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六十四章 ——前路受阻,冲过去!

第六十四章 ——前路受阻,冲过去!


  唐绝心中一声大吼:“快!”

  唐绝的速度在法甲称雄,在欧洲也能排在前五名,此刻,他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隆起的小腿瞬间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有无数草屑从脚下飞溅而起!

  在三天前的的阿贝·德尚球场,唐绝打进的第一个球,就在欧塞尔后卫的脚尖前,将足球抢下来。

  现在那一幕能否重演?

  到阿贝·德尚球场观看了那场比赛的五千名球迷,眼中出现期盼!

  唐绝的右脚如闪电一般伸出!

  急速飞行的右腿,搅起了一股风,将草皮上的草屑带起。这些飞扬的草屑,仿佛在给唐绝的右腿加油助威!

  “啪!”细小的声响在两人之间响起。声音小得只有两人能听见。

  这个声音在唐绝耳中,就是最美妙的音符。

  这个声音在瓦伦特耳中,就如同一把利刃,狠狠的扎向他的心!

  足球改变方向,向波尔图禁区滚动!

  黄健翔大声的说道:“唐抢到了足球!”。他的声音充满了惊喜。在此之前,他认为唐绝无法拿到足球。

  爱丽丝嘴里发出高亢的喝彩声!

  坐在她不远处的坎通纳,眼中闪过一道异彩。他震惊于唐绝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身体重心调整好。对于唐绝从瓦伦特脚尖前将足球抢走,他没有发出惊叹。第一次见到唐绝,在圣ri耳曼二队的训练场,坎通纳就知道了唐绝超快的速度。

  当时,唐绝与阿伦特比赛时,他还下了一千法郎的注。

  唐原天右手拇指与食指之间的那颗花生,发出“破!”的一声,它变成四瓣!

  饭厅中的空气变得热烈起来,无数叫好声从不同的嘴里发出!

  眼镜男颤抖的说道:“他的速度太快了!”

  ……

  唐绝从瓦伦特脚尖将足球抢下来,他的气势陡然上升!

  此刻,佩佩已经从唐绝的身后跟了上来,他在唐绝的左侧。瓦伦特在唐绝的右侧,两人向唐绝紧紧靠拢!

  他们三人像一个箭头,唐绝是箭尖。远远看去,一支由蓝sè和白sè组成的箭头,指向波尔图的另一名中后卫塞塔里迪斯!

  蓝sè的箭尖,闪着夺人的寒光,仿佛上面涂满了剧毒!

  箭尖的两侧是白sè,发出惊人的寒光,仿若能将所有物品割裂!

  唐绝眼中闪出两道寒冷的冰剑,仿若是万年寒冰打造而成。寒冷的冰剑直刺塞塔里迪斯。

  塞塔里迪斯是今年夏天,希腊夺取欧洲杯的功臣,在欧洲杯上,他先后盯死菲戈,c罗,亨利,皮雷,巴罗什等巨星。他入选了本届欧洲杯的最佳阵容。

  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塞塔里迪斯没有产生退缩之意。将菲戈这样的世界足球先生都能盯死,眼前的这位前锋太年轻。

  塞塔里迪斯以强大的意志为盾,将唐绝的冰剑挡住,他的身上发出更大的气势。他的心中发出冷笑:居然学会用眼神来战斗。不错,不错!可惜你的对手是我!

  “塞塔里迪斯,球星级初段!”小飞飞的声音响起。

  唐绝脸上没有一丝惊恐,他现在的突破技术也达到了球星级初段,整体技术达到职业级高段。

  德乌也是球星级初段水平,唐绝在训练中体会到球星级初段的强大。

  左右两侧的佩佩和瓦伦特在快速靠拢,唐绝仿佛走到了一条死胡同,前有阻挡,后有追兵。

  爱丽丝小手捏得紧紧的,她在为唐绝担心。

  巴黎球迷眼中没有担忧,在七天前,唐绝在这块草皮上,用犀利的突破,将梅斯的后防线,刺得千疮百孔!

  唐绝的踝关节快速的晃动,如同一条灵动的蛇,在翠绿的草皮上吐着信子,随时都会给对手致命一击。

  塞塔里迪斯脸上出现严肃,刚才他还在心中冷笑,认为唐绝根本不可能从他身边突破。然而,此刻,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双腿不断的向后移动,他使双方保持在两米的距离。在移动的过程中,他的眼神非常的明亮,他在寻找唐绝的漏洞,随时发出雷霆一击!

  ……

  黄健翔语速很快的说道:“唐面对塞塔里迪斯,他没有胆怯。他的身旁两侧是佩佩和瓦伦特,现在形势对唐很不利,他面临的是三人包夹!”

  唐原天紧张的看着电视,嘴里喃喃道:“冲过去!冲过去!”他手中的花生早已破碎,拇指和食指上还有一些花生皮的碎片。

  饭厅中的空气紧张起来,他们在为唐绝担忧。

  ……

  空间太小,唐绝无法做假动作,唐绝朝塞塔里迪斯的左侧看了一眼,指明了他即将突破的方向!

