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一百零七章 大太监张让

第一百零七章 大太监张让


  第一百零七章大太监张让

  灵帝就这样走了,许定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加强板的啊斗,不由露出一丝晦涩的笑。

  作为一名汉臣来说,他是真的不想大汉倒下去。

  作为一名后来者,他更明白国家分裂,战乱四起,对整个民族是一件滔天祸事。

  如果大汉还有一丝可能,尽量温和的改革是上上之选。

  只是跟灵帝一番秘密交流,一切幻想都击得粉碎。

  既得利益者从来都不需要改革,在世家林立的汉末更不会有人愿意失去手中的利益。

  世家是如此,皇室更是如此。

  不付出怎么可能有收获。

  多么简单的道理,但是世人想得最多的其实还是不劳而获。

  幽幽叹息一声出了内殿。

  许定发现有人挡在了他的前面,抬头一看,这是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太监。

  长得有点发福,头戴黑色布官帽,一身清蓝色黄绸镶边内侍服,一手捏着拂尘,一只手收进宽阔的袖口之中。

  含着老菊花般的笑,双眸微微聚光,仿佛要将许定全身看过通透。

  许定同样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太监。

  从衣着来看,这个太监更高级,身后还跟着四名低几等的小太监。

  而且年纪在三十五六之间,算是老太监了。

  所以应该是一个官中的实权太监。

  “怎么!威海侯孝敬了咱家这么久,竟然认不出咱家。”

  这个太监依旧笑眯眯仿佛人畜无害一般。

  他一说话,许定瞬间知道这人是谁了。

  “原来是张公公,未曾谋面,不想在这里见到公公。”许定没想到这家伙就是张让呀。

  就是十常侍的头头了。

  就是灵帝谓之我父让的家伙。

  张让很喜欢许定这样的说话口吻,笑道:“威海侯果然跟其它朝臣不一样,眼光独到,见识远博,真是人中表率,咱家越看越喜欢了,真是投缘。”

  喜欢你妹,你是喜欢老子的钱呀。

  许定可没少给这家伙。

  至于投缘,听听就好了,没钱了你看他还跟你投缘不投缘。

  “公公谬赞了。”

  许定对张让的感观并不怎么好,虽然这家伙给钱办事,不过他还是对这种国家祸害很反感。

  所以也不多说,因为他知道张让在这里等着他一定有事。

  果然张让接着说道:“既然跟威海侯投缘,我就送送威海侯出宫吧,话说我也许久没有走过这条路了。”

  说完张让径直往前走了,根本不给许定拒绝。

  许定无耐只好跟着一起往白虎门走去。

  走出白虎观,张让伸出了右手,将左手的拂尘换到了右手,身后跟着的太监心领神会的慢步拉开了距离。

  走了十息,张让这才道:“威海侯都在里面跟陛下说了一些什么,要知道陛下可是头一次召见外臣在百虎观呢,你可知道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天下间还未有一人。”

  说完的时候张让回头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许定,这才继续往前走。

  许定愣了一下。

  刘宏从来没有在白虎观接见过其它人。

  这么说白虎观是很重要的地方。

  看来先前刘宏是真的有点心动,想干翻事业,想做点功绩出来。

  只是这个皇帝穷怕了,后然又彻底放飞自己了,所以对金钱不是一般的执迷了。

  要不是张角搞出太平道,要推翻他,估计这家伙还在纸醉金迷之中挥霍呢。

  许定不说话,他知道张让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些。

  张让接着又道:“所以威海侯要珍惜机会,要懂得感恩。”

  言下之意,你这造化是谁带来的。

  死要钱,张让这是变着法的索要钱了。

  不过他不怕张让要钱,所以回道:“公公所言及是,雨露之恩皆由陛下所赐,自当忠君之事,为国分忧,只是定不日就要返回东莱,恨不能分身随时伺候陛下,所以只好劳烦公公了。”

  小子果然上道。

  张让觉得天下间最让他喜欢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眼前的许定,一个是董卓。

  两个人都是散财童子,慷慨花销。

  不过董卓这个家伙没啥本事,打了败仗,则损兵马,以经被收押关进了大牢,可惜可惜了。

  二人继续走着,张让不时说几句,许定只好应几声,眼看快到白虎门了,张让停下来道:

  “听说威海侯跟太尉有过误会。”

  张让这是什么意思?

  许定猜不透他的用意,遂道:“确实有过误会,不过在豫州了结了。”

  “哈哈哈,威海侯果然有趣。”张让听到许定的话也是一愣,片刻之后将拂尘又换回了左右,然后嘱咐道:

  “就送威海侯到这里了,咱家可不能像你们一样可以随意出宫,不过威海后以后记得多进宫,想来陛下会很喜欢的,还有威海侯要是跟太尉还有什么误会,可以跟我说说,我跟太尉还是很熟的。”

  你跟袁隗很熟,扯蛋呢。

  肉侍跟外臣都是水火不容,恨不能搞死对方。

  不过许定知道张让的用意,就是怂恿他跟袁家对着干,玩命的干,放手去干。

  “那以后肯定少不了麻烦公公了。”许定也不把话说死,说完就往白虎门外走。

  这个时候张让的四个随从也跟了上来,张让注视着许定从白虎门出去,轻声笑道:“是一个机灵的小家伙,够圆滑……不过咱家喜欢!”

  从白虎门走出来,许定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

  宫中的氛围总让人不舒服,有些压抑感。

  从白虎门出来就是洛阳的金市。

  金市是整个洛阳城的繁华商区,这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想买什么都可以在这里采办。

  所以从这里回曹操给他安排的住处也不太远。

  同时去王家的英雄也更近,许定顺路就去了英雄楼。

  今天王越刚好也在,不过对于许定的到来极为惊诧。

  “伯康怎么有空过来,听说今天是大朝会,商议评定功爵之事。”

  别看王越是帝师,但是这个官有屁事没屁用,像这种大朝会他就不够格参加。

  所以只好闲在家里练剑。

  “是呀,是评定功爵,大家的功劳赏赐都下来了。”许定笑着说道,不过他没有继续讲下去,因为他怕王越有心结。

  总不能高调的说自己一不小心当了列侯吧。

  不过他不说,王越却主动接了话,安慰道:“看来伯康也有些委屈,不过没关系,你还年轻,以后立的功肯定更大。”

  许定两手空空的回来,而且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之情,王越以为朝堂上的那帮家伙故意瞒报了许定的功劳。

  要知道许定可是得罪过袁家,那一拳的销魂,可折腾得袁隗不轻。

  坊间传闻现在这位太尉一爬上女人的肚皮,一哆嗦就完事了。

  这样能不恨死许定吗?

  所以就安慰起了许定。

  毕竟自己熬了这么多年,不也没有什么赏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