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58.黑金色马车

58.黑金色马车


  asx1314直播间里, 众人都已经看到如今这一幕:

  “感觉主播这次的情况很危险啊。”

  “沈总怎么还不出现,沈总现在是血族,应该可以把非非带走的吧?”

  “醒醒,沈总现在只是个要靠非非吃饭的小血族,这里的都是血族和魔族的大佬,沈总就算来了也没那么容易把非非带走吧?”

  “可都是同族,应该会给个面子吧?同族妻不可欺什么的,还是说他们血族这么不讲究的?”

  “泼凉水的说,沈总现在不记得非非,就算知道这件事也不一定会出手。”

  “可都吸了这么多天的血了, 天天看吸血我都看腻了, 没有感情也该发展出感情了吧?要不然我这些天岂不是白看了??何况没了非非他以后吃啥喝啥?”

  “这个宴会一听就不正经,沈总我害怕, 你快来救你老婆呜呜呜……”

  “……”

  现在几个门处都有警卫把守, 恶魔总管身边也带着警卫, 宴会厅附近更是守卫森严。即使抛开守卫不谈, 那些魔族和血族贵族本身血统纯正, 也都普遍拥有强大的力量,其中大部分贵族都比他们的侍卫更为厉害。

  无论是现在跑,还是进入宴会厅后再跑,都不是那么容易。

  吴非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手里一直偷偷捏着的纸鹤放走了。

  这是上次他去劳伦伯爵的宴会时袁三胖给他的纸鹤。这次不一定要让老爷子出手, 但至少有备无患。通过纸鹤, 吴非给袁三胖传递了这场宴会和夕阳饭店里现在可以触发s级任务的消息。

  s级特殊任务当然不向sss级那么稀有, 每一次触发都能引来围观,但也算比较少见的,并不是能随便遇到。只要袁三胖能把消息不着痕迹地传播出去,吸引来其他计划者团体来做任务,引发S乱,

  他这个小小侍应生浑水摸鱼地混出去的概率就更大了。

  一众侍者很快就被带入了宴会厅内,在角落的地方站成一排站好。原本在厅内工作的魔族和血族侍者很快走过来给他们安排了工作,看起来会场内好像真的是人手不足。

  吴非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些魔族和血族看向他们的目光总像是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感觉。他端着酒水盘子在会场内穿梭的时候,始终能感觉到有几道视线带着评估和打量的意味在跟随着他,如芒在背。

  大部分侍者都对突然大阵仗地把他们叫进来帮忙感到突然和不明所以,但也没有多想,很快熟练地忙碌了起来。但露西从得到消息的一刻就变得脸色苍白,身体紧绷着,间或甚至会微微颤抖一下,一双黑色的眼睛里满是绝望、无助和哀求——她不知是在向谁哀求,可能只是在祈求上天能放她一条活路。

  宴会厅很大,足以容纳下五百人在此活动。此时整个会场已经装点一新,从高高在上的天穹式圆弧形天花板到地上的玉石地板都已经在不久前整体修葺过一遍,此时装点着各种别具风格的饰品和绸布,显得格外堂皇且华丽。

  请柬上所写的宴会入场时间是晚上六点,正式开始时间是八点。从六点开始,就不断有宾客们携带着自己或美丽或英俊的女伴男伴陆续入场——达齐公爵的宴会,无疑是一个极佳的交际场合。那些难得能获得这样一个机会的贵族们自然不会嫌自己来得太早。

  等到七点过一会儿的时候,宴会的主人、黑森城的总督和最高长官达齐公爵也乘车前来。在场的宾客们顿时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不约而同地向这位魔族总督所在的方向簇拥了过去。

  一般而言,在黑森城的宴会中,这位身份高贵又手握实权的公爵总是在最后时候才会压轴到场,很少有这样提前过来的时候。毫无疑问,他今天是特意来等候迎接他所宴请的那位贵宾的。

  吴非能听到那些魔族和血族宾客们窃窃私语地议论着的声音:

  “究竟是你们的哪位大人物造访?恕我孤陋寡闻,我到现在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是一位亲王大人。但这也只是族中的推测,具体是哪位,我也不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问话的魔族身旁的血族苦笑着。

  吴非看了看挂在宴会厅内的巨大钟表,现在是晚上七点三十分,而通讯器显示,他还有3小时的时间去完成救援血食的s级任务。所以他推测露西口中所说的鲜血盛宴应该会在十点之后开始。对于他个人而言,他则必须在这段时间之内,鲜血盛宴之前跑出去,否则情况会变得很危险。

  这时候,吴非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踩自己的脚。他低头一看,一只儿童巴掌大的小乌龟正奋力地往他的鞋上爬,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在发现吴非看到了自己之后,小乌龟停止了动作,接着吴非脑海里浮现出了一段信息:

  【你的信息已经传到了。】

  【现在西边的门没有守卫,但宴会厅附近守卫很多,只要能想办法溜出会场,就能从那里跑出去。】

  吴非精神一振。

  恰在这时,随着“哗啦”一声,一位魔族贵族不小心碰倒了一旁餐台上的酒水,水晶杯滚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台布整个儿被打湿了,淅淅沥沥地向下滴着水。

