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借道东海

第二百四十四章 借道东海


  说完陶谦甩袖离开了大厅。

  麋竺微鄂,恭送陶谦离去,脸上显出一丝凝重。

  明天的任务很重呀。

  这要让他如何与许定开口。

  许定如此礼遇他,引为知己,怎么好意思驱逐。

  一夜辗转反侧,翌日麋竺带着五万石的粮食又去了兰陵城。

  这一次,许定不等麋竺过来,在离营十里就带着骑兵来迎。

  子仲见此更加感动。

  见面后只闲聊没敢提许定是否要在徐州占山为王的话。

  不过许定却主动提道:“子仲,这些粮食你拉回去吧,我也不好让你为难,你就告诉陶使君,非我许定贪恋他这些粮草,说实在的,我从袁遗那弄来的粮草还是能够撑些时日的。

  而且非是我不想走,实在不知道往何处走,既然他对我以有敌意,我这就走,我这就带着二十八万的百姓去威远岛。”

  二十八万?

  昨天不是二十三万吗?

  一天爆增了五万。

  麋竺有种不详的预感。

  许定不会是将东海郡西部一彭城国的北部的百姓都吸引了过来吧。

  这样的话,这些地方不会被他弄成空城。

  一时麋竺不知道如何回话了。

  “不过子仲我想请你帮一个忙。”许定突然又道。

  麋竺道:“君侯请言!”

  许定道:“我想请子仲跟陶使君说一说,可否借道让我们从东边近海上船,这样百姓可以少走很多路,而且也不会有继续增加依附百姓的情况,我可不想从琅琊郡走过去,人数达到四五十万。”

  数字对商贾世家子弟出身的麋竺来说太敏感了。

  当然四五十万对谁来说,都是一个敏感的字眼。

  麋竺道:“好!我会帮君侯向主公去提的。”

  很快麋竺返加了郯县,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什么?他要借道往东,从这边上船。”曹宏忙站出来道:

  “主公万万不可,许定一定是觊觎我徐州,此乃假道伐虢之计。”

  陶谦一听,那脸色是唰得黑了,看麋竺的脸色都大为不对。

  麋竺忙道:“主公休要听他胡说,威海侯为了忠直仁义,并无觊觎之心,只是一心想将百姓送走,而且他对主公布政徐州也多有赞赏,还请主公明查!”

  赵昱、王朗也见不得曹宏这种奸佞小人谗言诬告,纷纷站出来挺麋竺,表示许定有君子之风,当不会行如此龌蹉之事。

  曹豹则站出来挺曹宏,表示许定不走就用武力,他的手下将领都饥渴难耐了。

  陶谦一下子又为难了,沉吟了片刻,然后问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典农校尉。

  典农校尉叫陈登,其父陈圭是沛国相,陈家在徐州是最高一等的世家之一,在陶谦这里的份量极重。

  陈登看了看曹豹、曹宏,这二人殷切的期盼他支持他们,毕竟世家同气连枝。

  接着陈登又看向赵昱,王朗等人,同样是目光热切。

  二人是名士,知道陈登有大才,平常也一起坐而论道,谈古说今。

  将众人的目光收到眼底,陈登这才朝陶谦施礼道:“主公,威海侯的名声到是不错,从没有听说他做过不义之事,借道取我徐州恐有不实,不过也不得不防,毕竟他现在缺一块陆陆基业之地。

  当然如果我们恶意的假象一下,我更倾向于威海侯取琅琊郡。”

  说到这里陈登就停了。

  大意很明显,许定还没有吞他徐州之意。

  这次八九成是真的借道过路。

  还有一层威胁,那是他来自世家的天然敌视。

  许定可是世家杀手呀,东莱、北海的世家被他干掉得七七八八,尽管许定的名声好,但仍然不受大部分的世家待见。

  陶谦也不是笨蛋,经陈登一提醒,他才把目光放在北边的琅琊郡。

  如果许定真要图谋徐州,此时应该进入琅琊,停在琅琊郡,趁机吃下。

  琅琊不仅接壤东莱郡,而且东面又是海,确实是许定最佳的突破口。

  可是他偏偏将大部队停在了兰陵城,一点没有进琅琊的意思,这本身就是一种善意的释放。

  “好!我可以答应他借道东海上船,让他回威远岛。”陶谦一咬牙同意了。

  曹豹、曹宏大为失望。

  赵昱,王朗与麋竺大喜,仿佛打了胜仗一样。

  接着麋竺又到许定这里告诉他好消息。

  许定当即命令大部队开拔,然后带着百十骑来到郯县拜访陶谦。

  陶谦热情的接见了他,进城后大摆筵席,到是宾欢主宜,二人聊得也极为投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见气氛极好,许定趁机道:“使君你觉得当今天下大势如何?”

  冷丁被问起这个,陶谦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其它人也停下静听,不知道许定是何意。

  陶谦沉吟说道:“君侯觉得如何?”

  陶谦现在都快六十了,人老成精讲的就是他这种人。

  自然不会轻易发表自己的意见。

  许定也不在意说道:“当今天下乱势以成,董卓挟持天子,将朝廷搅得乌七八糟,顺带着将整个天下都搅乱了,可惜本次伐董未能尽全功,以至于让他逃往了关中,我想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天下会更加动荡。

  尤其是在袁家居心叵测妄图私立天子的情况之后,我想关东大地将会战火四燃,各州郡无法服众,难免起干戈。”

  许定说的这一些,包括陶谦在内,所以徐州的官员都明白,天下崩坏之局以开,大汉名存实亡了。

  接下来就是各方争霸,犹如春秋战国。

  只是众人还是不知道许定想干什么?

  所以陶谦叹了一气道:“君侯说得在理,只是这乱局,哎……”

  老狐狸,这是许定给陶谦的评价,别看陶谦看起来好欺负,很仁善,啥也不董犹犹豫豫的样子,实则精明得很。

  索性许定也不绕圈子了,直接说道:“乱世之中,谋安当为一要务,使君乃仁人恭善,志在稳固徐州,强民富州,实乃人之表率。

  而我许伯康最为佩服使君这样的仁人君子,至出士以来也一直尽心全力为百姓谋福,也只图个维护地方的,既然你我二人都至力于维护地方安稳,不若盟约立誓,也好有个彼此照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