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二十章 张宁追来

第二十章 张宁追来


  第二十章张宁追来

  洛阳城!

  洛阳令府中,一个同样只有七八岁的男童啧啧称奇的喃道:“好一个力比霸王的许定,好一个诗文奇才的许定。”

  “瑜儿,在想什么呢?”门外走进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笑着问男童。

  男童道:“父亲你猜?”

  “我想想,能让我聪明绝顶的瑜儿羡慕又有点失神的事,莫非是近来被广为提及的法正拦道,许定五诗之事。”被男童叫父亲的中年男子姓周名异,乃是洛阳令。

  眼前的男童是他的儿子,姓周命瑜。

  “父亲猜对了,孩儿正在琢磨着许府君的诗词,这许府君真乃一奇人也,其才华与其力量,怕是这世上少有人敌呀。”周瑜笑道:“最重要的是,他只有十七岁,那个法正真好命。”

  “怎么瑜儿也有意拜许伯康为师,也想去东莱转一转?”周异戏笑道。

  周瑜也不否认,算是默认了。

  同样的一幕在一家酒肆之中,许定的名字再次被人提及,一众人称奇的同时,也是不无惋惜不能许定这样的人接识,就此错过了机会。

  “许定这小子要不是走得快,某袁公路到是要跟他比个高低,看看他有几份成色。”

  不巧酒肆之中有一桌人就有袁家的两位公子袁绍与袁术。

  这袁术自小好游侠,少年时也是荒唐无比,持剑行走各方,脾气更是骄横无比。

  见众人夸赞打伤叔父的许定,直接将酒樽恨恨掷在食几上。

  酒肆之中的人刚想发怒,质问袁术,结果发现说这话的竟然是当朝太尉袁隗家的袁绍与袁术,顿时咽在嘴间的话又给憋回了肚子里去了。

  与袁术不同,袁绍端坐脸上并为异样,而是捏着酒樽,心中暗道:“虽说我袁家与许定有些过节,若能化解,顺势拉拢,这许定说不得也是我袁家未来的一个助力。”

  区区寒门子弟,只需要向其示好一翻,还不尽入蛊中。

  天下第一纸,你不配拥有。

  到了东莱好好享受一下我袁家为你准备的大礼吧。

  不提洛阳城的事,许定等人出了城,一路向东行,很快旺财加入了队伍之中,引得法正与王服等人又是一阵吃惊,然后啧啧称奇。

  还真是厉害,竟然驯服了一只吊睛大山虎。

  顺着洛水往东很快出了虎牢关,下一程便是荥阳。

  许定见法正这小子也走了这么久,便准其坐上马车。

  当然许定自己也坐了上去,美其名曰监督。

  “谢谢老师。”

  终于可以坐马车了,法正揉了揉酸痛的脚,连声告谢,然后又冲马车上的貂蝉道:

  “当然还要谢谢任姐姐。”

  “好了别说废话了,赶紧上去。”许定轻轻拍了拍人小鬼大的法正一下,将其推抱了上去,自己这才一跃跳了上去。

  “哎,为什么我也是个孩子,却不能坐马车,主公不公匀,不公匀。”郭嘉羡慕的耍起了无赖,摇头叹息道。

  众人看了一眼郭嘉那基本长开的身体,无语不以。

  见没人理他,郭嘉凑到戏志才身边道:“志才你说法正这小子,真的只是想因为仰慕主公的勇武,才拦道的吗?”

  戏志才道:“当然不仅仅是这个,法正此人虽小,却如同奉孝一样人小鬼大,聪慧无比,心思活络,他见到主公,只提英雄楼的事,却半份没说天下第一纸,可见其意不在此。”

  “着呀!他就是奔着天下第一纸来的,这家伙到是会打算,得了个便宜师父,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使用雪花纸,啧啧,这小子不得了呀,这么小就会算计了,长大了还得了,看来我有必要替主公好好矫正他这危险的思想。”郭嘉摸摸下吧,一脸正色的说道。

  戏志才:“……”

  “老师,为何我们不从您来时的颍川出京,而从东边去陈留。”车上法正有些好奇的问道。

  貂蝉也一脸求知的等着许定说话。

  许定说过他老家是沛国焦县,从颍川走过境陈国,路途更近,更方便回老家才对。

  许定道:“你志才叔叔说了,他有一个好友在陈留的平丘,此去东莱当多邀募些人才,所以我们不回焦县了,过了陈留就去济阴郡山阳郡。”

  “哦!弟子明白了。”法正识趣闭嘴也没有在问其它。

  队伍继续东行,穿过荥阳顺着济水从阳武出了河南尹地界进入陈留郡。

  这一日刚踏入陈留,后面跟来一骑。

  骑马的乃是一个女子。

  而且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张姑娘你这是?”

  没有等来法正家的人追来,结果却跑出了张宁,许定不解的看着这位太平道的圣女。

  张宁道:“那个许大哥是要去东莱吧,正好我也有事去青州,这一路上恐怕不太平,所以想跟着许大哥一起过去。”

  这理由好蹩脚,但是许定却不好反驳。

  他是有心不想跟张角扯上关系,但是也只好无奈回道:“那就跟上吧。”

  “谢谢了许大哥,许大哥你真好?”张宁脸带喜色,催马跟上队伍。

  队伍继续启辰,马车上,貂蝉抿着嘴憋了好一会儿,几次欲言又止。

  许定问道:“蝉儿妹妹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没公子?”貂蝉慌忙摇头道。

  许定道:“蝉儿说过多少次了,叫许大哥,别叫公子。”

  “哦!好的公子?”貂蝉依如旧往的回道。

  “……”许定。

  有了张宁的加入,队伍更加的热闹了,相比貂蝉的娇羞低语,对许定毕恭毕敬,小心小心翼翼,张宁更显得大大咧咧,而且很自来熟。

  一副江湖儿女的气质,首先就跟王服混熟,讨论起了武学方面的事。

  接着又跟天生欢乐相的郭嘉也谈得很是爽利洒脱。

  当然更多时候张宁主动找许定有意无意的闲聊。

  许定到也对张宁不算排斥,只是对她那层身份以及他的父亲张角有些微词,这一天快到了封丘,许定叫来张宁。

  许定还是第一次主动跟自己说话,张宁闻言欢喜的跟着他去了路旁的小树林间。

  张宁张望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林间静悄悄的,心里一头小鹿也是蹦蹦跳跳,不由有些紧张,问道:“许大哥,你找我有什么事,这里没人应该可以说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