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262.不让猫省心

262.不让猫省心


  来者不善, 不过正和他意。

  吴非略一思忖,作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点了点头:“好啊。”

  ————————

  当天晚上沈行并没有回来,第二天拍卖会快要开始的时候, 他也没有出现。

  不过和他的联系还一切正常, 吴非也可以放心他那边应该是进展顺利。

  但他询问沈行具体情况的时候,那面欺诈师却只回复回来三个字:“多花钱。”

  吴非:“……”

  吴非算了算自己迄今为止所花的钱, 真的有点担心他行神到时候买不起单。

  而最能花钱的地方, 无疑便是拍卖会了。但是参加拍卖会要缴纳保证金, 受邀者最多可以拍下价格相当于保证金十倍的物品, 最后只要在拍卖会结束前付清账单就可以。

  沈行不知道又对张阿黑说了什么,张阿黑居然给他们账户上打了一笔数目不菲的保证金。这笔钱可比单纯购买两张拍卖会邀请函所用的钱多多了, 而张阿黑能在地下城白手起家把事业做到如此规模,其本人自然很是精明强干, 阅历丰富,这样一个人都被欺诈师用一个简单的谎言骗成这样,吴非越发觉得他沈总是真的很厉害。

  拍卖会分为三天举行, 第一天只是预热, 所拍卖的都是珠宝首饰、名人物品等东西, 没什么特别稀有罕见的。吴非不太感兴趣,估摸着保证金的多少,象征性地买了一些珠宝。

  有人去查他的保证金来源, 发现还是张阿黑提供的之后, 不免在心中嗤笑张这个阿黑也是一个傻子, 被两个初出茅庐满口大话的骗子骗得团团转。

  拍卖会结束之后, 便有人走到吴非面前招呼道:“吴先生,我之前邀请过您的,我们几个朋友组了一个游戏,希望你也能赏光参加。”

  吴非点点头,跟着他们走到地下三层的一个套间内——这里明显是被人包了下来,他们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人在了,他们见到吴非时都很热情,门的两旁则站着几个天国酒店的服务生。

  吴非在邀请他的那人身边坐下来,听他介绍规则,越听表情越是怪异——他原本以为他们邀请他玩的游戏会是赌/博扑克一类的,要不然怎么坑他?想坑一个人最方便的方式就是靠黄/赌/毒了。

  没想到他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他们的确还是要带他赌,但赌的玩法却是……桌游。

  先由服务生发角色牌,然后每个人下注,最后根据输赢来分配筹码。

  人家真的是单纯地组了一个游戏局没错,是他的内心太复杂了。

  吴非心情复杂地坐下来准备开始游戏,原本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开口道:“你有钱吗吴先生?我们这里玩游戏可是要用真钱的哦,不能记账。”

  他的话刚说完,他旁边几个人都笑了,其中的嘲讽意味不言自明。

  邀请吴非过来的那个年轻人连忙打圆场道:“吴先生只是身上暂时没有现金罢了,我可以先借给吴先生的,没关系。”

  年轻人把吴非带到一旁,自我介绍道:“我叫柳庆,家里是做地产生意的,既然是我把你带过来的,就不能不管,这样,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请天国酒店做公证,我借钱给你。”

  吴非到这里已经看破了他们的套路,不说别的,这种套路以前在现实世界里都被曝光过很多了。他相信在借钱这里应该没什么坑,否则如果他现在就看出坑不跳了,那他们后面就没的玩了。套路不在借钱,重在后面的赌上,他们那么多人明显是认识的,就他一个生人,不坑他坑谁?

  吴非没拒绝,很快在天国酒店公证下从柳庆手里借到了一笔不小的现钱,他拿着钱重新回到那个房间,正式开始游戏。

  这个桌游名字叫《命运》,是现实世界里没有的一个游戏。但所有的桌游、甚至是这一类游戏的基本设计思路都类似,吴非做游戏的时候,有时候想到一个玩法,为了验证gameplay的趣味性和可玩性,也会快速在桌面上搭一个简易的玩法原型来进行验证。

  比如现实世界里有一个著名游戏叫《frostpunk》,在设计初期,设计者就不过是在桌面上用纸片搭出圆形温度线、建造生存等基本玩法内容,来对核心玩法进行模拟。

  所以吴非看了看桌子和自己的手牌,对着场上剩下八个人说了句实话:“这个游戏我没玩过,不太熟悉。”

  说完之后的一分钟,他迅速找出了决定这个游戏胜负的核心因素和资源点,然后开始算策略。

  五分钟后,他算出了在三种常见情况下的最优策略解,并且自己给自己规范了一套在不同情况下的推算方法。

  刚开始的时候他玩得还不是很熟练,不过这种局的常见套路,初始总会让他赢很多把,让他对自己产生错误的认知,认为他很擅长这个,后面就会输,也不过是运气问题,而且如果他输得多了,这几个人还会再让他小赢两把来把他留下来。

  这种套路他们游戏策划可清楚得多了,要不然以《王者荣耀》为代表的一些游戏干嘛要给新手匹配机器人局?

