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114.医生

  315被杀, 地上飘落了一张黑桃2的扑克牌。他的确是一个黑桃没错。

  吴非想到第一个夜晚里那个密室杀人案, 计划者被毒杀,门窗都从室内紧闭,但他的扑克牌却不在现场。现在想来就很好理解了——315的契约者假扮成工作人员, 第一批进入了现场, 趁着其他工作人员不注意的时候收走了扑克牌, 所以他们都找不到那张扑克牌。

  今天晚上已经死过两个人了,说明两个黑桃都已经出过手。而402的少女还能使用双刃剑再杀掉315,再结合她之前的言行, 这足以证明她是一个其他花色的好人。

  现在剩下的五户计划者中,如果推测没错, 他们中只剩下一个黑桃, 黑桃想杀死所有人至少需要四个晚上,其他花色的胜率还是很大的。

  而其中只有402少女的身份是比较做实的。她继承了遗留下的扑克牌特权点数,但关卡已经进行到了现在,吴非猜测两人留下的特权点数都不会太多。

  吴非已经基本确认308是沈行所杀,但却想不到他所用的方法,在记事簿上悄悄写了字询问, 很快收到回复:“我在门把手上下了毒。”

  吴非明白过来。行神和308之前是在同一间房间里的,他还记得他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也走出来, 308走在沈行身后。他还记得, 沈行出门的时候出于惯性般不小心合上了门。

  这个细节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就算注意到也不会在意。但他这么做的结果, 是308会惯性地伸手握住门把手去推开房门。

  其实这个做法也有很大不确定性,比如他没法控制308推门的手和伸出来拿面包的手都是同一只手。但吴非相信,就算此计不成,沈行也还会想出其他办法的,他总不会让这次杀人的机会白白浪费掉。

  后半夜倒是一直平安无事。至今为止,308被毒杀,伪装成402计划者的414计划者被315契约者所杀,315被真正的402计划者少女用双刃剑所杀。

  等到天亮之后,几人正准备离开酒吧,吧台的侍应生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酒吧地侍应生正惊惧地望着自己面前的玻璃杯,在日光下,玻璃杯上清晰地显现出一枚染血的黑桃j。

  显然,作案者用的是和昨晚画在墙壁上的黑桃的同种染料。在夜晚的时候看不见,只有在日光下才会渐渐显现。杯子是他们昨晚用过后放在桌子上的,后来被侍应生收走,现在已经分不清哪个杯子属于哪个人。

  现在剩下了五个计划者,共7个人,都是没有契约者的单兵作战。并没有哪个人表现出了明显的嫌疑。

  早上沉默投票的时候,402的少女建议本局不要再投人出局。他们现在已经占据了优势,如果投错了人,那无疑是给黑桃创造机会。所以当天最终并没有人被投票淘汰。

  几人约好了,晚上八点的时候继续在酒吧中聚集,尽量避免单独行动。沈行和吴非之间没有一句交流,像其他计划者一样各回各屋休息,却用记事簿商讨了全套计划。

  吴非坐在417的床上,看见记事簿上来自对门的沈行的留言:“我需要一张战力更强的新卡。”

  截至目前为止,但从战斗力这一点来论,沈行最强的身份卡是他ss级的血族亲王,其次是他s级的天师。但是这两张都算作超能力身份卡,在这一关是不能使用的。而他可以使用的卡,都是总裁、政治家、欺诈师、画家、音乐家这些有特殊技能,但实际上打起来并不算强的卡。他行神之前还能杀那么多人,更多考的是伪装和谋算,而并不是真刀真枪地硬拼对打。现在到了最后关头,就有点不够了。

  现在一抽已经需要12480元了,他手上还有20万,抽两三次倒还是可以抽的,但是如果一直运气不好,抽不到合适的卡,他这些钱也撑不住。

  感觉已经很久没给沈总抽过卡了……上一次还是沈皇后的时候。抽一两次试一试也不是不可以的。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参加荣光竞技场,万一有新手光环笼罩,运气好正好抽中呢?

