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十八章 ——找一个人照顾!

第十八章 ——找一个人照顾!


  坐上回巴黎的大巴上,球员们还在津津有味的谈论着下午的比赛。话语中,对唐绝的表现大加赞叹,特别是他长途奔袭的那个进球。

  阿伦特说道:“我当时以为,那是罗尼!”

  萨克说道:“他就是黑头发的罗尼。”

  哈达德说道:“他以后,会成为罗尼那样的伟大前锋。”

  在众人的夸奖声中,唐绝早早入睡。因为,现阶段他有很多比赛,一场激情四shè的比赛,几乎掏空了他的身体。在炙热的天气中,打满整整九十分钟,他的体能消耗太大。更重要的是,他近段时间,参加的比赛太多,他的jing神很疲惫。

  他太累了!

  ……

  在几年之后,有记者采访萨克,萨克在回忆这场比赛之后,说道:“那场比赛结束之后,我就认为,他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前锋。”

  哈达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当年,他在法国青年联赛中,所向披靡,其他球队的球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屠夫’。听听这个外号,你就知道,他有多可怕。当时,我就认为,他必将是世界上最好的前锋。”

  ……

  十几天后,母亲压抑不住自己对儿子的想念,从里昂坐火车,来到巴黎。唐绝提着行李箱,走进自己的住所。母亲还一个劲的在他耳边唠叨。

  自从那场与摩纳哥比赛之后,俱乐部重新给唐绝安排了住所。他原来与阿伦特住在三楼,现在他独自住在四楼。这是一个两室两厅的住房。

  关上门,母亲到处去打量儿子的住所。唐绝在客厅放下行李,给母亲泡了一杯花茶,招呼她坐下。

  陈秀娥挨着儿子,坐在褐sè的沙发上,喃喃的说道:“这房间还不错,不过一个人住,有点浪费。那些洗衣机什么的,是他们配给你的?”唐绝点点头。陈秀娥脸上有笑意。

  她喝了一口茶,然后仔细打量唐绝的脸,随后眼中隐有泪花。她有些哽咽的说道:“看你都瘦了,一定吃的不好。要不以后我就住在这里,给你做饭。”

  唐绝连忙说道:“别,别!老妈,现在刚开学,你们很忙。那些老生会带新生来吃饭,新生又会回请老生。再说了,饭店本来就只有三个人,你走了,老爸和翠花怎么忙得过来。何况,老爸也需要你。”

  母亲把玻璃茶杯,放在白sè大理石桌面的茶几上。杯中绿sè的叶片,在水中摇晃。就像现在陈秀娥的心情,一边是老公、饭店,一边是儿子。

  唐绝看着为难的母亲,眨眨眼睛,说道:“老妈,要不你和老爸再好好商量一下,我们不开饭店了。我现在挣的钱,足够养一家人。开饭店很辛苦的,你看你们每天起早摸黑,没有休息过一天。”

  陈秀娥看着儿子,说道:“我们现在还能动,如果我们不开饭店,我们干什么?我们有手有脚,何况,我们不开饭店,翠花就要重新找工作。”她摇摇头说道:“现在工作,不好找。”

  唐绝不再与母亲讨论这个问题,他走到卧室,拿出一个塑料袋。那是那天试训时,他与阿伦特比赛三十米,赢得的赌注。里面是整整六十二万法郎。

  陈秀娥透过塑料袋,看着袋里那些面值五百的法郎,眼中出现惊讶。唐绝在与巴黎圣ri耳曼签约的当晚,就给父母打过电话,简单的给父母说明,他与巴黎已经签约,周薪是十六万法郎。

  放下电话的唐原天夫妇,硬是很长时间,都没能说出话来。翠花看着两人,像是中了邪,她大声问道:“绝娃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唐原天夫妇恢复自然,唐原天向酒柜走去,边走边说:“让她说吧!”。然后他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二锅头,又端出一个碗,碗里有半碗花生米。这是他的下酒菜。

  陈秀娥眼睛渐渐明亮,她拉着翠花的手,坐在桌子前。翠花感到陈秀娥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秀眉微皱,心想:这到底是要留在巴黎,还是要回来?

