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逃出仙界 > 第632章 冰风岛

第632章 冰风岛


  方晓这话一说完,船底三层舱室爆发出一阵惊叹声,随即众人“哄”的一下议论开来,大家左顾右盼,都在找那个神秘高手。

  丁广伸长了脖子,也跟着大家四处张望,嘴中嘀咕道:“到底是哪位英雄啊?他救人于水火,偏偏谦逊冲和,不喜争功,真乃人中龙凤,叫人好生佩服啊。”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立时就传到了身边几个练气“小辈”耳中,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丁广心中乐开了花,原来做无名英雄感觉也是极好的。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惊呼道:“我听师父说过狩鲸,这种妖兽遍布南海苦寒之地,它们成群结队,极其狡猾,成年狩鲸怕是有金丹实力了。

  “它们深潜海底,行动灵活,天生就会冰属性和水属性法术,加上皮糙肉厚,要伤到它们谈何容易,修士一旦入水与它们争斗,很可能会被撕成碎片。”

  丁广听到这里既有些得意,又感觉侥幸,幸好方晓带领着其他修士牵制住了其他狩鲸,不然的话,只要再来一头狩鲸,他的小命就会彻底交代在这里。

  方晓又等了一会,不见那“无名英雄”现身,她也不再勉强,说道:“我们继续前往冰风岛!”

  飞船微微一抖,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丁广知道飞船又上路了,这飞船飞得如此平稳,坐在上面根本没任何感觉,而且它的防御力极强,居然能抗住狩鲸的水柱攻击,永灵派的东西就是质量好。

  船舱渐渐恢复平静,无聊的旅途再次开启,一天之后,丁广觉得气温下降了不少,他有冰丝宝衣,倒不觉得太难受,但是不少练气“小辈”已经开始运功御寒了。

  他心想,真要到了冰风岛,那里气候更恶劣,这些小辈光是抵御寒气就不容易了,哪里还有什么闲工夫去收集万酸?方晓说万酸无用,不知为什么永灵派每隔几年就要去收集这些东西?

  还有,如果北岛郡真是在另外一个半球的话,那自己曾穿越过“北极”,而北极绝无此寒冷,当时自己还只是练气修为,却也没有觉得像今天这么冷过。

  为什么南极和北极差了这么多?丁广忧心忡忡,如果光是寒冷的话还不怎么要紧,怕就怕岛上那些稀奇古怪的攻击,金丹修士在那里也只能深入千里而已。

  又熬过了两天,终于飞船微微一顿,停了下来,方晓的声音传来:“请大家下船,我就在此地等候,十天后我们一起回永灵郡。”

  丁广闻言长出一口气,万里长征总算是走完了第一步,他把脖子上的口罩带上,只露出了一对眼睛,这里的温度更低,而寒气似乎能从体表钻入,让人产生一股麻木感。

  他打眼一扫,所有的练气修士都在默默运功,但即便如此,他们个个都是脸色苍白,还有些修士甚至开始瑟瑟发抖了,他们几乎不用下船就被淘汰了。

  丁广知道方晓有可能会暗中观察练气修士,于是他混在一帮练气小辈中间,相互簇拥着、推搡着涌到了甲板上。

  飞船上的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早已不见了踪影,同时也没看到方晓,估计她躲在了最上层的舱室里。

  丁广这才留意到了冰风岛上的景象,这里是一片白茫茫,除了脚下的坚冰白雪之外,空气中还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因此能见度并不高,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到百米左右。

  前方既然是冰风岛,那么身后应该是大海,他回头看去,也是一片白地,原来海水到了这里全部结成了厚厚的海冰,以至于他根本分不清那里是海洋的范围,哪里又是陆地。

  下了飞船,丁广才知道这里的确是冰原,因为飞船正停在一座冰山上,有些黑色的岩石裸露在外。

  这里寒风呼啸,体感温度更低,风从他裸露的双手刮过,甚至有些隐隐作痛,有不少练气修士刚下船就受不了了,连忙跑到船舱里躲了起来,方晓也不阻止。

  丁广和其他练气修士分散开来,他走到远处,回头一看,只见飞船已经被雾气挡住了视线,他这才转而往南,朝着冰风岛深处走去。

  刚走了一会,他突然感觉脸上被什么小东西碰了一下,他一愣,看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灰色石片从眼底掠过,转眼间就被大风吹到了远处。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东西一定就是所谓万酸了,在冰风岛边缘地带,练气修士主要是靠运气捡拾,只要能抗住严寒,总能捡到一些。

