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三百二十章 覆灭(二合一)

第三百二十章 覆灭(二合一)


  “大帅,两翼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一但两翼彻底溃败被打得大乱,我们中军也难保!”有一个高句丽人开口提醒道。

  廷优道:“调集所有刀盾兵往两翼去,给我挡住,一定要挡住汉骑。”

  “诺!”

  各高句丽将领忙将所有刀盾兵调向两翼阻击汉骑的不断冲撞践踏。

  骑兵的优势是什么,是速度。

  只要挡下来,卸掉汉骑的速度,那么汉骑就是待宰的羔羊。

  他们高句丽就还有反胜的机会。

  茫茫七万大军中临时抽调互不同属的兵马,是一件极为闹心的事。

  别说是高句丽这种纪律性并不算高,没有什么协同配合的部队。

  就是东莱方面,就是许定来做,部队也容易搞混乱。

  别看刚才许定与徐晃、韩当等人配合默契,各部机动灵活。

  但是他们的人只有五千,而且还都是骑兵,运动起来较为方便,所以才能调运自由。

  况且成军这么久了,鬼知道他们之间演练过多少次。

  要知道许定的各都尉成军都有些年头了。

  各将与士兵之间都熟悉都不能在熟悉了,参加的大战不知道多少次了。

  全是老兵老将。

  所以廷优的这道命令下去,整个七万高句丽大军全乱了。

  乱轰轰一片,往两翼去的,从两翼退下来的,压根就不可能顺畅的交换替补。

  何况现在许定与韩当等人还在不断的冲击踩踏,像削苹果皮一样,一层一层的带走高句丽的将士性命。

  “机会来了!加速!”许定发现高句丽整支大军都乱了,这意外着什么。

  这代表着骑兵真正的作战良机到了,于是他拿出了自己马匹上没有动用的弩箭,然后朝天连扣三下。

  三支令箭飞向空中。

  这些都是信号箭,带着长啸之声。

  “不好!上当了!”

  听到许定射出的三支令箭,虽然廷优不知道汉军的这个军令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已方所有将士乱成一片,他以经后悔了。

  他以经发现自己被汉人调动了。

  被汉人牵着牛鼻子调动了起来。

  “轰轰轰……”

  果然这时他们的身后一支铁骑杀来,轰轰尘土高扬,仿若一条土龙倾吞而来。

  这是黄忠带着一千第三军都尉的将士杀来。

  进入乐浪的骑兵,一共是六千多。

  刚才许定只是投入了五千多,还有一千由黄忠率领没有下场。

  一直在蛰伏!

  廷优并不知道汉骑的具体数量。

  一千人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许定有心隐瞒,他当然看不出端倪。

  这一千骑就是在等机会,在等高句丽大军集体混乱,然后杀出来。

  如果高句丽大军没乱,许定没有找到机会,撤退的时候,他们可以提供掩护与救援。

  现在情况朝着许定预定方面良好发展,所以他们出击了。

  这一千骑跟着黄忠直接冲向廷优的中军,拭图阻拦的高句丽将士,都被无情的撞飞踩踏而亡。

  中军所有刀盾手都被调向了两翼,此时廷优的中军相对汉骑来说就是不设防。

  黄忠手握盘刀,不停的挥斩,斩杀一个又一个视线前的敌人,众骑直奔向廷优。

  “大帅!快撤!挡不住了!”

  大军以乱,根本拦不下汉骑了。

  今天他们十万大军对战汉人六千骑败了。

  败局以定。

  无法拯救了。

  所以有高句丽的将士让廷优赶紧撤。

  廷优是王太弟,是众望所归的未来王位接替人。

  故国川王伊夷谟没有子嗣之前,他不能出一星半点差错。

  “没用了!不用退了,跟汉军决死一战吧,我身为大高句丽的统帅,岂能临阵脱逃!”廷优知道一但退了,一但撤走,那么就真的输了。

  那时面对的是汉骑不断的追击绞杀!

  最后能逃走的将士有多少,他无法估计。

  与其这样,不如跟汉骑彻底死战到底,汉人有一句话,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就算拼得全军覆没,也不能让汉军好过,也要蹦掉他们的一颗虎牙。

  “大帅!”

  一众高句丽将领依然死劝。

  廷优想死,他们不想呀!

