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263.谁在说谎?

263.谁在说谎?


  吴非也不知道他沈总究竟是怎么操作的, 总之在他发去消息后没过多久, 他的账户里就又收到了一大笔钱——还是通过张阿黑转过来的,让吴非忍不住疑惑, 这位地下城的阿黑哥这么有钱吗?怎么这样眼也不眨的就又转了这么多过来?

  不过有了这笔资金注入后,他叫价时也更有底气了,一时间为人所瞩目。

  这间研究室里面有什么还不清楚,天国集团在提出拍卖之前, 也没有进行进一步探索, 现在这个研究所就是一个诱人的黑箱,里面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 有可能价值连城,也有可能一文不名,所以价格如果太高看起来就不值得了。权衡之后,不少人都退出了竞争,最终吴非成功地拿下了这间研究室。

  不过拍下研究所之后,他的钱也不剩下什么了, 而且还欠研究所拍卖价九成的帐需要在午夜十二点前结清——他身上是再没有钱了, 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沈行昨天在通讯器里说的,他今天会回来结账。

  ……不过, 在完全陌生的浮岛之上,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搞到这么大一笔钱?

  ……卖身?

  吴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脑内却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他沈总一脸冷漠地蹲在猫咖里,身上挂着“撸一次十元”的牌子招客的样子……

  啧啧, 怕不是浑身毛都要秃了。

  算了,如果那样的话还是他把沈总包下来吧。

  他自己撸就够了。

  吴非在这里想入非非,满脑子都是关于沈行的不可见人的念头,直到九点的时候拍卖会结束,所有人前往宴会大厅,却依然看不到沈行的身影,他心里才有些着急了起来,频频向宴会的入口处张望着。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距离拍卖会结束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距离宴会结束也不过还剩一个小时,大部分买者已经结清了尾款,然而沈行还是没有出现。不仅如此,不知道他那边遇到了什么情况,直到现在对方也没有回复他的消息。

  因为吴非之前在拍卖时的高调表现,现在已经有不少人频频向他看来,似乎是在猜测甚至是已经笃定他是拿不出这笔钱的,等着看他要如何收场。

  等到十一点半的时候,一位穿着藏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走到吴非面前,彬彬有礼道:“吴先生,我们查到您这边还没有结清本次所拍品的尾款,请问您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到您的吗?”

  吴非心里明白,虽然话说得客气,但其实这是来催账了。

  他摇摇头道:“说实话,我账户里确实没有钱了,我在等我的爱人回来给我买单。他十二点前肯定能回来。”

  现在还不到十二点,并未到规定的截止时间,那人也只能无奈地暂且退下,陪吴非一起等。

  就在这时,几个年轻人快步走到他们身旁,扬声道:“宋经理,你们不必等了,我们已经查清楚了,这位吴先生和他所谓的财阀继承人男友其实不过是一对骗子,他们都是来自地下城的小混混,骗了一个地下城的有钱人才能来到这里。”

  这些人正是前天晚上和吴非玩桌游输了的柳庆等人。他们走到那个中年男人身边,扬了扬手中一沓厚厚的资料,对他道:“这两个人都是孤儿,从小到大的成长轨迹都在这里,一直靠跟着小混混做零工为生,绝对不会有错。被他们骗的人是地下城一个叫张阿黑的地头蛇,所谓的豪门继承人这一套说辞,全部都是编的。”

  吴非拿过一份资料看了看,发现和系统给他们提供的身份信息完全吻合。怪不得他们昨天没有找事,这几个人确实厉害,竟然在一天之内就把他和沈行的身份信息查得清清楚楚。

  “年轻人还是要查清楚了再说话啊。”就在宋经理翻看着手中的材料,眉头紧锁的时候,一个穿着正装的光头男子拨开众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站在了吴非这一边。

  吴非看清来人后不由得有些愕然,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率先站出来帮他们说话的人竟然是张阿黑。

  刚才柳庆他们可是点名说他上当受骗了,作为第一受害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难道不该最担心自己受骗,出来怀疑他们的身份吗?怎么还丝毫不怀疑他们的样子,甚至维护起了他们?

