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63.别伤害他们

63.别伤害他们


  第二天醒来后, 吴非以让沈行多吸一会儿血作为交换条件, 得到了可以去见袁三胖的机会。

  沈行搂着他吸完血之后明显好说话了许多, 他把人搂在怀里, 带着凉意的唇犹自在对方的脖颈处流连游移着。吴非提什么要求, 他就淡淡地应一声,似乎并不放在心里。

  吴非被狩猎者觊觎着脆弱的脖颈却浑不在意, 反而在心里暗自唏嘘着可惜这关里沈行不是自己的契约者。否则以对方这么高的地位,帮助自己高评分通关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想也知道, 如果沈行真的还是他的契约者,系统也不可能给他分配这样一个强到打破平衡的身份, 这二者是不可能两全的。

  对于只记得自己关卡内身份的原住民而言,最终计划那一套显然超出了理解范围,只会被当作胡言乱语, 所以他很难和沈行解释清两人真正的关系来争取对方的帮助。为今之计只有通过一些旁左的方法、想办法不着痕迹地借助沈行的力量来过关——虽然出了一点沟通和理解上的偏差,但他之前订下的无间道计划现在勉强也能算是完成。

  吴非出神地被沈行搂在怀里, 规划了两条行动方案, 准备一会儿找袁三胖一起参谋一下, 结果起身时就听沈行平静且淡定地道:

  “我已经确认过了, 我们之前没有举办过婚礼, 也没有在族里以任何形式公正过我们的婚姻关系。”

  是的,行神你终于能正面事实了。我们真的没结过婚。吴非欣慰地想着,准备听对方解释“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

  结果就听沈行继续道:“虽然我已经记不清原因了, 但无论怎么说, 这都是我的错。”

  “所以我已经安排下去了。”

  “欠你的婚礼, 我会补上。”

  ——————————

  午后的贫民区里呈现出一种腐朽的破败,这里道路坑洼且狭窄,两旁都是同样歪歪斜斜且破旧的棚屋或是石壁上爬满了苔藓的石制小房子。

  可在这天,一辆与它处处格格不入的、低调而奢华的黑金色马车却驶入了进来。

  这辆罕见的、明显来历不凡的马车立即吸引了所有居民的目光。他们不敢离马车太近,只敢躲得稍远一些,用警惕、敌意且好奇的视线暗暗打量着它,猜测着它驶来此地的用意。

  马车最终在远近闻名的三胖小吃店前停了下来。

  此时小吃店里依然坐着三三两两才得闲或者正准备去工作的客人,他们立刻也被这马车吸引了注意,和其他人一起暗自打量了起来。

  只见马车上黑色的天鹅绒帘子被微微掀起一个角,接着露出了一只修长有力的、戴着白色真丝手套的手。但那手的主人却没有露面,只是掀开帘子,护着另一个人钻出马车,等到另一人下车后就又收了回去。

  走下马车的是一个面容俊秀的年轻人。

  他穿着质地精良、剪裁得体且设计时尚的崭新衣服,举止翩翩,看上去像是哪位贵族家的公子,但是住在这里的老邻居们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不是吴铁匠的儿子吴非吗?以前就住在隔壁那条街上的,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吴非却顾不上这些各具意义的目光,他下车后立马直奔袁三胖而去,拉着队友走进了小吃店里面,等到了没人处才着急道:“三胖啊,再不见你,过两天你见着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德西菲斯王妃了!”

  “咱们得赶快通关!”

  袁三胖本来还想问他今天怎么这么出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一闻言立刻激动起来:“呦!吴非!了不得啊!快说说,是哪位吸血鬼老贵族还是魔族老贵族瞧上你了?可以啊,两天不见成王妃了。”

  激动兴奋过后又为难地皱了皱眉:“不对啊吴非,你可不能一时糊涂为富贵权势所蒙蔽做出对不起行神的事情啊。”

  “哎?不对。昨天那个宴会里我记得传回来的信息是行神也去了啊,行神怎么可能让你被其他人带走?”

