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138.结婚

  吴非非常真实无辜且委屈地回道:“当然是你,行哥, 我这辈子就没有叫过别人老公。”

  天地良心, 这句话的确是真的。

  沈行却垂眉低笑了一下, 而后抬起眼看他,眼角向上略微勾起,突然猝不及防地直接伸出手, 抱起吴非两条腿分开夹在自己腰的两侧,吴非身子没有防备地腾空而起,为了保持住平衡, 双手下意识地搂住了沈行的脖子。

  他行神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把他抱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自上而下地压了下去,将人禁锢在自己双臂之间, 面对面地望着身下的人,附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道:“如果心里没有别人……你总要我亲你抱你,但亲了抱了之后呢,你许我进一步碰你吗?你许我真正要了你吗?嗯?吴非?”

  直播间观众听到这里都是一脸“什么鬼”,他们昨天的直播里可以亲眼看见小设计爱他伴侣爱得不行一样地求亲求抱,但音乐家一脸冷淡地把人关小黑屋里了, 今天才发现背后还有这样的隐情?居然是亲过抱过不许进一步碰, 撩完就跑可还行?名义上是伴侣,但实际上一起生活这么久都没有真正的夫妻之实的?!

  吴非听着觉得不对, 欲哭无泪地在心里呐喊求他行神先醒醒——他们现在是为了过关在演戏, 能糊弄过这一关里看直播的原住民观众就可以了, 亲亲抱抱也够了吧?不用那么较真吧?

  转念又颓然地想到他行神怕是醒不了了, 行神他现在把他自己催眠了啊!

  行神现在觉得他们就是因真爱才结合在一起的,一直没有夫妻之实,行神他当然会觉得不对头啊!就算他知道那个许翔是假的,他可能也会怀疑自己是心里有别的猫了,所以才会在这里假公济私像模像样地质问自己……

  行神他是当真的啊!

  吴非这一瞬间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所有钢铁直男都本不该懂的知识都回忆了起来,偏过头躲开沈行的眼神颤颤巍巍地小声道:“没有……我就是还有点接受不了,你知道我在遇见你之前从来没想过还要承受这种……我就是有点怕,你再给我点时间可以吗?行哥?”

  他自己知道这番话没有什么说服力,还特矫情,因而说的声音很小,很多词都是含糊带过,也好在沈行没再追究,而是沉沉地看着他,伸出手摸着他的头发道:“嗯,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你为什么连结婚都不愿意和我去?上次你明明答应了,事到临头,却还是找借口跑掉了。”

  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说到最后眼神都沉了下去,吴非仔细一回忆才发现还真是有这回事!血族那次,行神失忆了,非以为他们是情侣,最后要带他回老家结婚,但正赶上关卡结束就没能回去。行神回复记忆之后就没再提这件事,他以为行神会把失忆时的那段经历当作黑历史,所以当然也没敢再主动提起过……没想到他行神在这儿等着呢!被催眠之后,倒是又想起这件事了。

  吴非不知道该怎么和现在处于催眠状态下醒不过来的行神解释,索性快刀斩乱麻,直接看向男人道:“行哥,我们现在去结婚可以吗?”

  行胜于言,这是他所受到的教育,也是他一直所践行的品格。他没那么多甜言蜜语来哄自己的契约者,索性直接去结婚,既能哄住现在陷入催眠之后状态有些不对的行神,还能提升节目效果。他在现实里没有爱人,不存在背叛感情一说,所以即使现在在关卡里真的和行神结婚了,他心里也不觉得有什么心虚或不妥的。

  只希望他行神催眠解除之后不要生气。趁着行神为关卡牺牲催眠了自己的时候拐骗对方去结婚,他这也算是骗婚了吧?不过关卡里缔结的婚姻现实里肯定也不会承认的,他这应该也不算玷污行神的清白。

  见沈行看着他不说话,他索性心一横直接抱住了对方的腰,把脸贴在沈行胸膛上又重复了一次:“行哥,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黑发黑眸的俊美音乐家仿佛还压抑着什么,但在爱人的这句话之下,他收敛了眸子的所有情感,将那一瞬间外放的情绪又全部妥妥贴贴地收拾了回去,然后才把爱人拉了起来,应声道:“好。”

  那副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仿佛对结婚这件事也无所谓、并不放在心上一样。

  但完整看完两天直播的观众们已经很难再笃定地认为他心里没爱了。于是4号直播间里,“心里没爱的冷淡精”变成了“善于隐藏的冷淡精”。

  他像是一座冰山,表露出的情绪和情感都不过是水面上的一角,更多的、庞大而压抑的、会让普通人胆颤的东西,全都被藏在看似平静无波的海面之下。

  科罗多的婚姻公证处周末下午五点下班,而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两人竟然是行动力十足,说现在去办理结婚就直接穿戴收拾好之后出门了,并且在接近4点的时候来到了离他们最近的婚姻公证处处。