  他行哥这欺诈的手段也太高超了点吧!

  吴非在心里嘀咕着,甚至觉得他行哥这洗脑的功力简直不是诈骗,快成邪/教了。

  “你就是张阿黑?”王年轻眯了眯眼,看向他道。他们查吴非相关资料时肯定也查到了张阿黑,看到了他的照片等资料,此时能一眼认出来,并不奇怪。

  柳庆跟着附和道:“张先生,我知道人受骗之后都不好接受,往往不相信自己是上当了,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您是地下城本地的人,要查这两个人的来历,肯定比我们更方便。”

  张阿黑却还是笑得一脸和善的模样道:“小伙子,有时候你看到的事实呢,其实未必是事实,可能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东西而已。”

  看样子,他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

  吴非突然想到,正如柳庆所说,作为地头蛇的张阿黑如果想查他们两人,只会更加的方便,以张阿黑谨慎的性格,他未必没有查过两人的过往和底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很可能是沈行不知又对他说了什么,导致其不仅无视了这些疑点,反而对其身份愈发信任,信任到会在此时维护他们。

  吴非也赶快小声辩解道:“我以前的确只是个地下城的小混混没错,但是我爱人他确实很有本事,不是一般人。”

  他自认这句话说的还是真话,顿时觉得自己拉高了自家的诚信线,觉得非常自豪。

  趁着吴非说话的时候,一个和张阿黑交好的地下城自治会高层拉了他一把,悄声道:“这件事不简单,对方不像是冲着两个年轻后生来的,怕是在做局。你别再跟着掺和了,当心到时候择不出去受了连累。”

  张阿黑却笑着向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心中有数。

  柳庆看着张阿黑嗤笑了一声道:“……真是被卖了还给别人数钱……”说完就不在理会张阿黑,似乎认定了对方是一个愚不可及的不可理喻的白痴。

  “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稍后一起看便知道了。”张阿黑被说了也不动怒,依旧笑呵呵地道,“以我对沈公子的了解,他不是会放下爱人不管的人。”

  “那就走着瞧。”柳庆不屑地放话道。

  就在这时,宴会大厅门庭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宋经理连忙想赶过去察看是什么情况,吴非和柳庆等人也转过头去看。

  然而还没等宋经理走出两步,就见天国酒店另一位经理正陪着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老人走进来。

  老人身上衣装笔挺,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虽然发色已经花白,但依然可见其精明强干,不过从外表衣着看来,他却并不像是哪家的主人,反而更像是管家或执事一类的身份。

  而在他们身后被引路的是一位年轻人,面目俊美雍容,气质华贵,却是众人没有见过的生面孔。

  对于这位老人众人并不陌生,他是浮岛上着名的财阀焕光集团的管家,堪称是其掌门人光老先生的左膀右臂,是他最信任的人。这些年来光老先生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很多时候都不方便露面,这位年纪已经不小了的程管家便几乎成了光老先生的御用代言人。

  而光家所掌控的焕光集团则是一个从大灾变前延续下来的大财阀,传言他们是“岛计划”的坚定支持者,在计划顺利实施后,保有并携带了大量资源财富至浮岛进行建设,迅速掌握了公共设施、能源交通、地产等重要行业的经济命脉,成为在浮岛上最有势力的几大财阀之一,即使在浮岛的公共决策方面都颇有话语权。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因为这层原因,即使是浮岛上的其他世家子弟,也会对这位程管家客客气气的。

  可是在场却没有一人认识这位被程管家带领前来的年轻人。

  只有来自地下城的客人恍惚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人,然后灵光一现般突然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和那个出了很大风头的姓吴的小子一起来的年轻人吗?好像是对方的男友?那个姓吴的不是一直说他男友是浮岛的贵公子、刚才还被几个浮岛的公子哥指认说是骗人说谎吗?这么看来……难道对方说的竟然是真的?

  会场内一时间没人再大声说话,所有人都或明或暗地观察着这面的情况。

  只见沈行大步向吴非走过来,上下看了看后问道:“没事吧?我刚才看到你这里为了不少人,是出什么事了吗?”

