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九十六章 —— 一跪谢师恩!

第九十六章 —— 一跪谢师恩!


  进球之后,唐绝没有像以往那样,在草皮上展翅飞翔。他跑到里昂的替补席前,替补席的里昂球员还沉浸在沮丧之中,看着一脸严肃的唐绝,他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唐绝指着替补席后面的某个人,大声叫喊道:“平托里!”

  他严肃的脸没有任何变化,他的眼中却出现泪水!

  很多球迷们不知道平托里是谁,也不知道唐绝为什么在进球之后,要指着他,叫喊他的名字。从唐绝指的地方来看,那里坐的应该是里昂的人员。唐绝嘴里的平托里与他有什么关系?

  里昂替补席中有人知道平托里是谁,他们曾经在他那里启蒙,是平托里带领他们进入神秘的足球世界,他们与唐绝一样同样感激平托里。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他们从未在热尔兰球场看到过平托里。今天平托里来了,他是来看比赛的,是来看本泽马的比赛?

  不!

  要看本泽马他早就来了,何必得到今ri。那么,他就是来看,眼前这位中国前锋的比赛。关于唐绝的事情,早就在媒体上出现过。他们之后又听说了一些。

  ……

  电视镜头在唐绝接球的瞬间,就一直跟随着他。爱丽丝坐在床上,看着电脑上的视频画面,她以往从唐绝的话语中,知道平托里是谁。

  进球后唐绝叫喊自己少年队的教练干嘛?

  同样的疑问,在唐原天的饭厅中出现。眼睛男对着电视问道:“平托里是谁?”

  唐原天淡淡的说道:“他在里昂少年队的教练!”

  唐原天从小就教育唐绝要学会感恩,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何要在进球后,大声喊叫昔ri教练的名字。

  眼睛男转过头,疑惑的问道:“叫喊他干嘛?”

  没人回答他,饭厅很安静。

  ……

  唐绝怪异的举动,让热尔兰球场安静下来。就连那些准备要拥抱唐绝的圣ri耳曼球员,也都安静的看着唐绝。

  许多摄影记者手中的长枪短炮,对准了里昂的包厢,对准了唐绝手指的那个人!他们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故事,他们感到异常的兴奋。

  里昂替补席后面是里昂包厢,这里坐的是里昂的官员和球员家属。有些知道内情的官员,脸sè极其难看。

  唐绝指着平托里,再次大声喊叫:“平托里!”

  其声音中有微微的颤抖,仿若是孩童在呼喊自己的父母。

  一个身穿黄sè夹克的中年人,慢慢站了起来!

  所有人现在都知道他的名字叫平托里。

  唐绝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在草皮上。他单膝跪地,向平托里一拜!

  这一拜,是为了感谢他的教育之恩!

  这一拜,是为了感谢他,带领自己走进足球的世界!

  平托里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在四万名现场球迷前流泪,在亿万观众前流泪,平托里心中没有尴尬,只有幸福!

  他什么也没做,既没有掏出纸巾擦去脸上的泪水,也没有弯腰回敬自己的弟子。就这样默默的接受了唐绝的这一拜!

  就在唐绝单膝跪地的瞬间,那些长枪短炮开始闪烁。他们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

  爱丽丝不知道自己何时流泪的,她用手擦拭着泪水。

  唐原天的饭厅中,十分安静。空气中飘荡的是浓浓的情,有人的视线开始朦胧。他们知道唐绝在干什么。唐原天很骄傲,不是为了儿子打进一个球,而是儿子懂的感恩!

  ……

  不知是谁先鼓掌,随后整个热尔兰球场人,都在鼓掌。包括平托里身边的里昂官员,包括打了飞机,无比羞愧的本泽马,包括远道而来的圣ri耳曼球迷。

  博斯科维奇将唐绝从草皮上拉起来,将他紧紧拥抱。他发现唐绝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于是他手臂上的力量加大了几分。他能体会唐绝此时的心情。

  唐绝看着不远处的摄像机,在博斯科维奇耳边说道:“我没事!”

  他挣脱出博斯科维奇的拥抱,走到摄像机前,对着镜头掀起球衣!

  眼睛男极其认真的看着电视上的那两行字,嘴里念道:“里昂是我家!”

  “此球献给平托里!”

  ……

  唐绝离开里昂之后,一直有一个心结。他的前世是世界第一家族唐家子弟,他是无比骄傲的。穿越到唐家创始人的身上,他的骄傲几乎达到了顶点。

  然而,在他身体痊愈之后,去里昂试训时,里昂居然没有派一名官员到场。那时,他就知道里昂已经放弃了自己。里昂二队的教练古约特,只给他十分钟的上场时间,他更加坚定的知道,里昂放弃了自己。

  骄傲如他,怎能忍受这样的屈辱。在离开里昂时,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机会,将屈辱还给那些傲慢的家伙。

  今夜既是机会,又不是机会。要想在热尔兰战胜强大的里昂,难度太大。只有在这里表现的足够完美,他才有机会,将屈辱还给里昂的官员。

  比赛还未结束,一个进球,一次助攻,已经能足够说明自己是完美的。于是他在进球后,指着平托里,在四万多现场观众前,在亿万观众前,高喊他的名字。在唐绝的心中,里昂,只有平托里真心对他好。

  他要在众人面前报答平托里的培育之恩。

  感谢完平托里,他在镜头前展示了自己背心上的两行字。在他看来,第一句话的每一个字母,都是一把利剑,这些利剑一定会砸在里昂官员的心上。看着他们流血的心,唐绝的心结打开。

  在镜头前,唐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隐约之间,他的心中没有解开心结之后的轻松,而是淡淡的痛。

  ……

  经过这个小插曲,比赛重新开始,热尔兰球场的气氛发生改变。双方球迷不再大喊大叫,变得安静了很多。

  双方球员也沉默起来,里昂的球员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们加快了进攻的节奏。因为他们现在比分落后。唐绝的行为,赢得了球场所有人的掌声和尊重,里昂球员知道尊重对手的做法,那就是:战胜对手,就是最大的尊重!

  白sè巨浪再次汹涌,一浪盖过一浪。圣ri耳曼球员知道本场比赛,对于唐绝的意义。他们将身体中隐藏起来的能量拿出来,这些能量是准备留到三天后,与波尔图战斗时使用的。

  或许是唐绝的那一跪,让里昂球员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又或许是圣ri耳曼的防守太坚固,到比赛结束的哨音响起时,比分还是二比一!

  赢得比赛胜利的圣ri耳曼球员,没有喜出望外,输掉比赛的里昂球员,脸上没有落寞。双方友好的握手,埃辛拍拍唐绝的肩膀说道:“嘿!唐,我们交换球衣吧!”

  唐绝脱下球衣,与埃辛拥抱,他已经忘却了埃辛在他身上下过黑手。但是埃辛有些不好意思,他看着唐绝腰上的几块紫sè,笑着摇摇头说道:“你不会记恨我吧!”

  说话时,他指指唐绝身上的紫sè。唐绝看了看,心想你还真是个大度的人,在进行口舌之争时吃了亏,居然没有记仇。于是他笑着说道:“我早就忘记了!”

  两人相视一笑!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