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限定成婚年龄

第三百六十一章 限定成婚年龄


  不过蔡琰却并未生气,哪怕蔡贞姬的衣领被撕碎,好似有点暴露。

  哪怕小妮子的身材很好,一般男子都想占有,但是她明白许定跟蔡贞姬各自的秉性。

  冲着许定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蔡贞姬的脑袋道:“贞姬这回你玩过火了,在玩下去,你姐夫以后真的不会疼你了,回房换件新衣服,我找你姐夫有事。”

  果然还是媳妇理解自己,真是贤惠,许定露出赞许的目光。

  “夫君你还不出来,还要待在里面多久。”蔡琰接着嗔怪一声又对许定道。

  “呃!”

  许定摸摸后脑,赶紧出来,不管怎么说进蔡贞姬的闺房是有不妥,一时之间忘了这茬。

  “姐姐你一点趣都没有,哎,命苦的我。”蔡贞姬知道骗不了自家姐姐,只好捂着胸口与许定错过去进了房。

  得!这丫头还知道害羞呀,这回怎么不让我看了。

  门关上了,蔡琰这才数落许定道:“夫君,你明知道她胡闹怎么也不制止一下她,在这样下去,谁敢娶她。”

  许定拉着蔡琰的手往庭院走去,边走边道:“听说岳父想将她许给泰山羊家续弦?”

  “什么?!”蔡琰微微一惊,这事她还真不知道。

  旋即眸光闪过异光,这才明白今天小妮子出格的举动了,无奈摇头。

  然后问道:“那夫君你的意思是不同意了?”

  依许定的脾性,估计不会赞同这门亲事。

  许定道:“当然,贞姬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亲妹妹一样,我才不会让她跳进那个火坑!”

  羊家是泰山郡的几大世家之一,说起来这个世家跟东莱也并无什么交情与往来,离着东莱这么近,这么多年了也不见有一个羊家子弟,哪怕是旁支庶子都没有派一个人来。

  换书到是最为积极。

  历史上羊氏一族就是靠着先吃孔家,后吃蔡家崛起的。

  日后东莱挺进兖州,第一站势必就是泰山郡。

  所以羊氏一族以后会是重点打击的对像。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许定都不想蔡贞姬嫁过去,省得日后不好相与,伤了蔡家的情面。

  “那夫君可有意属对象,否则父亲那里怕是不好更改。”蔡琰问道。

  如果可能,她当然也不想自己的妹妹嫁给别人续弦。

  这事说出去总归有点不好听。

  “暂时没有!”许定摇摇头,这匆忙间他上哪给小姨子找个合适的归宿。

  “要不……算了!”蔡琰瞄了一眼许定的英俊脸庞,话到一半摇摇头没有在提及下去。

  许定并没有在接这个话题,反而是想了想道:“其实她年纪还小得很,在过几年提及婚嫁也不迟,我看等她过了十六在谈此事吧。”

  蔡琰停下了脚步,有些明悟的说道:“夫君是不是还有其它考虑。”

  许定抚摸了一下蔡琰的秀发,轻轻一捋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琰儿,没错,我想趁这事立一条法规,改改我大汉早嫁成婚的坏毛病,以后凡不过十六者,女子不得成婚生孕,违者重罚。”

  在大汉嫁得早的十二三岁就初为人妇了,许定早就看不贯这变态的做法了。

  十六岁他都觉得还是小了,最好是十八以上。

  所以这还是他综合考虑之后的限制年龄,毕竟这个时代还是需要早婚来提高人口,平均寿命只有二十多岁的大汉,限定到十八岁,怕是会引起极大的反弹,不利于法规的施行。

  现在十六,以后慢慢十七、十八提上来,循序渐进方才是正道。

  蔡琰微愣,旋即说道:“夫君这是不是就是你常提及的,女子成婚过早,容易造成生孕困难,难产而亡,甚至一尸两命的现象。”

  许定望着蔡琰那隆起的大肚子点头道:“没错琰儿,当初我迟迟不愿意将你娶过门就是怕发生这样的事,你知道从古至今女子死亡率最高的是什么吗?是生育难产,还有早育之后引发的各种身体病变跟后遗症。”

  所以在这个时代就有一种说法,生育就是走一着鬼门关,孩子的生日往往是母亲的祭日。

  “可是此事怕是极难被世俗接受,强行立法恐怕会引起百姓的不理解与惊慌。”蔡琰摸摸肚子在看看许定,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有这样一个体贴的夫君,是她的幸运。

  许定搂着蔡琰道:“在难也要做,因为这事是功在当下,利在千秋,性命攸关的大事,如果做成了,这会减少多少家庭的悲苦离愁,挽救多少人的性命,同时也是变相的增加人口,是一件大事,不管是于家于国于天下……”

  许定与蔡琰一起离去,在房门口一直偷听的蔡贞姬泪眼朦胧,通过缝隙一直等到许定二人的身影真正消失这才轻声喃道:“姐夫我就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最好的男人了……”

  下午时分,许定准备在家里备上酒菜找蔡邕好好聊聊,结果法正过来了。

  见到许定,这小子主动认错道:“师父!我私自回了东莱,请你责罚我吧!”

  许定饶有意思的盯着他,问道:“孝直,你回东莱之后都见过谁了?”

  法正道:“我去东莱学院学过父亲跟蔡大家跟郑公了,还见过了贞姬妹妹。”

  “孝直呀,你是不是忘了谁?”许定坐在那里没动,提示道。

  法正认真的想了想,在黄县的人,他都见过了,遂摇头。

  “哎!贞姬开始说你是一个没良心的人,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没良心的,旺财被你们骑过多少回了,结果你们一个个长大了就忘了它。”许定失望的叹心道。

  呃!

  旺财!

  法正哭笑不得!

  师父你老能不吓我吗?

  好像还真把它给忘了。

  但是旺才这家伙没事就跑进阳丘山上,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呀。

  “旺财呢现在不一样了,它的体格变壮了,两颗前牙长出嘴来有半尺多长,既然你说要罚你,那你就去阳求山把它叫回来,然后带着它滚去汉东都护府,这两年内就给我待在那里。”许定没好气的挥挥手道。

  带着旺财去汉东都护府!

  那里都是森山老林,待两年不得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