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6.演戏

  他才刚开始直播,认识他的人并不多——或者说根本没有。

  而且这一关对通讯器有使用限制,进入关卡后,计划者们的通讯器的对外联络功能就被禁掉了,除了联系指引人外不能收发任何消息。

  无法与外界通讯,关卡内的计划者就没法看到他的直播内容,也无法接受外界消息,因而不会有人轻易识破他也是计划者,这个计划应该可行。

  而有这个打算的也肯定不会只有他一个,所以他们同时也要仔细观察,辨别身边的人究竟是真的原住民还是计划者所伪装的。

  吴非一边思索着对策,一边任由身后的化妆师给他涂涂抹抹弄头发,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张华强走进化妆间催了起来,化妆师才一脸不甘不愿地放他起来。

  张华强跟着吴非一起上了车,嘴里一直小声嘟囔着“我当时怎么就签了这家伙”“长得像是个程序员”“他哪里是会红的样子”“不过总算是运气好”……之类的话。

  哥哥哪里长得像是程序员,明明是标准策划长相。

  就算是以前天天陪程序大爷加班,也不至于长相也向程序靠拢了吧?

  吴非内心腹诽着,表面则是一脸忐忑不安,黑色的瞳眸中隐隐闪过一丝期待,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外套下摆,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直播的时候了解到,这里面的有的计划者已经参加了几年,经历过大小几百个关卡。他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作为一名游戏从业者,他也不擅长演戏。

  策划的生活里没有表演,只有怼。

  怼天怼地怼玩家,怼完美术怼程序。

  所以如果想骗过别人,吴非觉得最好的方式是先骗过自己:从现在起,他就是一心想出名,为此可以不择手段的演艺新人杰斯卡,他就是一个关卡npc。至于末日预告……那种骗鬼的东西杰斯卡是不会信的。

  夜幕已经暗了下来,北语市犹如一座不夜之城,道旁的灯火,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以及七彩的霓虹灯箱犹如在人间点亮了万点繁星。

  只是这样的繁华,注定会在七日之后不复存在。人间将变为末日,城市将化为废墟。

  车子一路向郊区的方向驶去,最后在城郊处一处巨大的庄园前停下,核对了身份后庄园外的铁门才被打开,予以放行。

  吴非一直暗自打量着庄园的布置,它占地广阔,内外设有两道围墙,最里面是一层三层高的小楼,安保严密,安全性比一般的住房公寓强了不止一倍。

  这样的庄园一般也会有一间占地颇广的地下室,通常能储存许多物资。如果把这里作为他们末日之后的生存基地,只要不被其他计划者盯上,存活率应该可以大大提升。

  虽然是武力至上的末世关卡,但现在看来沈行这个身份还挺好用的。怪不得霸道总裁的人设多年屹立不倒。

  车子在庭院内停下,一个管家打扮的人迎出来,问明谁是吴非先生后把吴非请下来,随后客气地打发小刘和张华强离开。

  张华强犹有些不放心与不甘心,一直盯着吴非似乎想再说些什么,但在管家的微笑注视下最后也什么都没能说成,略显遗憾地坐着小刘的车子离开了。

  管家这才打开大门请吴非进去:“先生已经吩咐过了,这些天里除了吴先生,任何人都不得打扰。我就不送您进去了。”

  吴非点了点头,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这里的大门是金属浇铸的,很沉。一看就不是能被普通丧尸轻易挠破的。

  吴非对沈宅的满意度又多了几分。

  门内的大厅空旷而雅致,白色的大理石地面干净得反光,却因过于缺少人气而显得冷清。

  只有黑色的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举止优雅的黑色影子——

  黑色的小猫侧对着大门的方向蹲坐着,暗金色的眼睛沉静地看着西边的窗子,神色庄重而严肃,犹如一位掌握一切的君王。

  但小猫过于幼弱毛茸蓬圆的外形破坏了他的气质感觉。

  这是我的猫,我养的卡。我亲手抽出来的。

  它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一刻,吴非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完全冲淡了当初看到R卡和看到小黑猫时的失落。

  这种感觉是他所玩过的所有卡牌游戏都无法带来的——抽到SSR不行,抽到五星不行,带着自己的卡打遍天下无敌手独孤求败也不行……

  稀有度高有什么用?打架厉害有什么用?他们衬房地产吗?他们有这么大的房子吗?