  塞塔里迪斯的重心本能的向左侧移动。

  “啪!”唐绝的右脚外侧在足球左侧一击,足球从塞塔里迪斯身体左侧飞越而出!

  场边无数闪光灯闪烁,记者们手中的快门不断的被按下。他们要记录下这jing彩的一幕。

  塞塔里迪斯后面是一片开阔地,就算趟大一点也没问题。重要的是,唐绝发现塞塔里迪斯在向左移动!

  塞塔里迪斯心中出现一股寒意,他完全没有想到,唐绝竟然用这种方式来突破。竟然在突破前,向突破的方向看上一眼。这对他来说就是侮辱,心中冒起寒意之后,一股更大的怒气从他心底生成。

  然而,他现在已经无法阻止唐绝前进的步伐了。

  唐绝心中大喊道:接下来就该用速度了!

  左脚脚掌的鞋钉狠狠的刺进草皮,钻进黑褐sè的泥土中。隆起的小腿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在下一刻,它们将释放出来,给唐绝提供强大的能量,让他飞起来!

  右脚快速向前迈进,唐绝的左脚即将腾空!

  瓦伦特已经年满三十岁,二十岁代表俱乐部参加第一场正式比赛,他在绿茵场上已经征战了整整十年。

  十年中他积累了大量经验,如果让眼前的这名中国前锋突围而去,那就真的危险了。在赛前,主教练让他们后卫们小心,圣ri耳曼突然冒出了一名中国前锋。这名前锋只有十七岁,在代表俱乐部的前两场比赛中,就打进了四个球。

  主教练科·阿德里安塞的话还在他耳边萦绕:“这名前锋速度奇快,一定不能让他把速度发挥出来!”

  从他脚尖处将足球抢走,葡萄牙后卫真正的体会到,唐绝的速度真的很恐怖。此刻他做出了决定!

  瓦伦特右脚伸在唐绝左脚前!

  唐绝左脚腾空而起,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快速将左脚落在草皮上,然后就可以绝尘而去了!

  急速向前迈进的左腿遇到了阻碍,唐绝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重心。下一刻,唐绝摔倒在草皮上。瓦伦特展开双臂,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他在向所有人表示,他是无意的。

  塞塔里迪斯松了一口气,瓦伦特的右脚,将他从被侮辱的泥潭中解救出来。塞塔里迪斯心里不断的说道:“还好!还好!”

  他向瓦伦特看去,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情。如果瓦伦特没有犯规,他们的球门就危险了。到现在他都无法原谅自己,竟然连一名十七岁的少年都防不住。

  “嘀!”清脆而短促的哨声响起,裁判冲向事发中心。

  “哎!”王子公园体育场发出巨大的叹息声。巴黎球迷在叹息,如此jing彩的突破被破坏。叹息之后,他们怒不可遏的高声叫喊:“红牌!红牌!”

  巴黎球迷有充足的理由,如果瓦伦特不犯规,唐绝就会绝尘而去,形成单刀球!

  爱丽丝黛眉微皱,她的眼中有痛苦出现,她知道唐绝摔下去一定很痛。

  格莱列咬牙切齿的挥舞着拳头,像是要将瓦伦特的右腿砸断。坎通纳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在球员时代,他经常受到对方后卫的“照顾”。每场比赛都要多次摔倒在草皮上。当然有时候,他也假摔。

  ……

  饭厅里,紧张的气氛消失,无数头在摇晃。眼镜男摇着头,叹息道:“可惜了,不然就是单刀球。”

  唐原天拿起桌上的酒杯,猛的往嘴里倒去。他砸吧砸吧嘴,发现嘴里没有一滴酒,原来酒杯是空的。他将酒杯放在桌上,倒满一杯酒,一口喝下,用手擦拭嘴角的酒渍。待自己觉得已经擦干净之后,他说道:“没什么可惜的,这一次没有成功,下一次就会成功!”

  ……

  黄健翔摇头叹息:“不得不说,瓦伦特是一名经验十分老道的后卫,他在关键时刻,选择了犯规。将唐即将到手的单刀球瓦解。”

  张路接过话题说道:“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唐的突破太过犀利,瓦伦特只能用犯规来阻止唐。三人包夹,他差点就突围而出。这名前锋技术非常好,如果再想想他只有十七岁。

  而且是第一次参加欧冠比赛,在面对塞塔里迪斯时没有胆怯。竟然能将他突破,这太让人感到震惊了。唐的前途远大!“

  ……

  躺在草皮上的唐绝喘着粗气,他闭着眼睛摇摇头,就差一点就成功了。

  瓦伦特紧张的在向主裁判解释:“裁判,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看见了,我根本没有去踢他,是他的脚碰到我脚上的。”

  他的心中有巨大的担忧,他现在才想起,这里是王子公园体育场,是圣ri耳曼的主场。如果主裁判给他亮一张红牌,那么,这场比赛就没法踢了。

  主裁判没有理会瓦伦特,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牌,在他的头顶上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