  只要逃回高句丽,依着高句丽的地理优势,钻进深山老林,以后他们还有机会。

  没必要跟汉人在这里打绝种战。

  汉人这么多,区区六千,你就算耗光了,他们还有成百上千个六千骑,还有无数的军队。

  这个时代打仗,本身拼的就是人口基数。

  大汉人口太多了,多到让四周的满地戎狄都绝望与羡慕。

  所以拼消耗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当然在死亡面前廷优并非是无畏的。

  当黄忠不断突入,直冲这边杀来,无入无人之境,中军开始逃散,如雪崩一样越来越剧烈的时候。

  廷优还是感受到了害怕与恐惧。

  “噗噗!”

  廷优的护卫们一个个接一个的倒下,依然无人能阻挡黄忠,近了近了。

  骑兵的速度何其快,刹那杀至。

  廷优本想鼓起勇气挥刀与黄忠相抗,但是真的等黄忠杀至的时候,他却催马躲过去了,一众将领更是离开了大旗避开了黄忠的锋芒。

  相比廷优,黄忠更在意高句丽中军的这杆军旗,更在呼廷优的大帅旗帜。

  茫茫如海的人潮中,即使他杀了高句丽的统帅,斩杀了高句丽无数的将领,也不如一杆旗帜斩倒更能打击对方的气势与最后一点抵抗之心。

  “咔”的一声,高句丽的中军大旗被黄忠一刀斩断,然后斜向一旁,重重砸了下去。

  “高句丽统帅以死,杀!”

  “高句丽统帅以死,杀!”

  一千将士齐齐高呼,在喊杀如朝,纷乱的战场上显得格外的突兀。

  不管是高句丽人还是许定等人都朝着中军的位置看去。

  果然,原本应该是高句丽统帅廷优所在我位置以被黄忠的骑队踏破。

  代表着统帅的战旗没了。

  旗帜就是方向,就是意志,就是信仰。

  旗在人在,旗亡人亡。

  大部分的高句丽人都不知道廷优还没死。

  但是大旗倒了,那就证明廷优死了。

  不死的话,大旗怎么会没了。

  主帅都阵亡了,这仗还有打的必要吗?

  谁还能引领我们继续战斗,谁还能带领指挥我们阻挡汉人的铁骑。

  黄忠斩断高句丽的中军大旗,也不追廷优,而是继续深入,打穿中军,将以然混乱的高句丽大军搅得更混乱,为许定与韩当等人创造更有利的战场环境。

  朝鲜城下!

  数骑奔至!

  “传我主之令,高句丽大军以乱,请朝鲜城的将士出击!”

  这是许定部的人。

  接着又有一员来自带方城的将领道:“我带方城三千兵马以至,请洛将军一同杀敌,共灭敌酋!”

  城上的守军认得带方城来的将领,纷纷将目光投向朝鲜城最高统将洛袭。

  这位被推举出来的洛将军年龄在三十五六岁之间,他跳望了一眼战场,拔剑道:“兄弟们报仇的时候来了,出城,将高句丽蛮夷通通留下!”

  众将纷纷下了城头,集合各部一共八千兵马。

  打开城门,一部分冲向了战交的战场,一部分攻打高句丽的大营!

  “撤!”

  整个战场被冲击得七星八落,各部冲散打乱,面对着汉骑不断的来回冲撞践踏,此时不用廷优下令,所有高句丽将士都开始向四周溃逃了。

  廷优息也没有了前面那种绝死一战的勇气,带着人往东逃。

  一口气跑了十多里,廷优等人残军为之一庆,因为汉军骑只有这么多,虽然击败了他十万大军,但是漫山遍野的逃,汉骑能追上多少。

  就在他们庆幸的时候,突然前方道路上杀出一支汉军!

  “蛮夷哪里逃!”

  东莱军旗,李字将旗,还有无数的汉军冲杀出来,杀得廷优残部死伤无数。

  廷优等人吓得忙转向北逃。

  逃了小半日,尽黄昏之时,前方突然又杀出一支汉军,还是东莱的战旗,同时还有典字将旗。

  “蛮夷哪里逃!”

