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又多了个岳父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又多了个岳父


  第一百三十二章又多了个岳父

  “怎么伯康不愿意。”黄承彦脸色一收,微微板了一下脸道:

  “如果伯康不愿意那就算了,伯康请回吧,我是不会去东莱的。”

  “不是……那个先生,这太突然了,我都没有准备。”许定是真的被黄老先生这样塞女儿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老人家一点预兆都没有人,换谁也会惊讶的。

  黄承彦脸色稍加回转,不过还是严肃的说道:“现在你就可以准备了。”

  许定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有所犹豫道:“先生,你可能不知,我以与伯喈先生之女订过亲了,这怕是不妥当。”

  黄承彦这回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还当是什么事呢,区区小事怎么能难得住伯康,你与伯喈先生之女订亲之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你是侯爷,取一个妻也是娶,两个也是娶不是。”

  我……

  许定这回无话可说了。

  感情黄承彦在这里等着,果然是智谋如他呀。

  都不是易与之辈,中招了。

  “怎么样,伯康给句痛快话,行就行,不行就是不行,莫扭扭捏捏,拿出你行军打仗时的气魄来。”黄承彦催道。

  你老这是赶鸭子上架呀。

  这种事怎么能急得来。

  我跟你女儿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你这包办得有点不像样了。

  后世相亲还要问问有房有车有存款,星座合不合得来,八字克不克。

  另一边的偷听的黄月英的心情同样如过山车,听说爹爹要将他嫁给许定,心里激动得差点失声了。

  同时又忐忑不安。

  许定会喜欢自己吗,他会同意吗?

  虽然他说自己不丑,只是世人的理解有误。

  可是为什么他又犹豫,他又推诿。

  他终究也是像世人一样,对我其实只是同情又或者……

  黄月英发现自己不能在继续想下去了,甩甩脑中的胡思乱想,强制镇定,屏住呼吸倾耳静听。

  “伯康不敢拒绝先生好意,如果月英妹妹不介意,我愿意娶她,我愿意今生今世待如我的家人,愿意宠她爱她,让她一辈子幸福……”既然推不掉,许定索性光棍了。

  人家嫁女儿的都不怕,我怕个什么,我有什么好忌讳的。

  “啊!我愿意!”黄月英听到一半就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了,跳出门房失声叫道。

  此时她的脸上麦色的肌肤也有点微微泛红,眼中噙着幸福的泪水,深情的看着许定。

  “哈哈哈,好事!大好事!我的好女婿,我的好女儿!”黄承彦同样激动的大笑起来。

  终于将啊丑的终身大事搞定了,而且还是讹上了聪明绝顶,诗传天下,武盖绝伦的威远侯。

  “爹爹你,羞死了,不理你们……”黄月英忐忑的心也被巨大的喜悦所承包了,转身就跑了进去。

  “害羞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迟早的事麻。”黄承彦丝毫没有害臊的意思,反而催道:

  “躲什么,直接走了,我们现在就去东莱。”

  “额!先生不用这么急吧。”许定被黄承彦这雷厉风行人作风有些受不了了。

  塞女儿这么急就算了,现在事情定下来了,能不能歇口气。

  “急,为什么不急,万一你后每了呢,早点到东莱早点安心,我可等着抱外孙呢!”黄承彦越说越离谱了。

  许定一拍额头:“先生,我怎么感觉有种上当的错觉,现在我可以反悔吗?”

  “你敢!”黄承彦瞬间威严如怒目金刚。

  “好吧晚辈不敢。”许定哑然失笑一声。

  黄承彦道:“还叫先生?”

  “额……是岳父大人,定儿不敢。”许定回道。

  “哈哈哈,这才对麻。”黄承彦抚须一笑,然后冲房内的黄月英道:“走了啊丑,东西什么的不用带了,到了东莱吃我女婿的大户。”

  钙南之行完美结束,许定带着黄氏父女近回东莱。

  同时一封谢罪表也送到了洛阳灵帝那里。

  信中表示东莱兵出来大半年,辗战多地,早以疲惫不堪,无法在作战,而去不了凉州,故此返回东莱休整,等来年恢复了元气在为陛下征战。

  这封谢罪表当然不会走正常的程序从尚书台递上去,因为那样会被袁隗截留。

  灵帝收到谢罪表后,只是初略的撇了一眼,然后就不在过问。

  其实他并没有真的很想调许定去凉州平乱,那不过是应付大臣们的。

  现在他想得更多的是怎么得到三韩、东濊的财富,听说那里一城就可敌一郡得一州,遍地都是黄金呀。

  这么多的财富,为什么四国只上贡那么一点。

  打发叫花子吗?

  这些都应该是朕的,朕富有四海,全天下的财富都是朕的。

  “来人呀!下旨给四国,让他一个月一次朝贡,恩……还有,将朝贡的贡礼提升十倍,不二十倍。”灵帝说完感觉朝贡还是太少了,不过也觉得一次还是不要加太多,长日方长,我们慢慢来。

  与此同时,洛阳的太尉府,袁隗有些不满的说道:“可恶的小子,竟然又阳奉阴违。”

  有一名官员道:“大人,要不要联名弹劾许定。”

  袁隗摇摇头道:“不用,现在许定正受皇帝恩宠,靠这些是弹劾不下他的。”

  许定以被封侯了,而且被天子器重,在加上许定确实是找到借口不去西凉,正不停的南下剿匪,这方面他也作不了文章。

  那名官员道:“听说现在武陵蛮被州郡兵马击败退进了深山之中,想来一时是安定了,如果没有其它乱匪搞事,这一回他该去凉州了吧。”

  “当然,如果没有其它匪众冒出来,他便找不到借口,自然要听从朝廷的调遣。”袁隗如是说道,心里也在祈祷,那帮黄巾跟泥腿子或是基它南蛮子,别在惹出事来了。

  调许定去凉州,他可是等了许久了。

  “大人不好了,处面都在……”

  一名袁家的小管事匆忙闯了进来。

  袁隗不由怒道:“成何体统,没看到各位大人都在这里吗,有什么事如此急切。”

  那名小管事看了看在座的其它官员,袁隗不满道:“有什么就说吧,这些都是你家老爷的亲密朋友。”

  那名小管事闻言只好说道:“大人,现在外面都在风传我们袁家……传我们袁家将东北四国的朝贡给截留了,说我们袁家跟四国暗中合作,吞掉了四国进献给陛下的大笔财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