  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又是临近婚姻公证处关门的时候,所以前来结婚的人不多,也不用排队。

  但科罗多城有一个独有的婚俗,在婚姻公证处里面一左一右设立着两个对称的小神殿,神殿中有婚姻女神的神像。来这里登记结婚的新婚夫妇要分别进入两个小神殿里,向女神自白自己对于伴侣和这段婚姻关系的感受和期待,十分钟后才可以出来。

  据说自白的时候心越诚,婚姻女神就会越保佑他们未来的婚姻生活一切顺利。

  吴非和沈行表明来意之后,很快也被工作人员引领着披上进入神殿时所穿的白色袍子,一左一右地进入不同的神殿之中。

  神殿足有五六米高,内部除了婚姻女神的雕像外空无一物,整体用白色和金色来装饰,在工作人员关上大门后就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显得格外圣洁且空旷。在这里,人会不自觉地觉得神真的会听到自己所说的话。

  吴非走到大殿中间,仰望着足有三米多高的,面目看不清晰的婚姻女神,呆呆地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必须说点什么,现在他可是还在节目直播中,什么都不说会很尴尬。

  而且人们会潜意识认为人在神殿中自白所说的话都是虔诚而真实的,在这个环境中示爱,吐露他对行神的心迹,会是一个洗刷观众印象,让自己直播间人气反超的好机会。

  吴非打定了主意,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像是词穷了一样,在此时此地竟想不出任何可以说的话。他有些没法开口说出那些之前从网上补习时学到的情话,他果然还是不擅长这种花言巧语,对着行神的时候胆子还大一些,现在行神不在,他反而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吴非苦笑了一下,回忆着从抽到沈行作为自己的契约者,到现在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明明感觉他进入最终计划还没过多久,但仔细一想,好像两人已经共同经历过很多事情了——从一开始的完全不认识不了解,到现在的完全信任,生死相依。

  他们是战友,也是这最终计划中,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分开、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的同伴。即便是现实中真正的伴侣,也很难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发展出这样的关系。

  他想起了沈行第一次以人形出现在他面前的样子,想到了那场爆炸,想到了他最初懵懂地进入最终计划时,抽到小黑猫形态的沈总时的不可置信和失落……

  吴非闭上眼睛,缓缓开了口:“能够遇到他完全是偶然的,那时候我刚遭逢巨变,失去了一切,处于人生中因意外而不可控的低谷中。我迫切地想要重新站起来,重新证明自己,重新为我的家人扛起一切,就是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他。”

  “他虽然不多话,但一直陪在我身份,为我分担着我所遇到的一切困难,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从绝境中拯救出来,带我反败为胜,完成以我当时的经验和阅历完成不了的任务……我崇敬他、信赖他、很幸运很庆幸那时候遇到的人是他……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一样的。”

  “我们相遇和在一起都太具有偶然性,我不过是个普通的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还是只是没有其他的选择才这样和我在一起……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他那时候遇到的是另一个人,他会不会也会这样,保护那个人,用尽一切手段地去……帮他……”

  吴非说的是他抽到沈行,和对方一路走来的事情。但由于他模棱两可的用词,观众都以为他说的不过是这对情侣从相遇到在一起的事情。

  本来今天由于白月光的事情,部分观众甚至开始怀疑昨天看来用情至深的小设计师是不是其实是一个伪装得很好的深情渣,根本不是真的爱他的伴侣,但听了他此时完全不像是作伪的、真挚无比的自白之后,才能感受到他是真的把他的伴侣放在心上,信任对方,甚至有些可怜的,还会为这段感情感到如此不安。

  另一边,沈行在进入神殿之后就处于了闭目养神的状态,一直没有说话。

  他原本就冷冷淡淡地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没想到进了神殿还是这样一副老样子,让想听到他这边想法的观众不由得暗暗着急。不过由于白月光的造访,观众们倒是隐约感受到了些他的感情,评论也不像昨天那么有戾气了,但对比吴非那边真挚又不安的样子,他们就更想知道沈行是怎么想的了。

  为什么不能多说两句话?如果也喜欢对方的话,为什么不给爱人多一点信心和安全感?

  然而沈行只是沉默地站着,等到十分钟时间快要到了的时候,他才缓缓睁开眼,沉沉望着眼前的神像道:“……我爱他。”

  “我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