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73.又一张S级卡

73.又一张S级卡


  “我之前给你抽了张新卡, 你睡着的时候。”吴非带着略微的献宝般的忐忑道, “是政治家,r级的,这一关应该能用得上吧。”

  “嗯,我知道。”沈行先应了一声,随即又平静道, “那张不行,水土不服。”

  可是下一次抽卡的价格已经要9998了,而他抽了政治家之后,只还剩9万块出头,看着虽然不少, 但不知道还够抽几次的,以后还有没有别的花钱的地方。

  见吴非低着头犹豫没看自己,沈行上下打量了他如今这一身装扮一眼,随即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继续淡淡道:“我知道我卡池里应该有一张很适合这关的卡。你可以设一个最多抽几次的上限, 如果抽到了算运气好, 没抽到也不抽了。”

  沈总难得一次和他说了这么多话,吴非一时有些吃惊,还有些受宠若惊。

  以前沈总让他抽卡的时候只吩咐抽卡, 从不会多说一句的。

  就冲沈总这次和他说了这么多话来劝抽,他也得抽啊!

  不过吴非也有些怀疑, 是因为上一关里拿到了话相对较多的血族亲王卡, 才带动了沈行其他身份的说话欲望。

  “好, ”吴非顺从地点点头,“那听你的,就这么办。”

  然而虽然答应了抽卡,吴非还是有些不确定和不自信,站在男人身前,一只手搭在通讯器上,小声讨价还价道:“……那你让我摸摸我就抽。”

  沈行闻言抬起眼,自下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面容平静,眼神深不见底。

  吴非立马解释:“……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用抽卡威胁你用肉/体贿赂我,也不是借着这个耍流/氓,我就是……想蹭蹭你的手气。”

  说到最后,他垂下头,忐忑地看着对方形状完美的下颌,就是不敢和对方对视。

  总感觉越解释越糟糕。

  一站到沈行面前就怂,沈行不说话时他更怂,丝毫没有当年站在程序和美术大哥面前面不改色地改需求的勇气。

  三秒之后,行神冷淡而优雅地开了口:“摸吧。”

  吴非一时间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一手点出抽卡界面,另一手忐忑地向端坐在八仙桌旁的沈行摸去,一时不知道该朝哪里下手——肩膀?脸蛋?头?哪里的气运会比较充足?

  吴非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敢向自己觊觎的脑门儿下手,而只是保守地、像死亡电影那关里做过的一样,把沈行的手拉了起来,放在自己手里翻来覆去地好好摸了一遍。

  他的底线是要留五万块钱,抽到还剩五万的时候就收手。但是鉴于他现在资本积累还不足,所以当然是一抽就抽到合适的身份卡最好,把每一分钱都花到刀刃上。

  足足摸了五分钟之后,吴非才放下一直坐姿端雅、神色平静、毫无反应的沈行的手,从通讯器虚拟屏幕中唤出金色的召唤球,比较了一下左手和右手,最后把摸沈行时间比较长的右手放了上去。

  丝丝缕缕的金线缠绕在他的手上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金色光球散发出比抽出政治家时明显更加耀眼的光芒,最终在他手背上方结成一张金色的卡片。这种光芒吴非之前只见过一次,就是他摸完沈行之后抽出沈天师那次。

  神了。

  我感觉我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正在受到玄学的冲击。

  吴非心说真神了,激动得简直恨不得扑上去抱住沈行亲两口——怎么每次从对方那里摸完蹭完之后,他的手气就比自己瞎胡抽的时候手气要好呢?!

  待金光散去,他迫不及待地把金色卡牌拿在了手里,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上面的信息,就听沈行“嗯”了一声平静道:“这张就很合适。”

  吴非略过还没有出现画面的卡面,看向写有信息的一面:

  姓名:沈行

  种族:人族(妖族·未激活)

  身份:祸国妖后(千古一帝·未激活)

  特殊能力:惑心

  稀有度:s

  身份说明:

  原为上古大妖,与天道打赌打输后不得不履行赌约,投生为平南侯之子,帮助天道断送本朝皇朝基业。转生的平南侯世子素有雅名,帝王南巡之时一见之下对其惊为天人,不顾各方反对将其强娶回宫中,自此独宠其一人,六宫粉黛无颜色,甚至力排众议将其封为皇后。

  沈行入宫之后即履行天道赌约祸乱朝纲,虽屡被弹劾,但依仗自身手腕及帝王宠爱却始终屹立不倒。沈行暗中一直操控着平南侯势力,及至王朝覆灭,却承袭平南侯爵位,以勤王名义出兵王都,建立新的政/权,登基称帝,而将前朝废帝幽禁于自己后宫之中。