  吴非扫视了周围人一眼,摇了摇头。

  程管家在一旁得体地适时向宋经理介绍道:“这是我家少公子,光沈行。”

  光家年轻的公子少爷不少,但能让程管家亲自带出来介绍的,身份恐怕并不一般,众人看向沈行的目光里不免多了几分打量。

  程管家似乎是看透了众人的心事,站在那里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沈行公子是老爷子的亲孙子,最近才刚回家。”

  举座皆惊。

  光老先生没有嫡亲后代,唯一的儿子在年轻时因故遇难早逝,并没有留下孩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也正因此,光家近几年旁支子弟明争暗斗,派系林立。

  然后说光老爷子突然出现一个亲孙子?这岂不就是钦定的太子爷?而且但从品貌看,似乎还是无可挑剔的那种。

  吴非也震惊了。

  他满心都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按道理讲,柳庆他们手里拿的那些资料才应该是真的,那和系统给他们安排的身份背景一模一样。

  但现在他行神不知道从哪里又神奇地搞到了一个身份,看上去和真的一样,拿着真资料的柳庆他们反而像是在构陷欺瞒。

  在他视线所及之处,自从那个老人介绍完沈行之后,柳庆他们的脸都紫了,前天晚上他们输得那么惨都没露出过这幅样子。

  谎言成真,真相成假,谁又能分得清,到底是谁在说谎?

  ———更新分割线————

  还光沈行,“光省心”?我看是“尽费心”差不多。

  吴非在心里默默腹诽着,看着那位程管家熟练地应付着周围的人,然后打发了身边一个助理跟着宋经理去给吴非结账。

  沈行向程管家略微致意,便带着吴非先行离开。

  吴非整个人都傻了,他觉得他的认知都受到了冲击。

  他原本是很笃定系统发给他的身份消息才是真的,但是此时看到周围人都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态度,连那几个之前很嚣张的证据确凿地说他们是骗子的公子哥都销声匿迹了。

  再看看身旁他沈总从容不迫的态度,如今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起来——行神现在这个身份是编的吧,是假的吧?难道真的是真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在游轮上的那一次,行哥他领到了染血的黑桃的身份,而自己就不知道。

  吴非跟着沈行走回了房间,关上门后忍不住出声问道:“行哥,你这个身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里搞到这么厉害的身份的?”

  沈行转过身来面前他,正好把他困在自己与门的狭小空隙之内。

  两人都是成年男子,以前吴非也清楚两人之间在身体素质上有不小的差距,但那时候大多是从战力的方面去考虑的,他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在他的常识认知里,也没有哪个or/阴阳师等等等玩家人物战力强过自己的的卡牌角色的。

  但此时,他却清晰地感受到了两人间这种对比——沈行很高,根据目测应该也有一米九或至少将近一米九,比他高出近一个头,此时迫近他时,微微低下头,大片的阴影打下来,便将他完全笼罩在对方的身形之下。

  他的契约者单手撑在他左耳畔的门板上,略微低下头凑近他的面庞,两人气息挨得极近,吴非下意识地有些紧张地又向门的方向缩了缩,却是退无可退。

  沈行靠近他,嘴角稍稍向上弯起,露出一个似是又非的笑弧。身为欺诈师时,他的行为作派明显比做总裁或剑修天师等时邪性了许多。

  吴非听到他的契约者这样在他耳边道:“你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么……就算我告诉你我现在的身份是真的或是假的,你敢信吗。”

  那次在船上,沈行对他说,在欺诈师身份下时,他说的话,一句都不要信。

  “记住我现在是焕光集团的继承人,是光沈行,是你老公就可以了。”

  “不过有一个浅显的道理倒是可以分享给你,”看到吴非脸微微涨红,沈行退开了一步,“利益天生会去寻找利益合作。只要你能让别人相信你能带来足够的利益,即使你一无所有时,也能换来你所需要的一切——很多时候,这甚至算不上欺诈。”

