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238.谁是老大

238.谁是老大


  直播间的观众都投票选2。

  吴非想了想, 发现自己是真的没钱。杂货铺的收入本身就不多, 将将能维持末雪儿父女二人的生活而已,而他多亏遇到两人才能有栖身之地, 杂货铺会提供食宿,所以他平常拿的工钱并不多,能不能租得起沈行这地方还两说。

  于是他嗫嚅了片刻,按照选项里所选的, 小声道:“……可是我没钱付租金。”

  男人掀起眼来静静地看着他:“那你就做些家务来抵吧。”

  直播间里响起了犹若实质的叹息声, 千年前的老梗再一次被翻出来反复刷屏:

  “行神他到底行不行啊?”

  asx1314直播间两大经典话题,历久弥新, 常年重播,永不过时——

  第一是“吴非他到底直不直”;

  第二是“行神他到底行不行”。

  被讨论了这么长时间,这两个话题早就成为了梗,娱乐和舆论意义远远大于了实际意义,甚至对此不感兴趣的路人观众都知道了这两个梗,还会时不时拿出来开玩笑;而当年的观众们心中也自己下了定论, 比如“吴非他是真不直啊”“行神他是真不行啊”云云。

  吴非倒觉得这个套路很正常很套路, 于是顺势答应了下来,回到杂货铺后和末雪儿说了一声,就兴高采烈地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随身物品搬去了沈行那里, 没注意到少女满脸复杂欲言又止的表情。

  艾瑞那天传达完话后,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老大他过于深居简出,也不喜排场,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 末雪儿他们也不知道,所以误解了。

  误会其实没关系,但看他老大那样子,老大似乎并没有想解除这误会的意思。不过他揣摩老大的心思,觉得老大应该只是不想对那杂货铺小哥戳破,旁人是否知道他是不在意的。

  所以为了让末雪儿他们心里有数,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的,他后来私下里就和末雪儿交代了渊祭的真实身份,让她注意一些,但同时嘱咐她也别和那小哥说明,提点提点,尽到意思就行了。

  此刻末雪儿纠结地看着吴非搬走,耳边回响着艾瑞和她说过的话,七上八下地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告诉对方——你看上的那位是东区的老大!你就要和东区最大的头目一起同居了!你可小心一点啊!

  最终她反复酝酿了酝酿语句,还只是小心提点道:“你、你和他住的话小心一点,毕竟做他们那种工作的,可能……脾气暴。你、你顺着他点儿,别让自己吃亏。”

  吴非怎么听这话怎么觉得奇怪,而且末雪儿一向崇拜艾瑞,不像是会歧视行神这种无业游民小混混的人。

  他反过来苦口婆心地替沈行辩解道:“渊哥不是那样的人,他人很好的,很温柔,非常善良,也顾家,有担当,会顾念着养家挣钱的那种。他现在虽然当着小混混,但是应该也是生活所迫,比较盲从,见别人以此为生就跟着去了。他本质里还是一个温和善良老实的人,你不用担心。”

  末雪儿只能怔怔点头。

  “温和老实”“温柔顾家”“善良”“盲从”……

  ……兄弟你知道你嘴里说的是东区老大吗?

  但她能怎么办?形势比人强,她只能含泪把这些形容词,都认了。目送着吴非提着行李远去,没说一句反驳的话。

  不仅如此,每次听说艾瑞他们要出去干架的时候,吴非还会特别忧心忡忡地对渊祭说:“你小心点,别冲太前面,我托朋友和你们一个大哥说了拜托照顾你,你摸摸鱼划划水也没事的。”

  根本就不参与对仗经过的渊祭每次都淡定自然地答应了:“嗯,我每次都划水的。”

  从此吴非就过上了和渊祭的同居生活,然后在渊祭对他的好感度升到三星的一天晚上,自然而又毫无预兆的,对方吻了他。

  从此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两人相处间比平日都多了几分亲密。

  而且在渊祭好感度升到四星的时候,虽然剧情中把这一段省略了,没要求他和攻略对象实际把这节表现出来,只像宫斗那关一样粗略概括交代了一下。但饱览众多游戏、吸收世界文化的吴策划还是明白了按照剧情中的意思,他们这时候已经发生了更进一步的亲密的事。

  ……他一直男策划都害羞了,虽然实际上什么都没发生,但而后一整天他还是没敢和沈行对视,直到第三天才勉强恢复正常。

  话说回来,宫斗系统那关里,明明他为了过关连小猫玩偶儿子都生了,当时感觉也没这么羞赧。

  而同居之后,吴非也发现很规律的,每个月渊祭总要消失那么两三次,一次一两天。如果问他干什么去了,他就说是去外面做事情了。吴非直觉这里面应该有内情,但暂时却抓不住线索。

  此后有一天,吴非和渊祭两人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却被人围住了。

  为首的人吴非还有点印象,似乎是上次渊祭出手救了他时遇见的那个恶魔混混首领,他身边还站着另一个看上去更有气势也更强大的恶魔,而他们身后的喽啰也都是上一次的三四倍,手中都拿着看起来就不好惹的武器。

  即使渊祭再厉害,遇见这么多人怕也是要遭。

  渊祭倒也不硬撑,吴非看见他手快地在通讯器上发了消息,很快就有四个恶魔赶来,可能是和他平常一起混的兄弟。

  人来了之后,渊祭对其中两人向着吴非的方向微微抬起下颌:“你们送他回去,看好了。”