  虽然冰风岛上的气候恶劣,但丁广觉得还能忍受,于是他召出乾山剑,腾空飞向南方。

  哪知他升到七八米的空中,就觉得狂风力度变得奇大,不但吹的他摇摇晃晃的难以寸进,就连乾山罩上也不断泛起一层层涟漪,虽然堪堪挡住了狂风,但是极为消耗灵气。

  丁广无奈,只得下降飞行高度,说来也怪,他只要稍稍飞低一些,狂风的力度即刻变小,大自然的神奇果然无处不在。

  他飞了半天时间后停了下来,因为他的面前横亘着一座雪山,这显然是一座山脉,东西延绵出去,不知有多长,想要绕过去的实在太花时间了。

  由于雾气阻挡,他也看不到山有多高,但几百米肯定是有的,无奈之下,他只得徒手攀爬,好在山体上时不时裸露着一些嶙峋的岩石,他还有地方可以借力。

  上到一定高度后,风愈发猛烈了,他用乾山剑托住自己,但为了节省灵气,他不敢开乾山罩和其他阵盘,只是在乾山剑的帮助下,手脚并用的往山顶爬去。

  丁广无比庆幸自己换了冰丝宝衣和乌蚕衣,要还是原来那套火鱼皮外衣和金蛛丝宝衣,他早就冻成冰棍了,当然,他可以开启防御罩,但前路还不知有多远,过早耗光灵气是十分危险的。

  这座山还不算太高,只有四五百米,丁广花了个把小时才登上山顶,他的前方依然是山脉,脚下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山谷。

  他很想顶着狂风一路飞到对面的山上去,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不缺时间,完全可以慢慢来,何况下山很简单。

  他控制着乾山剑,顺着滑溜的山壁一路滑到谷底,这里的积雪已经不知存在多少万年了,早就成了一大块坚冰,由于四周大山挡住了狂风,因此山谷里比外面舒适得多。

  丁广一屁股坐在地上,正要喘口气,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些动静,回头一看,只见八个修士正好从山顶滑落下来,他们所处的山头距离自己的差了几百米,难怪爬山的时候没看到。

  看到这八人后,丁广白眼一翻,真是冤家聚首,原来这八人都是参加过山林苑比赛的老熟人,包括五山门的臧伟、艾宏,空月宗的鲁力、向旦。

  八人进到山谷里后发现早有人坐在这里,似乎并不吃惊,他们分散开来,远远绕到了丁广的前面,突然臧伟喊道:“果然是你!”他说完还四处看了看。

  丁广笑道:“别看了,我师妹没来,来了也与你无关了,嘿嘿。”说完往他胯下一瞥,臧伟的下体被自己打废了,没想到他对柳青居然还念念不忘,是个情种。

  臧伟闻言大怒,他一拍储物袋,抽出一把黑色大刀,咬牙切齿的甩手射来,势大力沉,呼呼作响。

  丁广虽然面对八个敌人,但并不是特别紧张,倒不是他自信实力高过八个筑基修士,主要是他们人心不齐,不会同时出手,不会联手御敌。

  他一拍土阵盘,一个石人出现在身前,石人突然身子一侧,让开了大刀。

  眼见大刀直奔丁广胸前而去,臧伟面露兴奋,就在这时,石人闪电般的一拳捣出,正好击在大刀的刀身上,大刀横着飞出老远,最终“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大刀从中部弯曲,成了个“U”字形,彻底报废了,丁广心中得意,现在对付臧伟这等筑基修士,自己都用不着亲自出手了。

  臧伟看了艾宏一眼,说道:“艾师兄,请援手,让我杀了这奸贼,让我报仇。”他下体受伤一事没跟任何人说过,可丁广偏偏知道,这说明丁广就是凶手。

  艾宏微笑着点点头,对远处的鲁力他们喊道:“鲁师兄,向师兄,他是谢天,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丁广嘻嘻一笑,这帮狗东西居然还惦记着自己身上的宝贝。整个南漠都在找谢天谢地,艾宏这些人即便不知道神木堂那则消息的内容,但也都能猜到一些。

  鲁力眼光闪烁,问道:“艾师兄最好先把话说清楚,怎么分?别到时伤了和气。”

  艾宏朗声说道:“当然是平分,若是分不均匀,那就看谁最后得到的万酸最多,但他得把万酸分给其他师兄,鲁师兄和向师兄看如何?”

  艾宏这主意概括起来就一句话,双方竞争,但得到宝贝的人就不能进永灵派,一得一失,平衡得不错。

  鲁力和向旦对视一眼,鲁力点点头说道:“我觉得可以。”

  丁广突然插嘴道:“我觉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