  陈秀娥说道:“翠花,他与别人签约了。他现在是一名……”陈秀娥突然忘记了那个名称。

  “职业球员!”唐原天抓起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

  陈秀娥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对,他现在是一名职业球员。”

  翠花很高兴,她来这个家庭已经三年多了,与他们一起经营饭店,一起辛勤劳动。这个家庭早就把她当做自家人,她也把这个家庭当做自己的家。她与他们一起悲伤,一起喜悦。

  唐绝身患严重疾病时,她拿出自己的积蓄五千法郎,要与他们一起共度难关。在唐绝奇迹般的恢复之后,她虽然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她也一同喜悦。因为这个家庭中,只有她知道,没有中医治疗唐绝的疾病。

  没人医治,唐绝竟然奇迹般好了起来。事后她问唐绝,他是怎么好的。唐绝说,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就好了。在这种无法解释的情况下,她只能相信,那就是奇迹,是上天眷顾这个家庭。

  现在,她从陈秀娥嘴里听到,唐绝与别人签约了。成了一名,一周就能赚八万法郎的职业球员,这让她很高兴。翠花高兴的说道:“嫂子,你们以后可要享清福了!”

  陈秀娥眉宇间有骄傲,她很享受这样的话。她神sè飞扬的说道:“翠花,你知道他的周薪吗?”

  翠花说道:“不是八万吗?”

  “十六万!”唐原天说道。他没有给陈秀娥说话的机会,这让陈秀娥有些恼怒,她朝他瞪了一眼。唐原天将一杯酒倒进嘴里,没有理会自己的老婆。他的眼睛明亮。

  “十六万?”翠花的嘴唇有些发抖,声音微颤。

  陈秀娥说道:“他说以后的工资还会高!”

  儿子从小聪明,书读的很好,七岁就进入里昂少年队。儿子一直是他们的骄傲。现在更让他们骄傲,儿子成为了一名,能挣大钱的职业球员!

  ……

  回到现实的陈秀娥,看着那一大袋的法郎,至少有好几十万。她疑惑的问道:“儿子,这是你的工资?你把工资给我了,你怎么生活?”

  唐绝把钱袋子其给母亲,坐在她旁边,说道:“老妈,这不是工资,这是我赢得的赌注。”随后,他就把那天的情况,给母亲说了一遍。

  陈秀娥脸sè有些难看,她严肃的对着唐绝说道:“儿子啊,中国有句古话,‘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如果输了,要多长时间才能还完?这里面有多少钱?”

  唐绝见母亲不高兴,就像犯错的孩子一般,声音很低的说道:“六十二万!”

  “六十二万?”

  房间陷入到安静,陈秀娥眼神很复杂的看着儿子。唐绝也不知道给给母亲说什么。

  陈秀娥不知道儿子现在生活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世界。跑一趟子,就赌六十二万。六十二万,他们两夫妻,要多长时间才能赚到?

  她打破沉静,问道:“你们经常赌吗?”

  唐绝说道:“不是,只赌了这一次。”

  陈秀娥长出一口气,说道:“这就好,这就好。”

  ……

  母亲在这里住了两天,唐绝又尝到熟悉的饭菜。带着纠结的心,陈秀娥离开儿子。在离开之前,她叮嘱儿子要注意自己身体,有时间就会里昂,她给他做好吃的。

  母亲走后,唐绝开始沉默,前世他的生活,一直是由机器人照顾。来到这个世界,他一直在母亲的照顾之下。现在,他独自来到巴黎,只能学习如何用洗衣机,如何用微波炉。

  在母亲来之前,他将房间里的方便食品藏了起来,将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些事情对他来说,很陌生,也很辛苦。他情愿在球场上,踢一场艰苦的比赛,也不愿意用微波炉。

  小飞飞的声音响起:“主人,你应该找一个人来照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