  那两人也没说话,直接“请”吴非上了一辆马车就走。

  吴非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等马车走出一段距离后才恢复了力气,对两人说:“我没事,我们快回去帮渊哥吧。”

  两人完全不为所动。

  吴非既打不过两人,也游说不动他们,想了想后转换策略道:“我不回家,你们送我去杂货铺。”

  老大只说要看好“嫂子”,没说一定要把“嫂子”送回家,杂货铺他们知道,也很安全。

  两人对视一眼,同意了。

  吴非进了杂货铺,连忙向末雪儿求助:“渊哥被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看起来装备还挺精良的混混堵了,看上去不是对手。能不能联系联系艾瑞大哥,让他和他的兄弟们去救救他?”

  最底层的十三区是不存在“治安官”这种东西的,这里是被暗渊城的繁华和文明所抛弃的地方,对付这种街头势力的暴力威胁,往往只能以暴制暴。

  末雪儿闻言先是长大了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匆匆联系了艾瑞,片刻后抬头对吴非道:“艾瑞大哥他们正在赶去的路上。”

  吴非放心不下,再次向负责看管他安全的两人要求返回现场。那两人想了想,既不敢真的得罪“大嫂”,又觉得这一来一回的时间里,兄弟们应该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于是又点点头同意了。

  吴非和末雪儿一起坐上了马车,赶回事发地的时候,只看到东西两方人马正在混战着。对方的人数已经不止他离开时的那些人,但是显然,东面的人数更多,装备也更加精良。

  吴非心中暗叹一声,没想到这位艾瑞大哥这么有面子,居然叫了这么多人来帮渊祭。

  但很快的,随着东面优势明显,他们越过了东西区的界限,竟追着对方向西区而去!

  而在最核心的位置,冷静旁观着周围情况,抬起手向众人下达了追击指令的人——正是渊祭。

  吴非:“……”

  你不是为生活所迫沦落街头的吗?怎么发号施令起来这么熟练?

  其他人都向前追去了,渊祭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吴非和末雪儿、以及艾瑞和另外两个恶魔同时向他走去,然后吴非就听到艾瑞和另外两个一看都不好惹的恶魔全都恭恭敬敬地向渊祭道:

  “老大!”

  “咱们现在怎么办?”

  “趁机抄了黑风的老窝吗?”

  吴非:“你……”

  男人撇下自己的手下转过身来,略微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上穿着吴非给他洗的干净的白衬衫,扣子随意解开两颗,语气却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痞气:“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是个没什么事业的混混?怎么了?瞧不起我?”

  “知道我不是被迫入伙的,相反还是混混的头子,失望了?”

  吴非张张嘴:“没……”

  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就被打断了:“没有最好,反正现在你反悔想离婚也不可能了。”

  吴非:“……虽然如此,但……咱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别告诉他是恋爱节目那关,那样的话人设就崩了。

  只听男人“呵”了一声,整了整衬衫袖子,微微眯了眯眼,眸光沉沉看着他:“在这东区,我说娶了你,就是娶了你。”

  行吧,你是老大,都听你的。

  ……

  此时有一个人却颇为躁郁,便是西区原本的老大,黑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2226678 4个;北冥有鲲、南衾是个大可爱 2个;和宁、谷雨、日行一善、桐啾啾啾啾、晓园圆、绮木君君、zaizzzz、芝麻汤圆、青泫、姜丝、沐沐、白芪、梨梨酱、苏奇、胖胖123、夜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流景 瓶;洛漓 66瓶;蓝蓝蓝蓝湛 58瓶;赤霄、晓园圆、毛豆诶啊、醉秋 50瓶;我家嘟嘟萌萌哒 49瓶;手机电量不足 39瓶;  、你别逗了】 34瓶;瓶子_猫咪、宇智波都是傲娇、给你一个么么哒、马戏团团长 30瓶;久稚. 29瓶;米、瓶;亚伯拉罕 25瓶;鲜榨黄瓜汁 23瓶;瑾千岁、大宝、薛定谔的喵、月弥初、1987尼萌子、妄生、瓶;瓶;颖、白露、快乐软软每一天 瓶;不能放弃、阿宣、柚子喵呜、专业课挂我、莲叶凝碧、月华千陌、濯颜、没有星、分析析、东方晓、说吧我在听030、我我我是小黑、清清疏影、呼啦啦谜、衍墨、还缺只狗子、大米大米、不想说话、花辞 10瓶;潋颜醉 9瓶;若皆归尘、悲伤的土豆 7瓶;夏目是个小天使、小七七、日拌、阿梨梨、小太狼、桐啾啾啾啾、岚、emm、迷影幻羽蝶、昷又、可爱的兔子先生穿着小、lw. 5瓶;肥宅快乐、君迁子、天蝎墨漠110、兔兔图图 3瓶;嘉言懿行、坂田银时夫人 2瓶;小九的萌芽、云轻浅浅、文先生、姜丝、游惑的耳钉、是花花呀、沉木、_、一颗甜糖、沐辞、cecily、小优优姓雷、inggan、久寒、棉木、嘟嘟哒哒、素还真好吃、蓝脚鲣鸟、迷途魔猫、烛语、懒灯君、爱吃猫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