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突破之王 > 第一百零四章 ——苦寒的天气,圣日耳曼的敌

第一百零四章 ——苦寒的天气,圣日耳曼的敌


  从零上五、六度一下子降到零下十度,温差十几度。从飞机上下来,瓦伊德·阿利洛齐克的心如同莫斯科的温度一样,降到冰点。打平即可出线,这看似极佳的局面,要完成却相当的困难。yāng陆军的球员对这种天气应该非常适应,而他的队员……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看看身边的队员,一个个脸上带着长途旅行的疲惫,紧缩脖子。他几乎能看到厚厚运动外衣下,队员们在瑟瑟发抖的身体。他们呼出的热气,仿若瞬间就能冻成冰渣。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内心有种不祥的预感,在这样的天气下比赛,他的球队凶多吉少。他多么希望天气转变,让气温提高,这样他的球队才能与对手抗衡。

  博斯科维奇搓了搓手,跺了跺脚,骂道:“这鬼天气!”

  唯一例外的是唐绝,经过基因药改造过的身体,适应能力超过平常人。他似乎没有受多少影响,背着运动包,脚步稳健。

  ……

  圣ri耳曼到了莫斯科之后,经过短暂的休息,就迅速投入到适应xing训练中。下午三点,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间。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带领着自己的队员,来到训练场。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在赛前训练中,将记者们挡在门外。他不想让yāng陆军提前知道圣ri耳曼的主力阵容,和战术打法。

  站在莫斯科的最高点看,雪花飘飘,天空中的大雪如棉絮般,纷纷扬扬,给莫斯科披上银装,煞是好看。

  圣ri耳曼球员全副武装,身上穿着厚厚的运动外套,手上戴着黑sè手套。就算如此,他们在做热身慢跑时,也不时的在搓手。鼻子已经冻成红sè,北风如小刀一般,刮过他们的脸,他们脸sè煞白。

  保莱塔在慢跑中不禁骂道:“这个鬼天气!”

  他的声音仿若也被冻僵了,刺耳而充满寒冷之意。其他人都沉默的踏着草皮上厚厚的雪,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不长时间,他们的肩上竟然有积雪产生。眼睫毛上有细小的冰凌生成!

  在这样的天气下训练,圣ri耳曼球员的身上仿若被绳子捆绑住了,他们的行动迟缓,每一步都很艰难。他们的肌肉如同冰块一样僵硬,无法给行动带来动力。

  唐绝是个例外,他的行动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如大雪覆盖森林中的jing灵。又如同是西伯利亚虎,在雪地上寻找猎物!

  ……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到莫斯科之后,心情一直不是很好。莫斯科的天气预报说,今后几天一直有大雪,气温还将继续下降。他的心情愈加的难受。

  在训练中他看到除了唐绝之外,他的队员表现的都很不正常。球队是一个整体,一个人不太可能挽救一个队。就算唐绝能正常表现,其他队员如果失常,比赛同样不容乐观。

  欧洲的几大体育媒体已经在做赛前预测。没有一家媒体看好圣ri耳曼。

  法国队报的标题是:低温,yāng陆军受到上帝眷顾。

  他们认为,圣ri耳曼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很难与yāng陆军对抗。严寒是阻挡在圣ri耳曼前面的最大障碍,无论怎样计算,圣ri耳曼都处于下风。

  马卡报的标题是:冰天雪地,圣ri耳曼将遭受严酷考验。

  他们认为,yāng陆军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等待圣ri耳曼的将是一场雪战。在这种天气下,yāng陆军将占据优势。

  他们还预测圣ri耳曼的前锋搭档,认为唐绝将于雷纳尔多搭档首发。一高一快,是圣ri耳曼目前最好的搭配。雷纳尔多利用自己的空中优势,除了可以威胁对方的大门,还可以在前场起到支撑作用。为唐绝制造shè门机会。