  他说完看了一下通讯器上的时间,对吴非道:“快点休息吧,明天我们直接去第一岛,不和他们一起回地下城了。”

  以他现在的身份,想在各个浮岛之间自由来去自然不成问题。

  不过对沈行新身份最上心最高兴的人还不是他们俩,而是张阿黑。

  第二天两人走出去就看到了似乎是等在大厅里的张阿黑,对方热情地迎了上来,沈行同他寒暄了几句,然后率先道歉道:“抱歉张兄,由于我家里一些原因,对于当时为何出现在地下城和我本人身份一事,未能如实相告,还请见谅。”

  张阿黑自然一脸好说话地表示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他真的是浮岛上的贵公子、以后能给他带来合作利益就行,至于其他的,都是小意思。何况沈行真实身份居然是焕光集团的太子,比他之前想象得还要厉害一百倍,张阿黑深觉这桩买卖非常划算。

  吴非又趁机提出希望他帮忙照顾一下他们留在地下城的朋友袁三胖,张阿黑一口表示没问题。

  告别张阿黑后,两人便搭乘光家安排的飞艇前往第一岛,而比他们更快的,早在昨天晚上,关于这位光家新出现的太子爷和他浮夸虚荣的地下城太子妃的事迹便开始广为流传,除了在场众人外,其他岛上的人也都有所耳闻。

  他们到达第一岛后,直接住进了光家的主宅——这里一直是光老先生的地盘,从没有任何一个旁支子弟可以踏足这里,而如今沈行一回来就带着爱人入主这里,无疑又是一次对他地位的证明,以及光老爷子无声的态度宣告。不过现在光老住在第六岛的一处别院里疗养,并不住在这里,所以吴非和沈行就是唯二的主人。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两人并没有直接开始查地下城相关的事情,吴非因之前的张扬事迹而名声大噪,因为光家和沈行的原因,从他们来到第一岛后各种邀约就没有断过,一般的邀约沈行都不会参加,由吴非自己出门应付,同时收集有用信息,欺诈师先生对他的唯一要求是努力记住他现在的人设。

  而沈行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真的开始在程管家及光老先生在集团中的亲信帮助下开始着手处理集团的各项事务。

  吴非现在都越来越怀疑他行神是个真孙子了。

  而沈行从接手集团事务开始,就表现出对科研和高新技术方面产业的兴趣,半个月后,他一力促成了一项同监委会科研部合作的项目,这就给了他光明正大接触对方的机会。

  然而事情的进展也并非如计划般完全一帆风顺,借着合作的项目,沈行逐渐认识并接触到了许多位科研部的高层人员。而众所周知的,他有一位感情甚笃的来自地下城的爱人,尽管在他人眼中这位爱人出生低贱、虚荣造作、风评不佳,但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沈行还是深爱对方的,并且对其极为维护,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说吴非的不好。

  以此为由头,他很自然地关切着有关地下城的一切事宜,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没得到任何关于地下城即将面临的灾难的线索,而且以他欺诈师的专业素养来看,他所接触到的几位研究部高层是确实不知道此事,而非故意隐瞒他。这几位高层的职权也是实实在在的,不太可能会存在研究部知道而他们中任何一人都不知道的重大秘密。

  那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是,地下城这场灾难是人为制造的,属于和科研无关且非常核心向的机密,所以科研部这些人不知道。就像这些天来他们在浮岛上所感受到的一样,近年来浮岛上希望统治地下城的“统治派”势力日益壮大,在这股势力的支持下,在未来他们最终对地下城发动了袭击或战争也不是不可理解。

  不过吴非对这种可能性持怀疑态度,因为在一般支线任务中有一条是——拯救所有地下城的居民。这个描述预示着一种很可怖的结果,那就是在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中,地下城中几乎全部人都遇难了,无人生还。而浮岛上现在虽然也有非常激进的“毁灭地下城”的声音,但却非常小众,占主流激进的势力是想要统治地下城,而非毁掉它。

  另一种解释则是,这场灾难来得非常突然,即使是浮岛上技术最先进的研究部,事先也未能观测或留意到任何端倪,或者是发现了异样,但却没有足够重视,更没能想到这预兆着一场足以毁灭整个地下城的灾难。

