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吕布发威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吕布发威


  第一百七十九章吕布发威

  “单于!汉人信上说些什么?”

  左贤王栾提于夫罗问道。

  栾提羌渠摇摇头,冷笑一声:“汉人的并州刺史丁原来了,他让我们退出五原,愿意与我们就此罢手结束冲突。”

  “就此罢手,他说得容易,除非他让出五原,我们还可以暂时罢兵。”左贤王栾提于夫罗同样冷笑一声道:

  “丁原是底气不足,还想用汉人怀柔那一套,单于不能让他腾出时间来,不然他整顿兵马,日后在袭并州,怕是没这么容易了。”

  栾提羌渠点点头,他当然知道丁原想罢兵的意图,一是怕损失兵力,二是想拖延时间,过上一年半载,并州练成强军,到时在打胜负就难说了。

  所以带着众人出帐,然后一指营外的吕布道:“何人去将此人人头取来。”

  既然丁原畏惧他们,那么更要拿出气势威慑他。

  当下有一个匈奴力士催马而出,手里提着一支骨棒,怒目狰狞。

  看这架势便不是好相与,吕布同样皮毛一诈,握紧方天画戟,静待对方杀来。

  “死!”

  那匈奴力士奔到近外,突然雷鸣一声断喝,挥棒砸来。

  吕布神色一凌,虎目一缩,提戟一挑。

  双马半错,只见那匈奴力士整个人腾空后退,然后重重摔在十米开外,胸部被划出一道大口子,鲜血不断涌出,身体抽动几下,在无生息。

  “不怕死的来!”

  吕布一戟斩杀了冲来的匈奴力士,顿时豪情万丈,洪声一吼。

  “杀!!”

  就在辕门外斩杀自己的人,还敢嚣张吼怒,一下子激怒了所有匈奴人,只见数人催马冲出,或提刀,或握枪,或持戟。

  吕布浑然不惧,挥动方天画戟左挑左劈。

  冲来的匈奴人纷纷被斩于马下。

  “哼!你们匈奴都是这种货色吗?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吕布这人内心也是藏着一个嗜血的小人儿,越杀胆越肥,越杀越魔性。

  全然忘了自己孤身一人立在匈奴大营前。

  栾提羌渠、栾提于夫罗等人个个脸色黑如碳。

  汉军欺人太甚了,竟然如此放肆。

  “单于我去宰了汉狗!”

  顿时栾提羌渠手下的大将一个个表示要出战。

  当然他们相当克制,都在征求栾提羌渠的同意。

  栾提羌渠扫了扫手下的大将,然后同实力最弱的几个点了点头。

  那几人纷纷翻身上马冲了出去,只是这些人少的一招,多的四五招便被吕布所败,不是死就是伤。

  “哈哈哈,匈奴人不过如此,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吕布没想到匈奴人这么不经打,冲出来的数十人,都不敌他数个回合。

  弱!太弱了!

  不由更加嚣张之极。

  “单于,让我去!”

  “我去!让我去!”

  “都闭嘴,全给我安静。”栾提羌渠喝了一句,顿时所有人都闭嘴不大言语,不过神色愤怒。

  “都不准出营。”说完栾提羌渠一甩衣袖转身回了大帐。

  匈奴各部将似有不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左贤王栾提于夫罗身上。

  左贤王栾提于夫罗仇视了一眼吕布,似作思量最后将头一别,追着栾提羌渠的身影去了大帐。

  众人只好不甘的叹了一息,跟着都进了军帐。

  “哈哈哈,好!果然是我的麒麟儿,果真了得,真乃虎将也。”丁原见吕布如此神勇,在匈奴大营前连斩匈奴将领,而且杀得匈奴人闭营不敢在战,当真是又惊又喜。

  实在是太喜出望外了。

  万万没有想到,我收个义子竟然有如此神勇,这份大礼直接砸得他有些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了。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杂念的话,就是突然想到许定。

  都说许定神勇无比,力盖霸王,一战打垮了匈奴右贤王部,让匈奴人为之害怕。

  那么自己的吕布呢,直接将匈奴主力,匈奴单于都杀得没有脾气,只敢龟守营寨。

  吕布在谩骂挑逗了几次之后,见匈奴的真的不在出营,于是挨个割了地面上的匈奴尸体,这才催马而回。

  “匈奴不过尔尔!”

  吕布此时真有种英雄寂寞的感觉。

  没想到这匈奴这么不经打。

  早知道自己就不该听父亲的话,早冲出城与匈奴厮杀了,那样根本不用等丁原的太原兵马。

  张杨也没有想到吕布这小子竟然这么厉害,见他回来,恭喜道:“奉先兄弟,果然是人中之龙。”

  “哈哈哈,张都尉客气了。”吕布这人别的不怎么人,但是很好面子,张杨的吹捧很受用,抱拳回礼,独骑走在前面。

  丁原亲自下了女墙,朗声说道:“布儿做得太好了,给为父争了口气,布儿之勇当为天下第一,有布儿,何愁匈奴不败。”

  “天下第一麻!”吕布此时整个人都飘了,嘴里喃了喃,心里也在给自己树起一面大旗。

  我!吕布!天下第一!

  不服!干!

  吕布出场,直接干怕了匈奴人,整个五原城都欢呼雀跃起来。

  一时人人称颂吕布还有丁原。

  一扫因为战事紧张而困城的阴霾。

  匈奴大营!

  大帐!

  众匈奴大将进帐之后,发现坐在上首的单于栾提羌渠手里捏着牛角杯,脚踩虎皮,脸上含着笑意。

  神情竟然与在外面截然相反,一时个个愕然不解。

  “怎么?你们以为我会很生气,需要杀人或是砸东西来发泄不满吗?”栾提羌渠高深莫测的笑道,然后一昂脖子,将牛角杯的酒喝尽,脸上露出无比享受的表情。

  众人更是不解,困惑无比。

  无不暗想,单于是不是疯了。

  “蠢货,区区一个汉人莽夫,值得我们为他生气吗?值得我们费脑子吗?那是弱者的行为。”栾提羌渠轻责了一句,然后又道:

  “那个汉人莽夫是很神勇,力量不小,武艺也不差,但是我匈奴数十万人中真没有能打赢他的人吗?真是可笑,我大匈奴也有猛士,但是不到用的时候,让汉人得意去吧,人在得意的时候最容易露出破绽,老虎打盹会被猎人射杀,你们说现在九原城的汉人在干什么?”

  在干什么?

  当然是庆功,在庆贺,大大肆宣扬他们的功绩,在贬低我们匈奴。

  等等!

  突然不少人好像想到什么,有丝明悟。

  “单于你是故意示敌以弱,让城内的汉军放松警惕,然后……”左贤王栾提于夫罗脸上的愁色也一下子消失不见,开始转为激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