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280.“小心门”

280.“小心门”


  既不留在岸上, 也不一起上深海号……

  说实话, 剩下的选择并不多,也并不难想, 一旁的简洁和袁三胖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吴非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我们可以安排一艘船,跟在深海号的后面,作为接应。”

  他说完才又俯下身, 伏在沈行的耳边小声道:“行神, 你应该可以安排到船吧?”

  沈行向后睨了他一眼,无声地点了点头。

  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 深海号将于三天后出发,所以他们还有三天的时间来思考该怎么混上这艘船。因为小伯特这次也要随船出行,所以船上的安保力量一定会比平时更强。

  “那人员怎么分配?哪些人上深海号,哪些人留在接应的船上?”木北道。作为上一关已经直面过

  所谓“真实”的人,他其实对那艘船非常抗拒。

  吴非想了想道:“我们一共有五组人,我建议留两组人作为接应, 剩下三组去船上。简洁收到了小伯特的邀请, 可以直接光明正大地到船上去,繁繁可以作为她的女伴陪她一起去。”

  “行哥身体不好,而且作为沈氏继承人身份特殊, 要留在沈家的船上坐镇;三胖和袁老上次去过伯特家,小伯特可能会认出他们,行事不方便,所以最好留在沈家的船上做支援。剩下的木北和青山两组去深海号上探查……”

  虽然吴非没有向青山和简洁两组透露他们是组队的关系, 但日常相处时的熟稔和默契是藏不住的,他们还是肯定能看出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

  是以闻言之后青山马上反驳道:“所以你的安排就是你们留在安全地带看着,先让我们去探路?”

  “……我也会和你们一起上深海号。”几乎在青山说出那句话的同时,吴非也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这回青山没得说了,他悻悻地偏过了头去,神色有些尴尬。

  沈行坐在轮椅上,回过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又收回了视线,没有说话。

  吴非知道这是他行神同意了他的安排。

  虽然看上去有些面色不虞的样子。

  吴非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首先是他行哥这一关里一开场就把自己搞得这么虚弱,平常走两步都困难,遇见危险跑也跑不了,实在不适合再奔波于第一线——以两人的身高差来看,真遇见事儿了,他想一把把他行神抱起来背着跑都不容易。

  还有更重要的、他不愿意透露给其他人知道的一点便是,他和沈行之间有特别的外挂式的联系方式,在这一关里不允许计划者之间通过通讯器进行联系,但是他和沈行依然可以通过共享通讯器记事簿来相互通讯。这可比海上电波要方便快捷且可靠得多了。

  那天在伯特宅邸里小伯特也见过吴非,而且因为他和沈行举止亲密,恐怕还会对他留下一定的印象。所以吴非也不再纠结,索性也以“简洁小姐的表哥沈先生的朋友,想一起领略一下航海生活”的借口,让简洁带他一同上了船。

  青山和木北两组人则去低薪应征了伯特家船舶公司的工作,然后和原本应该三天后随深海号出海的工作人员换了班。由于之前的船员失踪事件和在内部流传的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诡异传闻,在船舶公司内部工作的人也不太愿意在这艘船上工作,所以他们四人很容易地就被换到了深海号上。

  沈家的船也很快就安排好了,并且搞定了航线等事宜。除此之外,沈行还安排了三架载着荷枪实弹的雇佣军的直升机作为支援。其中两架倒替着对沈家的“曙光号”和伯特家的“深海号”进行监视,另一架则在紧急时作为支援。

  简洁得知这一安排后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曙光号和深海号走同一条航线,到时候小伯特肯定会知道的。”

  吴非:“知道就知道吧,也没打算瞒着他。沈先生也想出来兜兜风罢了,有什么不可以的。”

  简洁:“那我要怎么解释我不和表哥在一起,而要和他在一起?”

  吴非:“首先,一个心思活络的花花公子不会问同行的美女这个问题;其次,就算他问了,你也可以有很多理由,比如你已经长大了,不想总活在哥哥的监护之下。”

  简洁:“……那我要怎么解释你这个我哥的朋友要和我在一起?”

  其实理由是可以编很多的,比如他对简洁有意思,所以要跟着自己的女神,但吴非担心这样会引来小伯特不必要的关注,妨碍他的行动,毕竟他们都明白因为简洁在关卡内魅力属性很高的原因,现在小伯特明显对她有意思。

  所以吴非略微考虑了一下道:“就说我和你哥弄矛盾了吧。”

  简洁思考了片刻,捋了捋逻辑,突然恍然大悟道:“哦,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首先你不是我表哥普通的朋友,而是那种会成为我表嫂的朋友。你一直住在我哥家里,和他在一起。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你和他闹了别扭,所以想离开沈家不见他,正巧我要随深海号出行,你听说之后就临时起意和我来海上散心。”