  三年后,新朝政权稳固,国泰民安,沈行册封皇后,皇后为一般官宦之子,家世清白。但据前朝老人言,皇后气质样貌十足肖似前朝废帝,对其真实身份,无不讳莫如深。

  特殊:可以通过抽卡激活隐藏种族及身份,激活后该身份卡稀有度等级提升。

  这次身份说明出奇得长,而且不同于以往三言两语的交代,是直接给他讲了一个故事,看完之后如同看过了一个传记话本或是野史传奇。

  吴非看得啧啧称奇,心说原来行神还有这样的给人家当宠妃皇后的经历哦!

  关键是这张身份卡属性也好!不仅是s级的,看上去还是张很特别的、双身份双种族的卡,等到抽到配套新卡之后,稀有度还能提升——只要一提升,至少也是ss级的了。

  而且不知道他那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废帝到底是什么人,看到最后,分明是这个身份里的行神称帝后对他那个被自己搞亡了国的皇帝还恋恋不忘情根深种,所以才把人锁在宫里,到最后还给人家封了皇后。

  这个身份居然这么无情又深情的,又渣又专情……有个性!不愧是他们行神!

  沈行看他拿着身份卡看得两眼放光,嘴边还带着诡异的微笑,哪里猜不到他在看什么。

  他脸色沉了下去,抿了抿唇,沉声道:“……别看了,都是瞎编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吴非回头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态度明显不对,原本他还怀疑这些身份背景是编撰的,并没有真实发生过,但沈行这个反常的反应反而让他觉得这里面写的事可能是真的。

  他偷偷看了沈行一眼:“这里面那个被你搞亡国的皇帝是谁啊?另一个契约者?有没有被抽出来?”

  想到行神过往里可能还有过这样一个或几个重要的人,吴非心里还不自觉地泛起了一丝的不爽,但他很快就把这点对自己契约者的独占欲压了下去。

  沈行只沉沉地看着他,黑眸幽深。

  就在吴非以为对方像以前一样不会说话也不会回答之后,却见面前的男人轻轻垂了下眼,冷淡道:“你。”

  ???

  吴非一脑门的问号,直接愣在了当场,过了三分钟才反应过来,这个“你”字指的是——“那个被我搞亡国的皇帝,是你”。

  诶这不对,想他一成年就入党,年纪不大党龄不短,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世纪,从小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导,坚决反对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什么时候干过皇帝这么腐朽落后的工作?

  更不可能强抢妖男把沈总抢进宫里还封他做皇后,最后把自己好好的国家搞趴下了,又被对方关进宫里当了皇后——他还没活那么多年呢。

  沈行这次秉承了一向惜字如金的传统,面色平静不发一言走进了内室,丝毫不理会吴非在后面一叠声的追问。

  吴非茫然了片刻之后,最终决定向自己的好朋友,计划者们的好帮手,引导者露露小姐提问。

  待对方出现后,吴非便迫不及待地向她展示了自己刚刚抽到的身份卡:“我刚才问我的契约者,他的这张卡这个身份背景里的这个亡国的皇帝是谁,他先是说这些背景都是瞎编的,让我别信,后来又说这里面的那个皇帝是我……这是怎么回事?”

  露露小姐对于此次的问题同样表现出平静且淡然的态度,只差在头顶上写上“这都是正常设定”几个大字。她自然又肯定地告诉吴非:“您的契约者说的都没错。”

  吴非:“……您详细讲讲。”

  “契约者的每张身份卡的身份背景的确都是由系统生成的,并未曾真实发生过,只是为了补全该身份的背景设定,所以大部分身份背景都会简单带过。但是也有一部分身份背景较为详实,这些背景中可能会出现与该身份有纠葛的重要人物,这些重要人物当然本来也是同背景一样并没有真实存在过的。”

  “但由于最终计划中契约者和身份者之间的羁绊设定,所以如果设定合适的话,契约者都会默认他们的计划者是身份背景里那个重要的人。”

  “比如这次您的这张身份卡里,这个与契约者有重要联系的皇帝同时具有年轻、男性、与契约者身份羁绊深厚等特点,全部与您符合。所以按照我们的设定,契约者就是会默认您是这个皇帝。如果您不问他可以假装没有这件事,您询问之下契约者只能如实告诉您。”

  所以……都怪我话多?

  就又给自己和行神无端揽来了一段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