下场,不能比赛,这怎么行。

  ……

  拉肯贝眼中,那道杀人的光芒隐去,他内心顿时生出喜悦。他将心中准备的污言秽语,咽进肚子。他离事发区域较远,无法知道,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身后传出许多,重重的叹息声,那是如释重负的声音。

  摩纳哥主教练库拉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有些不解。从唐绝的动作来看,自己的后腰,根本没有去拉唐绝,他的手明明就在唐绝的球衣上,为什么?

  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双手做成喇叭,然后大声喊道:“放倒他!放倒他!”

  随着唐绝不断带球突破,摩纳哥的命令不断变化,从“拦住他!”到“拉住他!,到现在,已经变成”放倒他!”。

  拉肯贝眼中的凶光再次出现,他恶狠狠看着几十米外的库拉达,想要上去将他撕碎,然后吞没,他的嘴里恶狠狠的骂道:“这个垃圾!垃圾!垃圾!”

  ……

  唐绝的气势随着突破的过程,在逐渐攀升,每突破一名队员,他的气势就增加几分。他现在已经突破了三名球员,他从自己半场腹地,带球突破到对方禁区前十米处。

  唐绝的气势达到了顶点!

  眼中的凌厉更甚!

  如果罗尼脚下有一千种变化,此时,唐绝脚下就有五百种变化。在这块草皮上,无人知道他下一刻会干什么。

  摩纳哥的左中卫,就站在唐绝身前两米处,他早就做好防守准备,重心微降,随时就可以加速移动。他的右侧后方三米处,就是他的搭档皮尔萨。他们先后而立,如果唐绝突破他的防守,皮尔萨,会在第一时间发出凶猛一击!

  唐绝的左肩一沉,重心突然降低了几分。他的身体变成一张弓!

  一张蕴藏着无穷能量的弓!

  就在摩纳哥左中卫身前一米半。唐绝的右脚内侧,轻轻的在右侧一扣,足球向左侧滚动。唐绝右脚落在翠绿的草皮上,在落地的瞬间,他的左脚飞速向足球左侧飞去!

  唐绝的动作快如闪电!

  摩纳哥左中卫,刚判断出唐绝的意图,重心刚开始向右移动。唐绝的身体,已经与他在同一平行线上。

  足球在向左侧滚动的同时,唐绝的身体,继续向前。他的余光中,看到对手眼中的恐惧,唐绝心中没有生出喜悦,他还没有完成这次长途奔袭!

  对手眼中的恐惧就像是风,风助火势!

  唐绝心中的熊熊燃烧的战火,更加旺盛!

  摩纳哥的右中卫皮尔萨,在唐绝突破的瞬间,他踏步而行。刚才就是他大声喊叫:“拉住他!拉住他!”。唐绝心中燃烧的熊熊战火,透过眼睛,直shè向他!

  这股战火随着强大的气势,一同扑向皮尔萨!

  皮尔萨顿时感到一股逼人的酷热,酷热之中,他的脚步缓慢了一些。在这一瞬间,唐绝的左脚内侧,已经碰到足球左侧,足球改变方向,向右滚动!

  唐绝就像是一名杂技演员,在钢丝上跳舞,稍有不慎,就会从钢丝绳上坠落。然而,在那片少年的梧桐树林中,他早就将自己锻炼成,一名杂技高手。

  唐绝将这片赛场,变成那片梧桐树林,将摩纳哥的球员,变成梧桐树。而他就是,那个在树林中穿梭的jing灵!

  唐绝用两只脚连续碰球,足球行走的路线,像一个“<”。唐绝带着他的足球,从两名中后卫中间,突了出去!

  摩纳哥后腰看着唐绝的背影,他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突然想起唐绝的外号!

  这就是那个“屠夫”!

  摩纳哥主教练库拉达,手指紧紧的抓住手中的矿泉水瓶。他很生气,因为他的队员没有执行他的命令,他们没有将唐绝放倒!

  库拉达身后出现一片绝望,这些绝望的眼神中,有恐惧!

  有的队员脸sè苍白,嘴唇哆嗦的念叨着:“屠夫要杀人了!”

  拉肯贝几乎要飞起来了,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他的脚尖着地,仿佛是正要起飞的鸟。他的神情中酝酿着激动。他的心里在喊叫:上帝啊,他竟然……哦,上帝……

  他的身后,那些替补队员,他们心中喜悦和兴奋,已经压迫得他们很难受,他们的呼吸停止,他们的心在狂跳!

  阿伦特还在向前跑,他已经跑到禁区前的另一侧,他要给唐绝提供一条传球路线。尽管他现在已经知道,唐绝绝对不会给他传球。他心中没有生出恼怒,因为换做是他,从后场带球,突破到对方禁区,他也绝对不会传球的!

  阿伦特的跑位,并不是没有一丝意义,他至少牵制了摩纳哥的右后卫,让他不敢前去夹击唐绝。

  ……

  唐绝将球门前所有防守球员,全部甩在身后,他挺进大禁区!

  他的面前只有守门员,和他身后的球门!

  唐绝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球送进对方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