  米兰体育报的标题是:中国小将能否延续强劲表现,将是比赛的关键。

  嗅觉灵敏的米兰体育报,已经嗅到ac米兰有意购买中国前锋。他们将重点放在唐绝身上,在评论中他们说道:中国小将在前两场法甲比赛中,摆脱之前的低迷,两场比赛打进七个进球,表现的如此惊艳。如果唐能延续此前两场比赛的良好状态,圣ri耳曼很有可能从小组出线。

  寒冷的莫斯科,湿滑的草皮,是中国前锋面对的强大挑战。能否在湿滑的草皮上将速度发挥出来,是中国前锋表现的关键。

  保莱塔刚刚伤愈归来,在上一场与梅斯的比赛中替补登场,表现一般。说到圣ri耳曼的关键先生,非中国前锋莫属。他的表现决定圣ri耳曼的命运。

  ……

  唐绝很少关心媒体,在他看来,媒体就是变sè龙,当你表现好的时候,他们能将你捧上天,在你表现不好的时候,能将你打入地狱。

  为了这场生死战,唐绝如同黑夜中的西伯利亚虎,在慢慢聚集力量。当猎物出现时,他就猛扑过去,将猎物撕成粉碎。莫斯科yāng陆军就是他眼中的猎物。

  赛前的两天,唐绝除了训练,就是与队友商量比赛细节。在零下十度的低温下,唐绝在训练中展现出来的竞技状态,好像没有受低温的影响,这让球队的几个大佬深受鼓舞。德乌和博斯科维奇先后找到瓦伊德·阿利洛齐克,至于他们之间谈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

  保莱塔显得兴致不高,在酒店里很少走出自己的房间,这与他以前的风格不同。在以往,每逢客场的重要比赛,他总是球队最活跃的人。不断的穿梭在不同的房间,给其他队友鼓舞士气。

  这场生死战安排在莫斯科时间晚上七点。12月27ri上午十一点,双方教练员公布了参赛大名单。下午六点,公布了首发名单。

  保莱塔果然如媒体赛前预测的那样,没有出现在首发名单里。圣ri耳曼的前锋线由唐绝与雷纳尔多搭档。瓦伊德·阿利洛齐克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利用雷纳尔多的头球,吸引yāng陆军后卫的注意力,为唐绝制造更多的空间。

  莫斯科上空的云层低矮,仿佛站在高楼上就能触摸到。纷纷扬扬的大雪还在下,它们就像是调皮的孩子,当人们刚把雪打扫干净,转眼之后,它们就再次覆盖。

  晚上六点半,卢ri尼基球场已经爆满,能容纳八万五千名观众的看台上,几乎没有空位。莫斯科的球迷,要用巨大的呐喊声,敲响战鼓,激励自己的球员奋勇作战。用巨大的呐喊声,让圣ri耳曼球员胆寒。

  这是生死战,不能没有他们的支持。他们身穿红sè的球衣,如火焰一般燃烧。他们就是火,要将圣ri耳曼烧成灰烬。

  苦寒的天气,阻挡了很多圣ri耳曼球迷的脚步。在球场的西面,只有两千身穿蓝sè球衣的圣ri耳曼球迷,不畏严寒,来为自己的战士加油助威。

  场边早已经架起了长枪短炮,有的记者不时的搓着手、跺着脚。天气预报说,晚上的温度是零下十三度!这样的天气,口水吐在地上,转眼就成了冰块。

  瓦伊德·阿利洛齐克在赛前默默地在心里念叨:“万能的上帝啊,请赐予我力量。希望唐在比赛中有超水平的发挥,希望其他队员能正常发挥。”

  六点四十,客队更衣室内,球员围在一起,伸出的右手叠成一座塔。德乌大声叫喊道:“必胜!必胜!”

  “必胜!必胜!”

  话语铿锵有力,仿佛能驱赶侵入身体的寒冷。他们眼中战意如火!

  主队更衣室上演同样的一幕。

  生死战一触即发!

  在进入比赛场之前,保莱塔拍拍唐绝的肩膀说道:“唐,我们的希望就在你身上。”

  唐绝抬头看着保莱塔,笑着说道:“相信我,你一定会有时间上场比赛!”

  保莱塔眼中快速的闪过一道诧异,他明白唐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