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十九章 名动洛阳

第十九章 名动洛阳


  第十九章名动洛阳

  “叮!恭喜主人收下法正,获得魅力值5点!”

  许定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道:“好了,既然你以拜我为师,那你接下来是要跟我一起去东莱,还是……”

  不等许一说完,法正就道:“师父,弟子当然是跟着您一起去东莱郡,不然怎么孝敬您,怎么接受师父您老的敦敦教诲。”

  “呃!貌似说得很有道理,那就跟上吧。”许定莞尔笑了笑,也不在意了,旋即对典韦道:“伏虎你带着法正,照顾好他,别落下了。”

  “是主公!”典韦领命,然后走过去,一手提起了法正,队伍继续启辰出城。

  法正囔道:“师父,弟子柔弱不堪,念在弟子年幼,可不可以坐马车。”

  许定扭过,斜看着他笑道:“正因为你身体弱,所以更需要锻炼,孔子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所以好生跟着你伏虎叔叔。”

  “我……!”法想了半响貌似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老实跟上。

  郭嘉的年纪最接近法正了,像是找到了新玩具凑上来问道:“法正,你为何要跟着主公去东莱,我可是看得出来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吧,老实交待是不是偷跑出来的。”

  法正看了一眼郭嘉那嘻哈的表情,到是感觉亲切不少,毕竟这里郭嘉的年纪与他最接近,便道:“我听说东莱靠海,心中一直向往大海的波澜壮阔,所以想去见识一下。”

  “呵呵,小法正你这话说得不尽实吧,要知道你郭嘉哥哥可是很聪明的,小孩子不能说谎呦,不然长大了木有***的。”郭嘉挤眉弄眼笑道。

  法正摇摇头道:“我说的是实话,不信我们一起脱裤子看看谁没有***。”

  郭嘉脸色一僵,惊诧了一会,脸然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戏志才与枣祗二人在一旁哈哈大笑,没想到郭嘉也有吃瘪的一天。

  一起脱裤子验***,这个法正太有趣了,太有才了。

  法正才七八岁,小小孩,露***怕个甚,你郭嘉就不行了,这回自食恶果了吧。

  “哈哈哈,不行在让我笑一会!”

  ——————

  互相石害,与法正第一个回合竟然以郭嘉落败尴尬收场,等许定等人出城之后,很快洛阳城的文士界就骚动了起来。

  许定的大名在再一次广为流传起来。

  翌日!前往议政大殿的皇宫正道上。

  群臣见面后纷纷提及起了昨日城门之事。

  “好一个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真是绝了!”尚书卢植走在中间,发出一声感叹道。

  旁边的谏议大夫马日磾道:“这算什么,那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真的催人泪呀!”

  司徒掾孔融道:“要说催泪还属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这个才是可歌可泣,让人感慨万千呐!”

  “我觉得春风不度玉门关这句所表达的那个意思……”

  “哈哈哈前面四首只能说很不错,但是你们没有发现,最后这一首那才叫一个大气磅礴,格局壮丽而且手法极具豪迈洒脱嚣张呢!”太仆杨彪眼光独到的提道。

  孔融等人附和道:“是呀,最后这首也很……只是可惜了,好像这是未成之作啊!”

  卢植有些生气道:“哎!这都怪法正这个小家伙太没有定性了,怎么就不在矜持一下呢,好歹等许定将后面的作完在拜师行礼呀,真是挠人心呀……”

  “咦,这不是廷尉的法季谋吗?”侍中韩说指着后现跟上来的一个中年男子道。

  众人看见法正的父亲法衍过来了,纷纷聚拢过来冲他贺道:

  “恭喜了法左监,贵子拜了少年英雄,文武全才的许定为师,端是称得上一庄美谈,日后怕是要成为典故流传后世了吧。”

  法正拦路拜师,许定张嘴四首边关大漠的绝句诗词,当得起是一件经典的轰动之事了。

  法正的父亲法衍现在是廷尉左监,算是廷尉正的副手,也算是高官了。

  放在后世这就是最高法院的二法官了。

  “呃……这个,犬子顽劣不成器让众位见笑了。”法衍板着一张脸,口气不喜也不悲,很平谈和平。

  法家的家学是法学,学的那一套全是商鞅的那一套律法,秉持的也是公正古板,恪守礼仪,从不敢逾越。

  所以众人也知道这家伙,对他格外有映象,遂也见怪不怪。

  卢植道:“季谋你那儿子到是个聪慧之人,日后成就当不在我等之下,你就别谦虚了,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写封信,让他将许定那未完成的诗作补完呀!”

  孔融也道:“就是呀季谋,赶紧让你家那小子让他师父许定把后面的写上给传回洛阳来,也好解我等的相思之苦呀!”

  “就是就是,这许定有如此才华,在京都的时候我等无缘相会,但他那诗句可万不能在错过了。”

  早在汉帝刘宏张榜说许定造成天下第一的雪花纸的时候,其实众人想就见识一下他了。

  只是这小子有个小瑕疵,这太守的官不是经过孝廉举荐上来的。

  而且年纪又轻,开始众人还不相信真有什么雪花纸呢。

  现在看到许定的才华,无人在怀疑雪花纸,更是想千金求购获取一些用来彰显一下他们文士的高雅气质身份。

  所以思之想来,不由有些痛惜之感。

  “哼!一界黄口小儿,品信低下,故做张扬……”

  就在众人围着法衍的时候,一人冷哼一声走了过去。

  “这是袁太尉,太尉为何?”

  有一个议郎疑惑不解,袁隗这口气好像对许定之事有些不一样的看法呢。

  另一个议郎拉着刚说出声的那人低声道:“嘘小声点,你不知道,许定得罪过太尉吗?”

  “得罪,这从何说起?”

  “哎!听说某日太尉的马车失疯不受控制,眼看要撞到一位貌美如花人姑娘,结果许定跳了出来,一拳崩碎了马头,咳咳太尉那几日可没有在上朝……现在腿脚好像还有些一方便……”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前几天的传说是真的?”

  “什么传说?”

  “就是许定的辽东太守换成东莱太守之事!”

  “这是听谁说的?”

  “当然是张让那斯!”

  “呵呵,阉货……”

  几次在评论区回复都被系统给吃了,这里在回复一次,改签约状态后每天基本更新是2更,不定时加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