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二百八十章 浮桥之战(二合一)

第二百八十章 浮桥之战(二合一)


  “杀!”

  无数的敌兵冲下来,喊杀冲天。

  张宝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头,面色带寒,果然一切都让马元义猜对了,辰韩国真的玩了一个套,引诱大军深入。

  为了达到目的,连国都都可以抛弃,这一次真的是玩大了。

  好在他听从了劝谏在西岸立了一座营地,只是营地新建,并不算稳固。

  对方到也是果绝,立即出手毁掉他的大营。

  所以张宝的眼眸中全是凝重。

  “反击!将叛军给我杀下去!”张宝拔剑上墙,二千黄黄巾力士,依营墙迅速展开反击。

  他们是黄巾中最为精锐的所在,是当年张角的王牌,个个力大无穷,武艺超过一般人。

  拿上武器他们就是无惧的战士,长枪往外捅去,将冲上来的敌兵一个个刺下去。

  拉上弓弦,一箭将对方射倒。

  但是对方也有弓,有小部分是袁胤支持汉弓,还有一在部分是他们按汉弓仿制的,虽然威力比不上汉弓,但是杀伤力比原来的辰韩国强了不少。

  在加上他们按韦枫的建议使用盾牌配合进攻。

  一时之间到也没有多少伤亡,反而是射死射伤张宝不少人。

  双方互射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不过黄巾力士不本就是精锐力大无比,有地利优势,到是把冲靠近营寨的辰韩国人大量杀伤。

  “扔火!给我烧了汉营……”

  正面强攻,短兵交接不是汉军的对手,战斗了两三刻时,依旧无法突破营寨,委馆与庆山城城邦主下达了一个恶毒的命令。

  硬缸不行,那就用火攻,烧光营寨。

  顿时无数的火求与火把飞进张宝的营地。

  张宝立即指挥亲卫灭火。

  不过他们灭得多,外面扔进来的也多,甚至辰韩的人直接冲到营寨不顾身死,点燃营墙的木栅栏。

  熊熊大火很快在营地内燃烧起来,见火势无法阻止,张宝索信不救了,而是更加坦荡的骑上战马,喝令道:“传我命令,放敌进来,准备血拼!”

  张宝算是明白了,黄巾力士这支精锐就不该这么用。

  他们是进攻的锋利之矛,也是大军中的坚固之盾,是用在刀刃上的好钢,不该用来守营地与对方打填油战。

  要战就堂堂正正的厮杀,反而能发挥他们的优势。

  闻听号令的所有未死黄巾力士立即往后集结。

  “杀!汉军败了,杀呀,砍光他们……”

  黄巾力士一放弃营墙,外面的辰韩国士兵们欢呼雀跃,奋力推到营墙,然后争先冲了进来,准备追砍汉军攻占西岸,砍掉浮桥绳索。

  “全军出击……”

  张宝一声怒喝,顿时一千多黄巾力士往前一冲,长枪一送,步伐稳如泰山,然后一步步加速。

  “噗噗噗……”

  不需要技巧,不需要理会倒下的敌人,总之一往无前,只要手中还握着长枪,就一直往前冲。

  一直冲,将前面的敌人通通刺倒。

  黄巾力士都是力大无穷之人,将冲上来的辰韩国士兵纷纷给撞倒刺穿,枪上有时还串着尸体,依然平举继续往前冲撞。

  辰韩国的士兵冲上来的快,倒下的更快。

  未死的,由拿着刀的黄巾力士砍杀。

  屠戮!

  没错,放弃了营墙的黄巾力士没有了束缚,真正的发挥出了他们的优势,展现了真正的战斗力。

  不断的屠戮,不断的往前。

  杀戮!血腥的杀戮。

  “退……撤出汉营!”

  辰韩国的士兵都被吓坏了。

  黄巾力士的力量太足了,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大力怪,完非他们能比的。

  碰上就是死,倒也下是死。

  一时辰韩国的士兵们纷纷后撤。

  不具身死他们还差得远,黄巾力士也有被受伤倒下的,然后被队友给踩踏而死,但是他们死也没有吭身,也没有乱了队伍,依然让队伍尽量保持整齐。

  他们是张角真正的精锐,真正的王牌,纪律性并不比任何人的私军差,更重要的是他们当年就被洗脑了。

  他们闻令而战,不会害怕,不会胆怯。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西岸夺营失败,当然也不能叫失败,起码他们烧掉了张宝的营寨,半是成功了一半。