  所以初始几局,在另外几人的有意相让之下,吴非顺利地赢了许多场,赢的钱已经够他把借的钱还上了。

  然后几人继续玩,吴非继续赢。

  吴非发现这些人根本不算擅长这个游戏,也不会算,全凭运气在玩,只想靠作弊赢他。那怎么可能,只要他发现了他们作弊的套路,他就可以轻易地反套路回去。

  吴非一玩游戏就认真,游戏不赢玩得就没意思,当演员更没意思,所以他不知不觉就赢了好多把。

  最开始出言挑衅的那个姓王的年轻人抹了把头上的汗,起身去卫生间。

  没过一会儿柳庆也跟了过去。

  柳庆:“行了吧,不用继续演了,我看他已经够膨胀了。”

  王年轻:“我没演啊!我给你传那么多暗号你没看着吗?”

  柳庆:“我当然看着了!我还配合着出行动牌了!”

  王年轻:“那怎么还输了?”

  柳庆:“今天新来那几个人配合的不好吧,要我说就该五人局干死他,你非说九人局才稳……还有那个小子今天运气也有点好,好几个点恰好被他赶上了。回去再精神点打起精神干他一波。”

  ……

  为了坑吴非,这群人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的,他们特意请来了天国酒店的人前来公证,以避免吴非赖账。

  天国酒店做着这项生意,倒的确是公证的,并不会因为柳庆他们是浮岛上人而吴非是地下城的来客就厚此薄彼。

  所以通宵半晚上之后,吴非赢的钱就足够把他之前记的帐抹平了。

  吴非联系沈行的时候有些忐忑,毕竟他沈总是让他花钱,不是让他挣钱。

  最后他狠狠心,还是拨通了对方的通讯器——实在不行,明天的拍卖会上他再多花一点就是了。

  他们用的是这个关卡世界的一种联络设备,功能基本等同于现实世界三级文明水平的通讯器,毕竟在这个关卡里,技术已经可以实现让岛浮到空中,人们自由地在浮岛上生活,其科技水平显然是比二级文明地球要高级许多。

  沈行那边很安静,吴非心虚地把晚上的事情讲了一遍,沈行听后沉吟道:“没关系,这下子算是结下梁子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还会再来找事。”

  “最后的效果还是一样的。”

  “结账前我会回来,看上什么就随便买。”

  吴非大概明白了。

  有人来找事,就会起冲突,有冲突,就能把水搅浑,把水搅浑之后,一些他们想要的信息或线索就会暴露出端倪。

  吴非点点头,嘱咐沈行一切小心后挂上了通讯器。

  另一边沈行也平静地合上了通讯器,站在他身旁穿着黑色制服的老人端详着他的表情,小心询问道:“是少夫人的电话吗?”

  沈行点了点头,没再多话。

  ……这么不败家,也是真不让猫省心的。

  ——————————

  天国拍卖会一共分为三场,每场结束后都会安排相应的活动。

  第一场结束后是晚间酒会,吴非因为去玩桌游所以错过了;第二场结束后是演出;第三天则是一场宴会。宴会在午夜十二点时结束,在那之前,客人必须付清拍卖品的尾款。

  吴非虽然很累,但为了等昨天玩桌游的柳庆等人来找事,怕他们找不到人,硬是强撑着没有去休息。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第二天一整天都风平浪静,无事发生。吴非也只能静观其变,并按照沈行的吩咐,在拍卖会上看上什么随便买——玩桌游赢来的钱他没有用来还账,而是有充进了自己的保证金账户里。

  而拍卖会上可动用的钱是保证金的十倍,这意味着,在保证金里多投一百元,在拍卖会上就可以多调用一万元,有了这笔钱的投入,吴非在拍卖会上更有底气了。

  而如果想搞事,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要把拍卖会上最珍贵、最多人抢的东西抢下来,才能引起广泛的注意。

  而这场拍卖会上最引人瞩目的商品是第三天时,一间研究所的所有权。

  这间研究室是天国集团的地表探索队刚在地表一处废墟下发现的,因为在大灾变时采用了先进的防护措施,所以至今保存完好,经探摄仪器初步勘查判断这应该是大灾变前的一家私人研究所,在浮岛的相关资料中均无记载。

  目前研究所尚未被打开,外围现场已经被保护了起来,拍下它的人将获得其拥有权。

  根据浮岛现在的法律,有“探索证”的组织都可以组织自己的队伍对地表进行探索,除几种特殊物品需要上交或部分上交外,其他东西都可以保留下来归探索者归属组织所有。所以这间研究所现在属于天国集团。

  距离大灾变已经有近一百年,如今地表上保存完好的封闭建筑十分少有,更何况这还是一间少见的研究所,这件拍品一出,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吴非算了算自己能动用的拍卖金,发现可能不够强这间研究所的。但他又觉得这东西背后可能有故事,就像打游戏时碰到重要道具时那种下意识的感觉和判断。

  他想了想,给沈行发了消息:

  “行哥,我想买个大东西,你能不能想办法多打点钱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