  想到这里,吴非召出召唤新身份的金球,把手轻轻放到金球上面……

  丝丝缕缕的金光在他手上织起,不算太耀眼,吴非对这次的抽卡结果已经有所预感,左手拿起浮在自己右手手背上的卡牌一看:

  姓名:沈行

  种族:人族

  身份:医生

  稀有度:r

  身份说明:人有所长,医有所专。他不一样,他什么病都会治。能从地狱手中抢人,医术高超得超乎你的想象。

  是张好卡。他还记得他小时候,他爷爷总和他念叨着以后最好找个医生当媳妇儿,这样以后有个头疼脑热看个病的,都方便。如果早知道他能抽出这么一张擅长医术的卡,他上一关里都不用学医药学相关的技能了。

  但这张卡对现在的局势却没什么用。沈医生的武力值可能还比不上沈总,他现在要的是能杀人的卡,而不是能救人的卡。

  吴非召唤出光球,正准备再抽一张,却见通讯器闪了几下,记事簿上显示出来自沈行的最新消息:“好了,不用抽了。”

  吴非有点摸不准行神不让他再抽是怕他花钱太多,替他省钱,还是真的觉得现在的卡够用了。他犹豫了一下,依言收手没继续抽,收了金球躺在床上合眼休息。这时候他再抽一张身份卡的价格已经变成了16480元。

  晚上7点50的时候,吴非和沈行各自从房间中走出来,装作恰好碰上的样子,相偕一同向六楼酒吧走去。

  吴非并排走在沈行身边,右手抱着沈复归,左手装作不经意般碰到沈行的右手,目不斜视地轻轻蹭了蹭。

  沈行偏过头来,无声地打量着他。

  吴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好像也没察觉到对方的目光,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反复蹭了两三次才收了手。

  五个“计划者”与两个契约者坐在一起,彼此暗中提防着。

  今晚有两个计划者买了双刃剑,一个计划者买了防护罩。

  吴非自己花了最后的十点特权点买了防护罩。没有人买窥探镜,因为在外界看来,留下的那个凶手,很有可能是染血的黑桃,而染血的黑桃是“顶替”了计划者原有身份,是无法用窥探镜查验出来的。

  如果染血的黑桃原本身份是一个红桃,那么用窥探镜只能查出他是一个红桃,却无法查出其实际上是染血的黑桃。

  能留到最后的计划者和契约者大多有些实力,所以更会觉得与其买作用不确定的窥探镜,不如留着点数购买防护罩和可以反杀的双刃剑。

  没有窥探镜,吴非就松了一口气。他和沈行现在占了两个名额,被窥探镜查到的可能性太大,只要验一下他,马上就能发现他是一个黑桃。

  他坚信染血的黑桃应该是昨天已经被杀的315,只是偏偏正巧对方也是一个黑桃,所以本身就会给人以染血的黑桃还留着的错觉。如果染血的黑桃已经不在了,那血黑桃的死亡通告也应该随之消失,所以吴非猜昨晚玻璃杯上的血色黑桃j是行神伪造留上去的,就是为了让别人确信染血的黑桃还在,让其他人觉得使用窥探镜查未必有用,从而方便他们俩钻空子。

  九点半的时候,吴非突然站起身,看向和沈行道:“我想去一下卫生间,谁能和我去一下?”

  这要求很正常,他只有一个人,独自离开很容易出意外。现在其他花色数量占优势,一个人出意外不怕,但如果一个人出了意外,还没留下任何线索和有效信息,那就太亏了。所以最好有另一个人跟着,可以相互照应。

  402是身份做实的其他花色计划者,而且是个女孩子,叫她一起去自然不合适。所以吴非的目标本来就是中的一个。

  这是吴非和沈行定下来的策略——他吸引走,沈行留下对付剩下的两个人。402昨天兑换了双刃剑,她今天不太有可能还有剩余点数继续兑换双刃剑,只能给沈行造成干扰,而无法伤害他;所以沈行只需要对付一个计划者和一个契约者就可以。

  但他一打三,始终是不小的难度。因此昨天吴非才想给他抽出一张本关能用的、武力更高的身份卡出来。

  可惜最后事与愿违,抽出了一张特别能救人的医生。

  沈行知道两人的计划,自然不会搭腔。216沉吟了一下站起来道:“我和你去吧。”

  吴非点点头,把沈复归放到沙发上,嘱咐他不要乱跑,而后率先快步向卫生间走去,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他走进隔间,把门锁住,却是第一时间从通讯器中召唤出金球,把蹭过沈行手的左手迅速放在金球之上——

  他相信沈行敢出来执行计划,就是有了完全的筹划。但现在行神的身份确实不利,301的契约者足有近两米高,肌肉虬结,坐在那里像小山一样,一看就不是好打的。

  所以他还是想再试一试,如果成了,多少给行神提供多一份选择和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