  研究院这条线暂时走不通,沈行依然淡定自若,一边开始逐步扩大并巩固自己的势力和交际范围,一边派出自己近些日子来培养的亲信去对吴非拍下的那间研究所附近环境进行初步探索。

  吴非主要负责应付那些对光家和沈行抱有各种心思前来打探交往的人,但这些人所能提供的资料有限,起初他还能从和他们的来往中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慢慢的有价值的消息越来越少,他也就懒得再去参加那些无法提供任何新信息的聚会,一心等着对研究所的探索结果出来,准备前往研究所。

  闲在光家大宅等沈行回来商量对策的吴队长觉得自己这样子还真像个古时候豪门大院里等待丈夫回来的小媳妇儿,除了等丈夫回来,就不知道有什么别的有意义的事要做。别说,这感觉还挺有点意思,挺新奇的。

  吴非新奇地体验了一天小媳妇儿在豪门里无所事事等老公的生活,一边等沈行一边看机关瓢虫传回来的信息——白佳还是和以前一样进行日常活动,每天晚上记日记……

  看样子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即使是在地下城里,那些说白少爷性情大变的传言都少了很多,已经接受了他现在的样子,只当是他突然之间懂事了。吴非也在思考要不要把监控撤了,虽然理论上讲,他可以把白佳看成是一个npc,但即使是npc,他也觉得这么监视人家生活不好,更何况最终计划里的原住民都如此真实有血有肉。

  突然,吴非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的唇部线条紧绷起来,神情变得严肃,又把监控翻回去重新认真看了一边,然后确认,他的确是没有看错——

  他把这段影像保存,然后又匆匆去翻之前传回的那些信息影像,特别注意看和白佳记日记时相关的那部分,果不其然,以前白佳也有过类似的举动,只不过被他忽略过去了。

  这段时间里,吴非早已注意到白佳有一本用来写日记的黑色厚皮线装笔记本,从他开始看的时候,笔记本前面已经被用去厚厚的一沓了。吴非当时也没在意,只当前面写的是之前的日记,白佳想必已经用这个本子很久了。

  可在今天的监控影像里他看清楚了——今天是新历98年6月16日,白佳先在后面的空白处详细地记下了今天的活动“一切如常,去见了小提琴课老师,罗杰尔晚上要回来”。

  然后他又翻回去,看他之前写下的内容——只是那些内容的标头却不是过去,而更多属于现在和未来,在那里,同样记有一段属于新历98年6月16日的日记内容,上面记得是:“今天故意去挑衅贾当那个□□了,罗杰尔晚上要回来,我猜他会打我?但是s”。

  日记本的前后,就像是在同一个时间段里,被同一个人用不同的笔触记录着两种不同的生活轨迹,和两种不同的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不小心复制了两遍……因为修改不允许把字数改少,等我明天写完更新再替换下吧qaq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元祈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安凡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时凉 3个;王纸球、龙王、舞.、wan、七霄、芝麻汤圆、闲垂影、f、逆行的黑猫、懵头脑不开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鹄 90瓶;羞羞 81瓶;losing、彼岸花&曼陀罗 40瓶;尼糯米超超超可爱 38瓶;sharonxwt、今天也文荒中、遇见时光 瓶;瓶;一只小可爱、and、流光、非小非、余歌、汐蒙、嘣岨 20瓶;衍墨 18瓶;元祈 17瓶;小布丁 16瓶;缇荧tt、人间有味是清欢、dz 15瓶;6啊、秦知白、迟大迟、六月冰、贰团团、为什么不一样、云凉、rogdoll、卿鱼 10瓶;40hours、十七 9瓶;咔酱天下第一 8瓶;小星星吖?、译木、白日做梦、臭猪猪、帝医道、羽澜、shintaro 5瓶;白白 4瓶;梦忆紫 3瓶;蓝星、酒矣老婆、懒灯君、诡异、七霄、雨啊雨曦、蓝脚鲣鸟、碎冰梅子汤、游惑的耳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