  简洁越来越觉得这一切合情合理,语速也越来越快:“所以这也能很好地解释了沈先生为什么要无聊地安排船跟在深海号后面——自己的老婆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跟着追出来的,他又不敢来烦你,所以就派船不远不近地跟着,还特意派出了直升机观察这边的情况。”

  吴非闻言:“……”

  吴非吸了一口气,妥协了:“随便怎么说吧,只要尽量不让小伯特起疑就可以。”

  明天就是深海号的日子,这天晚上,所有人再次聚集在客厅里,分析上一关里失踪的那几个计划者留下的信息。

  他们传递消息时采用了一套独特的加密方式,在菲利普镇上发的消息解读出来是一个时间和一个电话号码,当时木北看到消息后便在相应时间播了这个号码,和他那时的队友取得了联系。

  “我那次打电话的时候一切都还比较正常,六个人还都在,也没人失去理智。他们是扮成船员进去的,那时只说感觉船里有些古怪,比如船员晚上都会聚在一起喝酒赌博,还有总感觉有人在看他们。”

  但这两点听起来都没有什么线索——在单调乏味的大海之上,船员们一起喝酒赌博似乎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也是人在精神紧张的情况下容易出现的一种错觉。

  第二次在红港停靠的时候,那三个计划者就没再留下联系方式,只留下了一则加密的消息。消息翻译之后只有三个字——“小心门”。

  木北甚至都无法判断那时候潜入船上的队友还剩下几个,又都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小心门……

  但是,门又该怎么去小心?

  众人讨论了很长时间,但还是分析不出什么头绪,最终只能又像前两天一样无奈散去。

  ——————————

  第二天晨起的时候港口上起了一层雾,四处都被雾气所笼罩,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影影绰绰的,特别是停靠在港口处的几艘船只,几乎只能看到一个个朦胧的巨大黑影轮廓,犹如异闻中的幽灵船队。

  作为工作人员,青山木北等天不亮的时候就已经上船了,此时正在船里做各项准备工作。

  吴非、简洁和繁繁三人则乘坐着沈家安排的汽车在港口等候小伯特的到来。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了小伯特的车子向港口驶来。

  对方看到简洁后,绅士地把他们三人请上了深海号,视线略带疑惑地停留在繁繁和吴非、特别是吴非的身上,对简洁示意道:“简小姐,这两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繁繁,这次陪我一起出来的。”简洁亲热地挽上了繁繁的手臂,然后介绍吴非道,“这位是我表哥的朋友,吴先生,那天在你家里也见过的。”

  她说着对小伯特使了个眼色:“吴哥和我表哥闹了点别扭,所以顺便和我出来一起散散心。”

  她特意加重了“和我表哥”“闹了点别扭”这几个字的语气,小伯特便知趣地不再问了。联系到那天所看到的两人相处情景,他再看向简洁时眼神中就带了几丝恍然,略微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我没有和沈先生闹别扭,我只是想借简小姐的光出海透透气。”吴非反驳道,然后认真打量起深海号内部的环境。

  可以看出这艘船的服役时间的确不短了,装修风格很有十年前的特色,大厅地面上全都铺着厚厚的红色地毯,好在船舱内打扫得还算干净。但就像一间已经营业很久的、装修繁冗的酒店一样,即使如此,船舱还是会给人一种沉闷的、喘不过气来的老旧感觉。

  最让吴非在意的是,在这里,他再次闻到了老伯特卧室里的那种海腥气,甚至感觉比那间卧室里的还要更浓郁许多。

  深海号很快,然而在它航行过一段距离,已经驶出港湾之后,船长便注意到有一艘比深海号还要庞大许多的铁灰色邮轮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身后,就像一位扞卫着什么的海洋巨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谷原伦子 4个;林北真jier可爱、卷卷 2个;洛九、拾笔、chh、是是是么、波酱、木子是个腐、矢量biubiubiu!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唐衍觞 114瓶;二奶奶 86瓶;阿煜煜煜煜 80瓶;茶香 67瓶;沧膺 61瓶;举着栗子的小羽毛 44瓶;随便 40瓶;白桃 37瓶;藏花细柳 35瓶;南雁归 30瓶;摸虎 27瓶;叫我英俊 25瓶;绥绥白狐、洛洛是只猫~、岩穴暝、赫连明优、唐邶 20瓶;分析析 18瓶;忘羡 14瓶;眠月光辉、fastabab、酥饼、芝麻汤圆、31653325、波酱、开儿童车的二梨、花茶、寄黛、听雷、文然、酥子饼、深深、乐乐呵呵、星回 10瓶;盈缺、柚子汽水、系统出错了、草色、ぺ为君舞^不苦ぺ 5瓶;中二病治疗中 4瓶;lyq、念念不晚、如鱼饮水 3瓶;土拨鼠成精啦、辰见莲池月 2瓶;千千大千、青柠、小o们的梦中情a、棉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