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五十六章 ——试一试,又不会死人!

第五十六章 ——试一试,又不会死人!


  球队取得两连胜,在现阶段,是最好的消息。球队要借着这个气势,乘胜追击。然而伤兵满营的现实,让瓦伊德·阿利洛齐克想要改变打法。

  根据实际情况,做适当的改变,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然而,瓦伊德·阿利洛齐克遇到了最大的麻烦。博斯科维奇在球队的地位很高,能一呼百应。现在博斯科维奇站出来反对他的防守反击战术,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球队将陷入更大的麻烦之中。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确实想到了会遇到一些阻碍,但是他没有想到阻碍如此之大。他的脸sè开始yin沉。

  萨克茫然无措的看着主教练,他是第一次体会到球队的争执。在少年队、青年队,主教练就是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作为球员,只有执行的份。他第一次看到了队员居然可以与主教练叫板。

  于是在茫然中,萨克心中多了一份兴奋,一份恐惧。

  坐在萨克旁边的唐绝与萨克一样,是球队的小字辈,尽管他在两连胜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是在球队这个讲究资历的地方,他没有话语权。

  唐绝没有这个觉悟,两场比赛,他都梅开二度,他不想让球队陷入更大的麻烦之中。唐绝打破了沉默,说道:“作为球队资历最小的球员,我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发言的权利,但是我想说几句。”

  萨克紧张的在背后拉了一下唐绝的球衣。其他队员疑惑的看着唐绝,瓦伊德·阿利洛齐克眼中没有喜悦,也没有憎恶。在他心中,无论唐绝说些什么,都不可能改变什么。如果唐绝支持主教练的话,球员们对唐绝可能会产生别样的看法,这样对唐绝很不利。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想到这,他挥手要制止唐绝说话。他不想让唐绝陷入到这个漩涡之中。

  德乌浓眉一皱,他在盘算唐绝要说些什么,说了之后,他该如何帮唐绝善后。博斯科维奇奇怪的看着唐绝,两场比赛,两人在比赛中逐渐建立起默契。他对唐绝的印象不错,唐绝在平时表现的不高调,对他们这些老队员,也很尊重。

  但是,他为什么要参与进来?

  唐绝仿佛没有看见瓦伊德·阿利洛齐克挥舞的手,他从草皮上站了起来。萨克紧张的要死,他眼中甚至有惊恐出现。

  唐绝站着说道:“风格一旦想成,想要改变,确实很难。这就如同我们习惯早上起床后,上卫生间、刷牙、洗脸。如果某天早上起来,有人要求我们,先吃饭,然后刷牙、洗脸。我们会很不适应的。”

  很多球员在点头,支持博斯科维奇的队员不住的点头。瓦伊德·阿利洛齐克的眉头紧皱。

  唐绝说道:“如果我们在战场上,敌人突然在清晨发起进攻。我们是否还要在刷牙、洗脸之后,才去拿枪对敌?”

  唐绝的话让很多队员陷入了沉思之中。唐绝继续说道:“非常时期,要采用非常的办法,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现在就处于非常时期,伤兵满营,追求华丽不是我们的目的。华丽建立在胜利的基础上,才能称之为华丽,不然会给人一种虚华的印象。

  前两场比赛我们取得胜利,除了我们,最高兴的是球迷。昨天晚上,五千名球迷到阿贝·德尚球场去支持我们。为什么?难道他们就是想去看,我们如何华丽的转移球?

  不!他们在比赛结束后,没有马上离场,在等待我们去与他们见面。哪怕远远的看上一眼。他们等待我们,是因为我们昨晚取得了胜利。

  我们只有用胜利来回报球迷的支持。球迷希望看到不断胜利的球队。

  而且,防守反击只是一种基本的战术安排,如果在比赛中,我们能掌控比赛,我们同样可以华丽。

  防守反击没有拒绝华丽,只是要求我们横向传球少一点,纵深传球多一点。防守反击要求我们传球速度快一点。这与华丽没有冲突。”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点点头,德乌点点头。萨克总算松了一口气。博斯科维奇在皱眉思考,更多的队员在思考。

  唐绝继续说道:“在我面对三人包夹时,我对自己说,试一试!试一试又不会死人!我当时就已经做好失败的准备。最后我成功了。如果当初没有“试一试!”的想法,就不可能有后面的成功。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该打防守反击,我不是主教练,我的阅历和经验都不够。但是我想,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先生,应该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试一试,试一试不会死人的。

  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争论,需要的是团结,需要的是胜利。只有不断的胜利,我们才可能获得冠军。

  我们站在这块绿茵场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拿到冠军的奖杯吗?

  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放下分歧,团结起来。让以后的比赛来证明,谁的方法更有效。德乌在昨晚中场休息时,说道,只要能获得胜利,让他守门他都愿意。

  我当时很感动。

  所以,我的意思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试一试!”

  唐绝坐了下来,没有掌声。最为球队的小字辈,他本来没有话语权。然而,他却要说话,要表达自己的意见。因为在他看来,球队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这个赛季他们就报销了。

  球队的成绩如果再没有起sè,主教练下课是迟早的事情。换个教练就能带领球队走向辉煌?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作为这场争执的发起者,博斯科维奇不能再沉默下去,他抬头看看唐绝,又看看主教练瓦伊德·阿利洛齐克,说道:“我保留自己的意见,但是鉴于球队现在的形势,我决定支持主教练的战术。”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脸上露出笑容,对着博斯科维奇说道:“那我们就试一试?”

  博斯科维奇看了一眼德乌,德乌头上的绷带让他想起了什么。博斯科维奇认真的点头,说道:“试一试!”

  紧张的空气,随着博斯科维奇这一声“试一试!”变得轻松起来。争执暂时消失,全队又团结起来。

  任谁都知道,现在球队最需要的是团结。没有谁想当球队的罪魁祸首,唐绝的话语让博斯科维奇有了台阶可下,博斯科维奇随势而下。

  在接下里的两天里,圣ri耳曼演练防守反击战术。坎通纳在第二天来到球场,在训练之前将唐绝叫道办公室。

  坎通纳一副地痞流氓的形象,斜躺在沙发上。见唐绝进门,坎通纳没有改变坐姿,示意唐绝坐下。

  坎通纳问道:“听说你昨天下午化解了一场争执。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对你评价很高。他说你有当教练的潜质。”

  唐绝脸上没有笑容,说道:“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团结,争执对于我们没有好处。我是一名新人,不属于任何一方。我认为当时我最适合做调解员。”

  坎通纳点点头说道:“本来这种事情不应该由你来承担,但是我想,就算我昨天下午在场说话,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你知道博斯科维奇为什么最后要改口吗?”

  唐绝茫然的看着坎通纳,谁都是知道是什么原因。球队要胜利,团结是第一位的。坎通纳为什么要这样问,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坎通纳笑着说道:“一名新人在球队没有发言权,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昨天下午不仅发了言,而且起到了效果。这正常吗?”

  坎通纳看着摇头的唐绝说道:“一方面你给博斯科维奇一个台阶可下,更为重要的是,你这两场比赛表现的很好。无形中影响到他的思维,在他的潜意识中,你已经是球队很重要的人物,是球队获取胜利的主要力量。”

  “没有前两场的jing彩表现,你的话就是在放屁。在球队,谁的能力大,谁就有发言权!”

  坎通纳的话萦绕在办公室的上空,久久不愿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