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十六章 ——送进球门!

第十六章 ——送进球门!


  唐绝连续突破五人,杀进摩纳哥的禁区。他的气势,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的眼睛赤红,那是熊熊燃烧的战火。

  萨克翘首以待,他身体中仅剩的能量,有壮大的趋势。他的眼神中酝酿着兴奋,他的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杀进去!杀进去!”

  其神情,就像他昨晚在与波浪头美女大战!

  此刻,唐绝变成了昨晚的他,摩纳哥的球门,变成了波浪头美女!

  阿诺德站在禁区线上,大声喊道:“shè!shè!shè门!”

  ……

  面对守门员,唐绝可以shè门了。然而,他并没有shè门,而是继续向前带球!

  萨克高亢的叫喊道:“哦,上帝啊,他要干什么?他要过守门员?哦,上帝啊,他太他妈的强大了!”

  皮尔萨惊恐的看着唐绝的背影,他在被唐绝甩开之后,迅速调整自己的身体,面前球门。但是他的脚步没有移动,那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他以无法跟上唐绝的脚步。

  皮尔萨声音颤抖的念叨:“他要干什么?他……”

  ……

  既然要突破,那就将他们全部突破!

  唐绝心中早就有这样的念头。

  既然是将球送进对方球门,而不是将球shè进对方球门,那一定是要打空门!

  一个“送”字,说明球进球门时的状态,也说明了在shè门时,shè手的心态。“送”说明shè门时是轻松的。要做到轻松,那就是有打空门!

  他儿时的偶像罗尼,就是这样,在突破所有后卫时,将守门员绕过,然后打空门!

  唐绝神情冷峻,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他在带球的过程中,将呼吸调整好,让呼吸跟随脚步,让它们更有节奏。

  摩纳哥的守门员,眼中战意燃烧,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在心里生出恐惧、害怕的情绪。他是球门的保护神,他要将唐绝脚下的足球,拦在球门之外。

  唐绝带球向他杀来,让他心中生出愤怒,他知道这名黑头发的家伙,想要干什么。这绝对是要侮辱他。他心中的愤怒转换成熊熊战意,他要将身前三米外的家伙,撕成碎片,将这个家伙的狂妄,踩在脚下!

  他从球门线上扑出来,他不能退,因为他的身后就是球门!

  他的心中在怒吼:“来吧!狂妄的屠夫,让我们来一次真正的对决吧!”

  唐绝在他身前两米处,身体重心,突然向左,左肩一沉。右脚内侧,紧紧的扣在足球右侧!

  唐绝的右脚内侧,在这一刻,仿佛涂满了强力胶,足球紧紧的黏在他的脚上。他没有给对方守门员扑球的机会!

  如一把锋利的刀,唐绝从他身体右侧,狠狠的切了过去!

  然后,唐绝的眼前,出现了球门,空无一人的球门!

  唐绝的左脚在足球上轻轻一敲,足球飞速向球网飞去!

  ……

  萨克眼喃喃的说道:“哦,上帝,他真的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加上守门员,唐绝一共突破了六名摩纳哥的球员。他从自己半场腹地处,抢球,然后踏上长途奔袭的道路,他竟然成功了!

  巴黎圣ri耳曼的替补席空无一人,站在场边的替补球员,终于将心中的喜悦与兴奋,发泄出来,他们发泄的方式就是嚎叫!

  于是,路易斯二世球场出现了一群狼!

  唐绝开始飞,他飞过沮丧的皮尔萨,皮尔萨的头发开始飞舞!

  他飞过阿伦特,阿伦特嘴里发出嚎叫,想要抓住他,被他挣脱!

  他飞向巴黎圣ri耳曼的指挥区,因为那里有拉肯贝。那里有为了得到他,不顾危险,横穿马路的拉肯贝!

  唐绝的黑头发,在路易斯二世球场飞扬。那分明是旗帜在飘扬,唐绝在脑后,竖起他骄傲的大旗,让自己的骄傲,在风中飘扬!

  他的眼睛早就找到拉肯贝,他要飞到他的身上,然后嚎叫!

  拉肯贝仰起胸,双臂展开,他早就做好了迎接唐绝的准备。拉肯贝在大笑,眉稍处有皱纹出现,这些皱纹中装满了喜悦、惊叹!

  这个孩子,未来将无所不能!

  拉肯贝身旁的加梅罗神情极为骄傲,他的心胸突然广阔起来,广阔的心胸,让他生出豪迈。他的心中翻起巨浪:用一己之力,改变局势,这是巨星才能做出的事实。虽然他现在还不够强大,但是他只有十七岁,他的潜力还没有全部挖掘。

  假以时ri,他必将成为巨星!