  “没别人看上我。”吴非闷闷道,“沈行就是要娶我的德西菲斯亲王。”

  “哎我说这就对了吗。我就猜除了行神你也勾搭不到别人。”袁三胖十分欣慰地道。

  吴非没理会他的调侃,直接把昨天的经历除去被沈行强吻的那段都挑挑拣拣地讲了一遍,重点突出强调了沈行当初因为他一句玩笑话才误会和自己有夫妻关系的事。

  袁三胖却完全忽略了他的重点,反而痛心疾首道:“我们组织里那么多小伙伴还在殚精竭虑地为反抗事业而奋斗,你却这么快就被血族大贵族的糖衣炮弹所收买,不顾昔日的战友一个人去享受……罢罢罢,就当我袁三胖看错了人。”

  扼腕叹息完之后袁三胖又重新正色道:“不过说真的,吴非,这和咱们最初谋划的计划不是正好不谋而合吗?甚至比计划里的效果还要完美。现在我这边的组织已经有些规模了,搜集魔族同盟那边的信息,找出里面的计划者应该不算太难。”

  “咱们再定一套传递信息的方式,我把这些人找出来,然后你利用你现在的身份想办法把他们除掉,不就成了吗?德西菲斯王妃怕啥?有名分不是更好吗?我甚至要严肃建议你天天去和行神吹枕边风,让他把你赶快扶正。”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以前想的是我成为魔族大佬的核心助手,然后去做这个工作,没想过这样式的。”吴非想了想,觉得确实没错,德西菲斯王妃这个名头其实实实在在是百利而无一害,魔族同盟的人都不会敢轻易对他下手。

  而后面这个思路倒是和他之前想的一样,但他听到婚礼的消息时受到的冲击太大,所以并不能这么理性地分析利弊。

  袁三胖又悄悄咪咪地凑近了他道:“吴非,咳,这虽然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俩想怎么样不该我多嘴。但、就,你这些天注意保护好自己,别什么都由着行神,别让他得逞了。你明白的吧?”

  袁老师提醒完这两句话显然也有点不好意思,说完就偏过了头,不敢看吴非。

  三胖平时开起玩笑来一向想什么说什么,尤其喜欢习惯性地开关于他和沈行的玩笑,吴非都已经听习惯了,倒没想到对方还会注意提醒这个。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一边觉得袁三胖纯属多虑,对这是没影儿的事不怎么在意,一边也笑着应了:“明白。”

  袁三胖“嘿嘿”笑着恢复了嬉皮笑脸:“其实我也不是关心你,要是平时我肯定劝你直接从了。我是怕过了这关行神恢复了记忆,记起自己做过的事之后影响在后面的关卡的发挥。我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团队啊吴非!”

  吴非气得扭头要走,心说自己这交的是什么朋友,有这么关心人的吗?

  袁三胖却赶紧把他拉了回来,一边拉一边道:“别走别走,你先别走,咱们还有一场戏没演呢。刚来的时候排好的那场决裂戏你还记得吗?该那出了。”

  于是,当天所有在暗中窥伺的居民们都看到了那一幕——

  穿着一身簇新华服的年轻人满目冷淡不耐地从拥挤的小吃店里毫不留情地走了出来,向停靠在一边等着接自己的马车走去。

  在他的身后,圆圆胖胖、从来都是一脸和气的小袁老板罕见地彻底沉下了脸,愤怒地、浑身轻微颤抖地指着那道如今看起来高高在上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喊道:“你忘了你爸爸了吗?你忘了是谁把他带走了吗?你现在却要去侍候那些人,你还记不记得是谁把你养大的?你还有没有良心?”

  打扮精致的年轻人却只是转过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扫过周围破败的屋子和狭小的小吃店,不屑地冷笑道:“如果继续这样的生活就是有良心,那我还是不要它好了。”

  说罢他不再回头,而是搭着从马车里伸出来的那只修长有力的手,高昂着头迈入了华贵的马车之中。

  黑金色马车踢踏着起步,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扬长而去。

  小吃店的小老板却仿佛受到了来自挚友的沉重打击,垂着头,一句话都没再说。

  暗中围观的居民们唏嘘不已,良久后叹息着、低声议论着纷纷散去。

  马车里,沈行突然伸出手,强硬地把默不出声的吴非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搂住,垂下眼沉沉地看着他,伸手从他的额头一直缓缓抚过他的唇,最终落在他唇瓣上略重地揉抚着:“……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可以给你。没有人会再敢非议你。惹你不开心的人,都不会再出现。”

  正在默默思考着自己和袁三胖的秘密联络方式有什么弊端的吴非一下子被惊醒,才想起来刚才演戏时太投入,没注意沈行在车上,已经目睹了全场。

  他心中一跳,暗暗叫糟,连忙反手按住了沈行的手握在手里,抬起头似犹豫似惊怯般道:“……别伤害他们、别动他们……好不好?”

  他真怕沈行再误解一次,派人去找袁三胖的麻烦。

  沈行看了他良久,把手从他手中挣脱出来,扶上了他的后脑,另一手依然强势地环在他腰部,随后不容拒绝地低下头,压着他细细地吻了起来……

  许久之后才放开,略微平复呼吸后垂下眼,淡淡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