  这时络东江的江面飘下无数的竹筏,在最前面的几排上还点了火,上面没有人,这些无人控制的竹筏直冲浮桥而来。

  后面的竹筏全是辰韩的士兵,他们手里拿着短刀,准备靠近浮桥,然后割断浮桥,毁掉浮桥。

  “不好!敌军要毁浮桥,出城……”

  马元义看到络东江面飘下的竹筏,立即带上弓兵出城。

  来到岸边,马元义立即指挥人对竹筏上的辰韩国士兵放箭。

  同时派人上浮桥用竹杆撑住往下冲来的火竹筏,试图将它们掀翻于水中。

  火竹筏只有少数撞在了浮桥上,不过这火基本上并不管用,浮桥大部分在水里,很难烧着。

  它的用用其实更大的吸引了桥上的汉军注意力,分散他们的精力,好让让那些竹筏上跳水潜游过来的辰韩士兵有更多的时间割断浮桥的绳索。

  “杀!”

  与此同时,从山林里钻出辰韩国的二千余士兵,他们杀向了马元义与他的弓兵。

  马元义忙调度人手转身与这二千辰韩国士兵作战。

  这二千人自然是由辰韩国大将军韦枫带领的原大丘城邦队部。

  此时韦枫手中的武器是一把枪,此枪看着粗陋,表面并不是光滑的,而是布满了凸凹不平的小坑,枪体刻着两字驮龙,到是与其枪有点相得益彰。

  “放箭!”

  弓手不断的朝着韦枫等人射去,这韦枫到是骁勇,冲在最前头,挥起驮龙扫掉射来的箭支,几个跃步冲至。

  汉军盾兵纷纷上前一顶想要拦截他。

  韦枫挥枪一击,身法一跃从一众汉军盾兵的头机跳将过去。

  人在半空,他回枪一刺,捅中一人。

  落地一跳,汉军盾兵抛飞落入水中。

  “杀!”韦枫的骁勇带动了二千叛军,他们一个个如狼冲来。

  马元义也是一愣,没想到叛军还有这等勇将,握刀急步冲过去,挥刀一斩。

  “锵!”韦枫闪身一躲,挥枪一刺,马元义忙一挡。

  刀枪一撞立即分离,二人收势在蓄力出击。

  “锵!”

  又是一个碰撞,火星四溅。

  二人接着又是你攻我挡,我进你退,缠斗一处。

  很快二人就交手了五六招,谁也奈何不得谁。

  不过马元义被缠上虽未败却也败了。

  因为他的弓兵正被韦枫的人追砍,大部分战亡。

  没有这些弓兵,水面的十二寨叛军更多的竹筏顺江而下,继续冲击浮桥,很快潜水的叛军就掏出了短刀,在水下狂割绳索。

  不过也有不少被浮桥上的汉军用枪给捅死。

  鲜红的血液一下子染红了江面,一具具尸体漂浮上来。

  马元义见此大急,几乎是龇牙裂目,加大了力量不断朝着韦枫砍去。

  韦枫凭借着身法不断躲避。

  “贼将你是汉人!”

  相缠相杀这十数回合,马元义发现跟他对打的人好像不是辰韩国的人,因为这家伙的穿着与技法武艺套路明显是中原才有的。

  区区辰韩不可能有这样的家传武艺。

  韦枫一枪荡开马元义,冷淡回道:“是又如何?”

  “既然你是汉人,为何要帮贼国叛军!”马元义喝问道。

  韦枫冷哼道:“贼国叛军!帮了便帮了,我便是我,不一样的烟火,不服你杀死我呀!”

  “哼!冥顽不灵!”这是什么混账话,马元义听了肺都快诈了,他黄巾尚且还知道家国天下,民族大义寻投明主,结果这家伙竟然说这样的混蛋话,不由气得他更加频繁的进攻手中挥刀的速度更快。

  不过或许这正是韦枫期盼的,马元义挥刀的速度快了,频频进攻,破绽处然也会更多。

  捉住机会韦枫闪身一刺,马元义来不急回挡,被刺中左肩甲胄护臂,整个身体微微倾斜后退,这时韦枫又是一枪刺来直插中路,以马元义来不急躲闪的速度瞄向咽喉。

  马元义的脑海里以冒出要糟糕的念头,就在这千万一发之际,只见一杆三尖两刃刀从从侧翼袭向了韦枫。

  韦枫只觉得阵恶风袭来,忙回枪一挡。

  “锵!”

  黑枪打断了韦枫的进攻,并在回势之时斜撩一挑。

  韦枫挥枪左右一挡,身法极快的后退了数步,如蜻蜓点水般化解了来者的进攻。

  “布佰你怎么出来了?”马元义定眼一瞧,救下自己的可不是自己手下第一心腹大将东风逍吗?

