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三百五十四章你果然拿到了玉玺

第三百五十四章你果然拿到了玉玺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些黄巾贼引伯康前来顺降是真,但是打我北海也是真,若无将士们奋勇守城,怕是剧县也多有不保。”孔融边走边道:

  “况且我不只向伯康你一方求援,州府方面也差人过去,只是……唉,不提也罢!”

  临淄到剧县的距离是黄县到剧县的三分之一路程。

  所以孔融对青州刺史焦和也是颇有微词。

  那家伙拥兵十万之众,接过了铁血刺史黄琬的好底子,兵甲无数,钱粮具丰,但是却懦弱无能,连区区黄巾都干不过,甚至不敢打,十万大军龟缩临淄附近,你说气人不气人。

  所以孔融的求援入泥入大海,毫无音讯,连差使都被扣着没有放回,孔融自然有怨气。

  青州现在变成一个烂摊子,黄巾军势大,焦和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呃焦刺史麻,不提也好!”对这位倾向于袁绍的青州刺史,现在青州名义上主人,许定也没什么兴趣。

  进了太守府,孔融备下酒菜,与一众文武举杯致谢许定。

  不管怎么说,许定是远来驰援,解决了十万黄巾围城的大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也聊得差不多了,或许是孔融也喝得有些多了,他站起来,亲自为许定斟酒,然后问道:

  “伯康我有句话想问你。”

  许定道:“文举有何事尽可问来。”

  孔融道:“董卓污蔑你,说你攻破洛阳之时,藏匿了传国玉玺,我想问你,这是真的吗?”

  瞬间,北海国的文武们全都停下了交谈与放下了手中酒樽,目光注视着许定。

  心里却一个个在感叹,自家这位府君还真敢问呀。

  这就不是一个当官的料。

  这种私密之事,就算要问也应该找个无人的场合悄悄的拭探。

  许定站起来,扫过一众的脸,然后目光回到孔融这里,此时孔融虽有醉意,但是目光灼灼。

  许定面不改色的回道:“没错,我攻破洛阳之后,是捡到了一方玉玺,至于是不是传国玉玺我就无法确认了,如果文举想看,随时可去东莱。”

  竟然是真的!

  许定真的拿到了玉玺!

  轰!

  北海国的文武们全都面露震惊之色。

  诧异不已。

  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许定竟然承认了。

  他竟然没有否认。

  就是孔融也错愕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回来。

  许定真的捡到了玉玺。

  “哈哈哈,好!好一个仁义无双威海侯,你果然拿到了玉玺,你竟然没有否认。”孔融失声大笑了三下,指了一圈手下们,然后转回到许定: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伯康够坦率,名不虚传!”

  孔融树起大拇指,一脸的赞许。

  许定到是有点看不懂孔融了。

  孔融这人为人性格偏直,性高气傲,不通圆滑,喜形于色,好议政天下,思想较为空乏,属于那种理想主义者。

  所以才会当着手下的面,借醉直接寻问许定玉玺之事。

  现在听到许定直接了当毫不避讳的回答,更是直接称赞许定的这种行为。

  所以在许定看来,孔融的性格就是有点怪异。

  “那文举接下来准备怎么做?”许定觉得孔融性格是有些问题,不过脑袋还不至于有问题,他肯定是有些原由的。

  孔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说道:“伯康以广阔的胸怀,坦荡的承认此事,可见行事为人都值得融跟天下人敬佩,我自任北海国相以来,虽然操尽了心思,但是北海国的实际情况并没有得到什么改善,百姓依旧困苦。

  十万黄巾围城,而无力战退,这是我的无能。

  伯康昔日也遣人接管过北海,治理妥当,民丰郡实,百姓安乐,治下太平。

  所以今日我想将北海托付给伯康,让北海重现昔日繁荣。”

  呃……

  北海国的文武们感觉都快疯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

  今天我们的感观一次次被唰新。

  十万黄巾围城并不是真的要打剧县,而是引许定过来,好顺势投降。

  许定以然占了天大的便宜。

  世上还有这等好事。

  他们是嫉妒得不行了。

  接着府君大人当面问许定有没有拿传国玉玺。

  他们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真怕许定跟孔融闹掰打起来。

  结果许定还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了。

  更哭笑不得的是,孔融不骂反赞,最后还要将北海国送回给许定。

  这是什么逻辑!

  这是什么世道!

  “怎么伯康不愿意?”孔融打了个酒嗝问道。

  许定一把夺下孔融手中的酒杯,然后对北海国的一众文武道:“如果文举这些不是洒醉之言,我便当真了,你等可有异议!”

  北海国的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他们也表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盼着一个人能出头,不管是反对还是同意,好歹能站出一个领头的。

  孔融手下第一猛将武安国想出席,但是见孔融没有下文,也只是呐呐一声坐下未动。

  良久孔融转过身来道:“我没有醉,这是我的本意,伯康治理州郡比我更擅长,我希望你们也能遵照我的本意行事,日后好辅佐伯康,治理好北海,莫在让百姓流离失所了。”

  众人还是面面相觑,寂静无声。

  这时武安国站了起来,扯着粗嗓子道:“主公有令,我们当然要遵从,你们还磨叽什么,难道你们不愿意威海侯这样的仁义君子治理北海。”

  武安国是孔融的死忠粉,所以很不爽其它的文官武将们不给回应的做法。

  众人被武安国一个武夫给喝骂了一句,脸上顿感火辣羞愧,纷纷回道:“我等定遵从府君之令迎奉君侯!”

  许定道:“都起来吧,我这里规矩最简单,愿意随我一起将北海建设得更美好的留下,我会酌情重用。

  不愿意的也不强求,你们想离去另谋它处的我会派人礼送你们离去,并可以提供护卫。”

  “君侯仁义,我等叹服!”许定将话说到这里,众人还有什么好说的,纷纷赞道。

  既然北海换了新主人,宴席便就此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