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小乔遇劫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小乔遇劫


  翌日起来,许定在看悟空跟五彩石,并无异壮,看来这石只有晚上有月光时才显得怪异。

  接下来许定与十名亲卫顺着河水往上寻找水的源头。

  据记载,源头上是一道瀑布,水从石洞流下。

  又爬了一天,许定等人终于找到了瀑布。

  果真是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

  冷气分青嶂,余流润翠微。潺蔽名瀑布,真似挂帘帷。

  众人拍手称扬道:“好水,好水!”

  原来此处远通山脚之下,直接西面大海之波。

  “小六扫描!”

  许定立即使用了小六,小六扫描之后告诉他道:“主人,瀑布之内确实是一个山洞人府,有寒铁为桥,巨石为门,虚掩通道。”

  许定嘱咐众人道:“这瀑布之内有一个山洞,你们在外面侯着,我进去瞧瞧!”

  吩咐完,许定纵身一跃,穿过水瀑来到洞桥之上。

  稳住的身体在抬眼一看只是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锅灶傍崖存火迹,樽罍靠案见肴渣。石座石床真可爱,石盆石碗更堪夸。

  又见那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象个人家。

  走过铁桥进到洞府大厅,只见厅上正位的顶上镌刻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十个大字。

  接着许定又探查了四周,发现后面还有一个小厅,厅后又通一道石门,石门还通一条道,尽头是一口泉井,除了甘甜美味解渴,到是在无什么奇处。

  探查完了,许定钻出水瀑,看了看天色,众人在外又夜宿一晚。

  翌日继续爬山往上搜寻。

  越往上走空气中的水气越重,迷雾重重,植被也开始变得低矮,不过更加葱绿。

  “主公,在这样走怕是要迷路了。”视距离越来越短,要不是带站绳索,十名亲卫早就失联了。

  许定因为有各种特能,到是不会迷失方向,不过抬头往上一瞄,什么都看不到,山究竟还有多高,他也不清楚,不过地势更加陡峭,想了想他也放弃了攀爬,打道回府了。

  西游记里的花果山其实并不高,但是现在的花果山高到看不清,难以攀蹬,许定不免疑窦重重。

  “下次,等做好了准备,有了时间我在来征服你!”

  ……………………

  淮水!

  大小乔自离了皖县,先从东门而出,往东而走,然后转道向北而去。

  先后经过数县过境九江郡,欲渡河去徐州。

  这一日她们搭上了一艘货船,划行在淮水之上。

  大乔领着小乔对一个同样只有八岁左右的女童道:“谢谢你了步妹妹,要不是有你们家的船,我们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

  大小乔二人辗转多地,两个柔弱的女子一面要赶路,一面还要花点心眼耍调后面的追来的孙策等人,也是疲惫不已。

  现在有船可以直接载着他们进入徐州,然后经游水直达东海郡的朐县。

  朐县现在有东莱的人马在招募流民百姓,大肆采买物资,所以步家的商船正好也要去哪里,于是顺手就带上了乔家姐妹。

  “大乔姐姐客气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此回淮阴,有你们一路陪伴正好有人说说话,不会乏闷。”步练师弯弯的月牙浅笑回道。

  “不好!有船……”

  船上的船工跟船长们纷纷苦叫了一声,大小乔跟步练师等人这才注意到,从下游的岔路口冲出十多条船,接着从上游的芦苇荡深处也冲出五六条船。

  这些船一下子将三条商船给团团围住了。

  “船上的人听着,我们只劫东西不伤人,不要反抗,否则刀箭无眼,伤了人我们可不负责。”

  船上游一条较为大一些船上传来威慑的话语。

  此时三条商船自然明白了,这是碰上了水匪,他们被劫道了。

  “小姐,现在怎么办?”船长跟船工们拿不住主意,护卫们也心慌了,拔出刀箭,拿出弓弩警戒起来。

  步练师到是没有慌张,问向负责此事的总管,那步家总管道:“按他们说的做吧,打起来了我们不占优势,逃不掉的。”

  “可是小姐在船上,万一……”

  有一个忠心的奴仆不愿意束手投降。

  步练师道:“按房叔说的做吧,货物丢了可以在采买,不过是损失些钱,要是人都损失了,那就不好了。”

  “哎!小姐仁义,是我等无能!”一众护卫不甘的叹了一气。

  步练师接着对大乔道:“大乔姐姐看来是送不了你们去朐县了。”

  商船被劫,货物一空,船只能回淮阴,顺水带一带没事,步家不可能专程派船送大小乔去朐县。

  明白这一点的大乔道:“麻烦你们了,能带着去淮阴以是不错了,进了徐州路程也近了很多,这段时间我跟妹妹正好休息一下。”

  众人对话之际,水匪船只靠了过来。

  这些人到也规矩,商船没有反抗,他们也没有张弓拉弦,刀剑都收了起来。

  靠近了跳帮上船,那头目抱拳道:“对不住了各位,生活所迫,搬完东西我们就走,还请报个名号,日后你们在过这片水域,我们只取十分之一的钱货。”

  呃!还可以这样!

  这等于是变相的交保护费了,第一次算是孝敬,以后就交点过路钱,步家一众人面面相觑。

  不过那房管事也抱拳道:“好说!好说,淮阴步家,各位豪杰镇守这片水域是应该收些辛劳费用。”

  行商走南闯北,其实这种事见得不少,所以这房管事也不觉得惊奇了。

  只要维系好这个关系,以后走这一片平安是有保障的。

  官有官道,匪有匪行。

  只要按规矩办事,那就没有问题,大家你好我好才是真的好。

  灵活变通方是行商之道。

  不过房管事懂这个道理,但是大小乔跟步练师却未必懂。

  大乔偏于文静婉约,自然不会惹事。

  步练师也极会尊重人,有房管事出面,她也不会乱作主张。

  但是小乔更活泼,心性未定,走出两步对着水匪头目道:“喂!说得好像你们很守规矩一样,既然有这等本事在水上撑能,为什么不去打那些坏蛋,欺负老百姓算什么好汉!”

  这水匪头目一愣,没想到谈好的事情,突然冒出一个小丫头出来横插一嘴。

  遂面露不悦道:“小妹妹你这么对我说话不怕我将你丢下水去。”

  “哈!谁怕你,你要是敢将我丢水里去,我让威海侯打你,将你们这些水匪通通剿了。”小乔扬起头颅,扯出许定这张假虎皮壮胆。

  许定是威海侯,天下第一,威名赫赫,报他的名号应该别人要给面子吧。

  反正本来他跟姐姐就是去东莱,提前用用他的名号也没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