  出城之前他可是千叮万嘱让他守城的。

  “大帅,我见你部被冲击,不敢不来救!”东风逍也知道自己这算是违抗了军令,不过谁让他忠心耿耿呢。

  老大有危险就算被军法处置也要来。

  就在这时只听哗啦哗啦几声。

  又有竹筏撞在了浮桥上,将本就被割断多处的浮桥给冲垮。

  没了浮桥的阻挡,浮桥上游的水势微微一泄,将浮桥残木给顺走飘远了。

  “哈哈哈!成了!”韦枫大笑数声,终于成功了。

  成功破坏了汉军的浮桥,将东世的汉军孤立阻截在了东岸。

  “受死!”东风逍哪见得了韦枫如此嚣张,挥动三尖两刃刀猛攻。

  马元义瞥了一眼西世的张宝营地,虽见那里火光问冲天,不过喊杀声止,战斗以停,张宝的大旗还稳稳的立在那里,便心知道没事,于是喝道:“回城!”

  听到军令,所有汉军立即撤回城,包括不甘心的东风逍。

  韦枫见马元义果断的退回了城,幽幽一叹:“是个对手,可惜了我的后手。”

  原来韦枫还有第三步棋要步,他不仅想破坏掉浮桥,还想趁机引委馆大军出来救援,然后缠上,让他部署的另一支小队伺机夺城。

  这计划看似有点不太可能,不过他还是如此安排了。

  只是马元义比他想像的谨慎一些,而且也更为冷静,浮桥一断立即退回了城,并没对他展开绝地报复,使得自己的第三步棋无疾而终。

  “大帅,你为何不让我砍死那混蛋。”东风逍觉得只要在给自己几刻时的时间就可能将韦枫还有他的二千叛军给干掉。

  所以大为可惜。

  马元义道:“没有意义,我们的任务是保住浮桥跟城池,确保大军与黄海郡的联通,而不是剿匪杀敌,杀人头领军功是第四军都尉的任务。”

  “浮桥都被……”东风逍还想在抱怨下去,不过很快回过味来。

  不对!浮桥还在……

  另一边韦枫带着人北撤进了山林,众军欢天喜地的回去,三城十二寨的人对韦枫有了微妙的变化。

  见到他都主动见礼问好一声大将军,算是对他的初步认可。

  “大将军!浮桥以被我们毁掉,过江的汉军后路被拦截,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做些什么?是不是该拿回我们的城池了。”永山城的邦主问道,语气也变得恭维。

  韦枫摇摇头道:“浮桥虽然毁了,但是东西两岸皆有汉军,他们还可以重新搭建新的,所以现在我们要拔掉西岸的汉营,将那两千汉军消灭掉。”

  韦枫可没有骄傲自满,脑子冷静得很。

  毁掉浮桥只是第一步,要封锁住汉军后路,西岸必须攻占。

  提到张宝的那两千汉军,委馆城与永山城的邦主脸上像着了蜡一般,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将军!那两千汉军可不好对付,他们的战斗力太强了,今天我们攻进营地都被赶了出来,还死伤了四五千人……”委馆城邦主脸带了一丝怯意,后面的话不说众人也知道什么意思了。

  韦枫没有生气,也没有动怒,微微颔首道:“正是因为他们强大,所以更应该消灭掉,打掉他们不仅能封锁络东江的西岸,更能鼓舞士气,壮我国威。

  还能练就我方强军,以后我方将士以对上汉军,也不会胆怯,也敢硬战,同时可以削弱打击汉军的气势。”

  韦枫对辰韩国的战斗力不敢恭维,虽然有了汉家的精良武器,但是少了那份胆魄与军魂意志。

  打仗还是相当野蛮的往前冲,确实必要的协同。

  所以他想利用这次机会,整合三城十二寨的兵马,彻底完成融合一统。

  同样的辰韩国想崛起,必须将所有城邦的兵马整合一起,完成中央集权。

  散落的部落联盟必须为统一让步,谁挡谁死。

  这一下不光是两城邦主共它十二寨的人脸色也复杂起来。

  要跟汉军真正的精锐拼,这得死多少人。

  韦枫知道这些家伙的老毛病又犯了,站起来道:“不想去的现在可以站出来?我不强求。”

  韦枫的目光梭巡向众人,有一个山寨的人硬着脖子道:“大将军真的可以不去吗?”

  韦枫咪着眼,笑出迷人的弧度。

  下一刻!

  “噗!”的一声,一大滩血洒满砂砾。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