  开局一张卡,白得几个亿。

  黑猫在黑色的沙发上优雅端庄地踱了几步,不动声色地看着吴非,似乎在打量着什么。

  “猫崽子你可以啊。”吴非笑着走到沙发边上,一把把小猫举了起来,兴奋地亲了一口他毛茸茸的脑门儿。

  他仰起头望着对方那双暗金色的猫眼笑道:“说说,你是怎么找到哥哥的?还弄来一套这么大的房子?”

  能以猫的形态提供这样一座庄园及足够的金钱势力来为末日来临做好准备,他家猫崽子绝对不一般。而猫沈总现在拥有的身份在这样一个末世丧尸生存关卡中可以发挥的力量是巨大的。

  幼猫在猝不及防被他举起来的刹那身体便变得僵硬起来,被亲到的一刻暗金色双瞳更是像人一样眯了起来,镇静地和吴非对视着,一声不出。

  能利用现有的身份找到他……吴非判断自己这只猫崽子并不简单,可能比他之前想象得要聪明许多,于是有些开心地问道:“你现在的身份和你身份卡的资料差不多,嗯……我是想问你关卡内被安排的身份会和你所使用的身份卡的身份相关吗?”

  如果这二者相关的话,等他以后拥有多张身份卡之后,也许可以利用这一点,在进入关卡前根据关卡信息给沈行调换合适的身份。

  黑色幼猫沉沉地望着他,坚持沉默是金。

  “不用说话,我知道你也不会说话,小弱猫。是的话,喵一声就行了。”

  “不会喵?”吴非等了半天猫也没反应,他左手把沈行举近了些,右手呼噜上他的下巴,给他轻轻挠了几下,“崽儿你不会是只小哑巴猫吧?”

  从他抽到自己这位猫系契约者开始,对方的确一直一声不吭。

  幼猫偏过了头,躲开了吴非的手。

  “小可怜儿。”吴非又弹了他脑门儿一下,弹得他两只耳朵颤了颤,“别怕,哥哥护着你。不会喵也没关系。”

  “那行,这样,哥哥说给你听,你听得懂我说话不?不愿意喵的话,点点头可以不?会点头不?”

  黑色幼猫却依然只是半睁着暗金色的眸子和他沉默地对峙着,没有半点反应。

  吴非等了半天,有些失望地把猫放回到了沙发上,拍拍他的头:“行了,你自己玩会儿吧。”

  他可能对他的契约者期待过高了,这家伙明显就是一只无辜的猫崽子。好像还有点儿吓傻了。

  沈行被放回到沙发上,暗金色的眼睛平静地看了面前的人类一会儿,又浑不在意地闭上了眼。

  吴非在看直播时看到过一种说法,理论上讲每位契约者都会拥有至少一张SSS级的身份卡,同样几乎每位契约者都有不止一个种族的身份。

  沈行现在身份卡资料上写的是人族,但实际上却是一只猫,不知道如果抽到其他身份卡会不会还是这样,还是抽到其他种族身份卡后外形就会有所不同。

  他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根据他的推测,如今他和沈行现在的处境已经很清楚了:沈行应该也才进入这个世界不久,虽然被分配到了和身份卡相同的初始身份,但是在身边所有人的认知中他都应该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猫。也因此他们的一些行为就要更加小心免得露出破绽。

  至于他为何会受到“沈总看上你了”的这一消息并能借此与沈行会和,有可能是他家猫崽子在暗中操作,也有可能是系统帮助或新手光环。

  吴非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所以更相信应该是第一种情况,奈何猫崽子完全不合作,摆出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让吴非又怀疑起自己的猜测——那家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只是一只还没断奶的猫崽子罢了。

  就在吴非愣神的时候,他的通讯器传来了信息:

  “发布1号S级支线任务:找到并保有一型实验血清,任务期限:10天,任务奖励:一次抽卡机会、5000计划点、随机A级以上秘宝。”

  “发布2号S级支线任务:找到一间避难所并储备物资,任务期限:7天,任务奖励:任务时间结束后,根据拥有的避难所评级及储备物资评级核定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