  跑了一天的廷优与一众高句丽将士,此时早以丢盔弃甲,筋疲力尽,哪里还是等待许久的典韦等人的对手。

  稍加抵抗,很快被斩杀殆尽。

  廷优本人也被典韦两戟给劈了。

  就这样,典韦在北边、李乾在东边。

  不时有高句丽的溃兵往他们这里撞来,拦截了整整一天,二人所部斩杀了不知道多少了。

  直到许定等人的汉骑在各地游弋来回梳理,将逃不走的高句丽大军杀完过来与二人汇合,这场围杀才算结束。

  各部不断返回,杀敌太多了,众人也没法去一一统计。

  不过可以估算,围攻朝鲜城的这总数十二高句丽大军十一万战死,逃走的不会超过五千人。

  因为有很多投降了,不过投降的也被汉军斩杀了大部分,只剩下五千俘虏活着。

  这些俘虏用来打扫战场,填埋尸体干苦力活,之后也会全部发配矿山挖矿,变成永久的矿工。

  这是一场大胜,值得全城欢呼,全郡庆贺。

  不过许定谢绝了朝鲜城军民的感激与宴请。

  “各位,我东莱将士暂时就不入城了,黄海郡还有二十万的高句丽大军,黄海郡还需要支援,等消灭了高句丽大军跟捉活了袁胤还有高句丽王,那时我们在相庆不迟。”许定不能在耽搁了,当即要带着大军往南而去。

  朝鲜城与带方城的军民纷纷喊道:“君侯,你帮了我们乐浪郡,我等愿意相助君侯痛击袁胤,请君侯带上我们一起南下。”

  “你们真要去,要知知道这是我与袁家之间的事,你们一但插手,意味着跟袁家也决裂了。”许定问道。

  “君侯,从我们阻拦袁氏门生入境开始,从高句丽大军攻打乐浪郡开始,我们与袁家就以是血海深仇!”朝鲜城的洛袭铿锵说道:

  “君侯仁义,我等皆知,我乐浪郡愿意并入威远岛与东莱,愿意为君侯出征讨贼。”

  “我等愿意为君侯出征讨贼!”朝鲜城与带方城的一众将领齐齐参拜道。

  许定看着众人,微微颔首道:“可以,我许定真诚的欢迎你们随我一起南下讨伐蛮夷与袁胤,至于乐浪郡的未来,何去何从我想等打完这一仗在议不迟。”

  许定并不想做那种挟恩自重的人。

  带方城与朝鲜城的的意志并不能代表整个乐浪郡,哪怕他们各城之间有互保协议,彼此守望相助,看似一体,但夫妻还分雌雄,父子还明算账呢。

  所以现在稍带上乐浪郡,许定觉得并不是最好的机会,打完消灭了高句丽跟袁胤,真正的大势形成,那时整个乐浪郡自然没有人在会有异议了。

  所以这一次许定只要他们的兵马相随。

  两城凑了一万,与许定的一万多大军合计两万之众齐齐南下。

  ………………

  两前天!

  黄海郡,汉城!

  自史阿与徐影夜探追踪袁春查到高句丽十多万大军潜伏城下之后。

  袁春与高句丽王伊夷谟都明白,行踪以然暴露。

  所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人,反正城内的暗子也以暴露,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所以第二天天亮之后,立即将汉城给围了。

  当然他们没有立即攻城。

  与其它三国的合作不同,跟高句丽的合作,袁胤派出了工匠,为高句丽攻城大军打造了各种攻城器械。

  二者可以说是深度协作。

  虽然袁胤有防止技术泄露的意思,但是在伊夷谟眼里,这不过是随时可以撕毁的纸而以。

  工匠进了他的大军,他不放人,这些人还能走得了吗?

  别说工匠了,就是派人协调关系,保障联络的袁春,在没有他伊夷谟的准许情况下,也休想溜走。

  所以这是变相的技术输出了。

  有了这些工匠,高句丽以后不仅可以打造出攻城器械,还能打造出其它军械,使高句丽整个兵甲装备提高一个档次。

  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带十五万人来打汉城的一个原因。

  风险与机遇并存,想拿到袁胤的这些技术资料,就必须付出代价。

  袁家究竟想打什么鬼主意,伊夷谟不在呼,因为他这边有二十万大军,乐浪郡也有二十万。

  袁胤想搞鬼,不介意南北夹攻先灭了他。

  当然现在二人之间是蜜月期,没有一点利益冲突,只有共同的敌人。

  “大王,南部没有一城带兵来支援汉城,所有城池县镇,都收缩固守了。”高句丽派向南边的探子返回来禀告道。

  伊夷谟不解的问向袁春:“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没有其它城池派兵来救府城,来救他们的太守!”

  原来伊夷谟等人想一边打造军械,然后伏击歼灭南部各城来驰援的汉军,这样消灭了各城的有生力量,以后攻下南部的时候,可以少很多麻烦与阻力。

  袁春摇摇头道:“不清楚,按理来说,他们不应该这么漠视,程昱在黄海郡的威望极高,很受各城各县官民的爱戴与支持,不太可能坐视不理,也许是他们还没有出发,或者是想聚合一起在出发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