  ……

  摩纳哥主教练库拉达,弯着腰,用力的将手中的矿泉水瓶,狠狠的砸在草皮上。矿泉水瓶在草皮上蹦跳了两下,蓝sè瓶盖,无助的飞进比赛场。水花四溅,矿泉水瓶最后落在草皮上,翻滚了几圈,静静的躺着,瓶中仅剩的水,从瓶口流出。

  库拉达嘴里怒骂道:“混蛋!可恶的混蛋!让你们放倒他,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接下里的话,他没有说出来:竟然让他上演长途奔袭,竟然让他打空门!混蛋,不可饶恕!

  他身后的摩纳哥球员,眼神中更加恐惧,因为他们很少看见自己的教练发怒。在赛场上,出现这样的场面,那就说明他们已经无法控制比赛!

  现在的双方比分是二比一,摩纳哥领先一球。但是,摩纳哥的球员都知道,他们现在的形势,并不像比分那样领先。唐绝打进了一个惊心动魄的进球。

  这样的进球意味着什么?这样的进球,必然会激发,巴黎圣ri耳曼球员的斗志,点燃他们心中,获胜的决心!

  这样的进球,必然会狠狠的打击他们的球员。一个人,竟然从本方半场,突破重重阻拦,最后打空门成功。六个人都不能将他防下,那么还需要多少人,才能将他防住?

  一种无力感,出现在他们心中。这种无力感,在场上队员的身上,体现的更加明显,他们目光散乱,没有焦距。低头,丧气,茫然无措!

  唐绝的进球,如同一把利剑刺进他们心脏,将他们心胸腔中的自信、骄傲,击成粉碎,然后散落在这片翠绿的草皮上!

  摩纳哥球员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屠夫开始杀人了!

  ……

  唐绝高高跳起,飞到拉肯贝的身上。然后开始嚎叫,如头狼一般嚎叫,随后,更多的狼嚎叫!

  这些嚎叫声,如同战鼓声,战鼓已经敲响,反攻即将开始!

  唐绝眉梢处那两根长长的眉毛,开始飞扬!

  在恢复比赛之后,巴黎圣ri耳曼重新从颓势中站起。兴奋激发这他们的潜能,他们的体能重新恢复过来,他们高举进攻大旗。一波又一波的进攻狂cháo,淹没了那轮红ri!

  摩纳哥球员,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显然他们,还没有从唐绝的那个进球中,摆脱出来,他们在气势强大的巴黎圣ri耳曼面前,失误连连,不得不回收到自己半场。

  下半场是三十五分钟,唐绝在禁区前,与哈达德进行了一次,直传回敲转身二过一配合。哈达德的传球,如利剑,撕破摩纳哥的后防线,唐绝在禁区中,拔脚怒shè!

  此球带着一股决胜的信心,从球门右侧立柱,飞进网窝!

  二比二,双方比分扳平。

  气势如虹的巴黎圣ri耳曼,不会满足一场平局。在扳平比分之后,他们没有停下脚步,继续高举进攻大旗。

  摩纳哥还在苦苦支撑,今天是他们前锋布罗特的生ri,他们在上半场二比零的时候,决定用一场大胜,来庆祝他的生ri。然而,下半场进行到一半,局势突然发生转变。在唐绝打进一球之后,巴黎圣ri耳曼像是换了一支球队。

  时间在快速流逝,巴黎圣ri耳曼还在猛烈的进攻。第四十二分钟,阿伦特在禁区外,一脚怒shè。摩纳哥的守门员,飞身将球挡出,足球没有飞出禁区。皮尔萨急忙飞奔,他要将球踢出禁区!

  摩纳哥守门员jing彩的扑救,让摩纳哥球员将悬起的心放下。

  摩纳哥球员嘴里的感叹刚出,他们的心刚刚下落。巴黎圣ri耳曼球员惋惜声,还在嘴边。这时,双方的队员突然紧张起来!

  一道白sè闪电,直奔足球而去。就在皮尔萨出脚之前,这道白sè闪电,狠狠的踢在足球上!

  足球改变方向,直奔球门!

  守门员还在草皮上,球门失去保护神,足球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它飞越球门线。钻进球门!

  球进了!

  比分变成三比二!

  这是一场疯狂的比赛,巴黎圣ri耳曼在上半场,零比二落后的情况下,在下半场连扳三球,让比分逆转!

  黑头发再次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