  两名侍者立刻上前去清扫地面,另外有一个魔族侍者跑去拿新的台布。

  魔族总管的眉毛立即竖了起来,时间已经不早了,贵客随时有可能来,偏偏出了这样的事。他不可能迁怒毛手毛脚的客人,只能压抑着怒气对一旁的几个侍者低声喊道:“快来个人,把这堆垃圾拿出去。”

  被打湿的台布和碎杯子被裹在一起扔在地上。吴非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当即走上前去。

  但有人比他手脚更快,离得近的露西已经把东西拿了起来,正往出走。吴非紧赶了几步,强硬地从露西手里抢了台布一个角捏在自己手里。

  露西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西门现在没有守卫,出了宴会厅这里就能溜出去。”吴非压低了声音小声道。

  露西了然地看了他一眼,痛快地分出了一半的台布让吴非拿在手里。

  可在出门的时候两人却被看门的魔族守卫拦住了。魔族皱着眉:“一个人扔出去就可以了,记得快去快回。”

  本来就是一个人能绰绰有余地完成的工作,坚持两个人出去反而会惹人疑窦,最后可能两人都出不去。

  吴非呼出了一口气,松开手退到一边,微笑着看向露西:“快点去。”

  露西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眼圈有点泛红,抿起唇点了下头,低着头抱着手里的台布跑出去了。

  直播间里瞬间充满了不满和疑问:

  “主播也太圣母了吧?好心也要分情况看实力吧?主播现在本身自身实力就不够,又不能单挑在场所有魔族和血族。而那只是一个原住民,死了又能怎么样?他死了就被淘汰了啊。”

  “也不能这么说吧,如果当时两个人都坚持出去,只会引起这些魔族的怀疑,最后都出不去,反而可能会被重点关注,再有其他逃跑机会也走不了了。”

  一只无声无息跟在吴非身边的小乌龟显然也有同样的疑问,吴非脑海中又接收到了一条信息:

  【为什么,让她走了?】

  说实话,那只是一瞬间当机立断地决定,但在下决定的一刻脑海中却已经本能地转过了万千个念头。

  “本能吧。”吴非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用自言自语的音量小声道,“最直接的利弊权衡,怕引起怀疑弄巧成拙之类的。还有本能的公平意识——觉得本来就是她先捡起台布的,这个出去的机会本来就该属于她,我只是提供了额外的信息……还有,那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觉我被淘汰了就是被淘汰了,但如果她死了,可能就是真的死了。”

  “我被淘汰了还能换份工作,只是对不起你们、三胖和沈行,三胖还能在现实里弥补、继续做兄弟,最对不起的就是行神。没了计划者,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卡池里的生活条件好不好。”

  “所以为了你们,我也不会让我这么轻易被淘汰的。”

  他说这话时的眼神和表情都很平静,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说“不会让自己被淘汰的”,就是真的不会让自己被淘汰。

  asx1314直播间内安静了半分钟,良久后才有人说话。他们看不到小乌龟发给吴非的消息,但却能听到吴非自言自语般的回答:

  “……”

  “……这就是爱上了契约者的结果?因为嫁给老公太久被老公同化,所以觉得老公是人,老公的同类也都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保护原住民?”

  “虽然残忍地说他们现在没有结婚,爱上可能也是各位的脑补,但我还是觉得这位同学说的很有道理。”

  这时一个侍卫官急匆匆地从会场外面走了进来,对达齐总督说了些什么。

  吴非离得远听不清,就见达齐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喜色地急匆匆大步向外走,很多人猜到了什么,也跟着他快步向外走。

  吴非也跟着往过走,发现门口挤得人太多,想趁机溜出去根本不可能,只能站在一众宾客身后垫着脚伸着脖子往外看:

  只见一辆黑金色的奢华马车安静地停在了宴会厅外,四名穿着严整黑色制服的血族侍卫手按在未出鞘的黑色佩剑上,恭敬地侍卫在马车外面。另一位穿同款式制服的侍卫官走上前恭敬地掀开了马车的黑色天鹅绒车帘。

  一只戴着白色真丝手套的修长的手从马车内伸了出来,搭在车辕上。随即车的主人从里面缓缓迈步走出,神色沉静冷淡,俊美的脸略显苍白。

  他穿着黑金色的礼服,白色真丝衬衣的花式领口和袖口则从礼服边缘处翻出来,他身姿修长,整个人显得优雅且贵气。

  达齐公爵立马带着两位地位最高的血族和魔族贵族满脸笑意地迎了上去。

  asx1314直播间内:

  “……”

  “……”

  “……”

  “说行神是只喝得起非非的血的破落血族的人呢?出来我不打死你。”

  “……不是我们说的,非非和三胖说话的时候自己说的,他说他行哥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血族,疑似平时没吃没喝……”

  “说非非没实力的……告诉你们一个残忍的现实,沈总是非非抽到的契约者。在最终计划里,契约者就是计划者最大的实力。”

  “我x这么言情狗血的戏码吗?”

  “所以这才是非非有恃无恐的真相?知道自家老公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