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曹操的奸

第四百五十二章 曹操的奸


  “威海侯借道要去河内,最近袁绍一直在对黑山军动手,我估计他是跟黑山军有所联系。”多余的也不用曹操说了,许定的一个老婆就是张角的女儿,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

  许定一直善待黄巾降部,这黑山军本就与黄巾同出一源。

  这其中的关联,想不让人猜出来都不行。

  “如果是这样,到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威海侯亲自前来说明才好,而且……主公我们不能总是看着人家吃肉,自己不喝口汤吧!”程术突然露出一丝坏坏的笑。

  黑山军号称百万之众,许定得了实力必然大涨,借道东郡,不给点借道费说不过去,也不多要,留十几二十万的人口给兖州就成。

  现在曹操这边经过统计,兖州流失的人口达到一半,没有人口,经济与兵力都无法得到增长,这会很被动的。

  所以程术希望曹操能腹黑,脸皮厚一些。

  曹操听完极为满意,笑道:“放心,以伯康的个性,他会亲自去河内的,我猜他以经在来的路上了,黑山军之事当有我兖州参与。”

  说完曹操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刘晔、陈登二人。

  “子扬、元龙你二人的意见呢?”

  刘晔、陈登二人同声道:“主公我等无异议!”

  “怎么会没有异议,有什么想法尽可道来。”曹操道。

  刘晔、陈登二人对视一眼,又同声道:“主公我二人与威海侯有些许过节与误会,所以威海之事我们就不发表意见了,不然有失公允。”

  “哈哈哈,子扬、元龙不用担心,我与伯康的交情是不浅,然这是州郡大事,岂会因小事大,而且我相信你二人也不是那种搬弄事非之人,尽可道来,不用怕说得不妥当。”曹操哈哈大笑的捋了一把黑胡须。

  刘晔、陈登二人拗不过,陈登先道:“不管威海是目的是不是太行山的黑山军,我们都应该做好周细的准备,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尺可无,威海侯乃现今天下最大之诸侯,有吞天之志,岂会止步于两州之地,应当要小心他对我兖州有所觊觎。”

  刘晔道:“主公,当可遣派人往徐州方向探查徐州陶谦可有兵马调动,在注意泰山郡可有异动,如果威海侯真有假道伐虢之意,这二处必有兵马稍稍运动,否者无法鲸吞兖州。”

  “没错主公,威海侯每一次布局,必有诸多痕迹,而且喜用雷霆之策,一次将敌人清除。”陈登补充提醒道。

  许定出招,不管是徐州还是扬州,或是青州、辽东,一次就打趴人,将整个地界给收了。

  迅猛之极,天下人不可匹敌。

  曹操脸上鞠着诡秘的笑。

  刚才二人还一口一个不会针对许定。

  现在到好,上来就对他开炮,不过曹操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

  作为一个雄主,他可不会义气用事。

  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二人说得不无道理。

  如果细细看剖析自己的手下就会发现一个很可怕的事。

  自己这边的武将或是文臣大都跟许定那边关系不错。

  别人好说,就是他自己家族的曹家、夏侯家几个将领都是老相识,老交情了,连陈宫这样的早期谋士也对许定那里是善意满满。

  现在有刘晔、陈登两个另类,未尝是坏事。

  自己的阵营里发出另一个声音,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曹操不希望这样。

  只是他不能说,也不能主动来当这个恶人,因为许家与曹家的关系实在太特殊了。

  “嗯!我相信伯康,他是不会图谋我们兖州的,如果哪一天他会与我之间有一场争斗,我想那也是很远之后的事。”曹操摇摇头,嘴上这边说着,其实他并不知道,很快他跟许定之间就因为徐州的一件事,而爆发了冲突,不得不兵戎相见。

  “主公说得及是!还是等威海侯来了之后在来下定断不迟。”程术站出来说道。

  他比较了解曹操,所以出来圆了此事。

  陈宫也出言附和。

  刘晔、陈登二人自然闭口不在言语,他们的根基浅薄,陈宫与程术才是曹操真正的心腹。

  曹操的本性他们太了解了。

  ………

  这一边许定刚集结好了人马准备出发前往兖州,有人过来汇报道:“主公,有一个士子从荆州而来,想要投奔主公,我等不好拿主意特来请示!”

  “荆州来的士子,这到是少有!”其它州郡来投许定的人到是有不少,荆州的话目前就一个半文半武的吕常,士子却没有一个,所以许定一时之间到有点好奇,便道:

  “带上他随军,路上在考究。”出发在际,许定到是没有为此耽误时间,现在手下要文士有顶级的谋士,要武将有超级武将统帅,一般的士子,到也难入他的法眼。

  很快大军发出,直到出了济南国,入境兖州济北国许定这才停下来有时间接见来人。

  “颍川徐庶见过侯爷!”被晾了几日,徐庶本该有所怨气的,但是行军之时见过东莱军的威仪,在加上一路过来,看到青州的道路状况,一切不满都化为了好奇。

  “徐庶!你是徐庶徐元直?”许定到是有点意外,被自己丢在一旁几天的荆州士子竟然是一言不发进曹营的徐庶。

  纵观三国史,徐庶虽然出场次数不多,做的事情也不多,但是毫无疑问,他的知名度绝对是超高的,徐庶松粉肯定不少。

  徐庶拜道:“庶的表字正是元直,侯爷有听过我?”

  徐庶敢发誓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许定,而且徐定肯定也是第一次见过他,而且此前对自己肯定了解不多,不然也不会晾了几日才招见自己。

  但是看他的神情与口气,好像又知道点自己,这就让他纳闷不解了。

  一个人怎么会有这种复杂的情绪,怪哉,怪哉,看不透。

  许定颔首笑道:“听说过,听说你为了朋友拔刀相助,从此改名,并且岂武从文专研学问,端是了不起,天下间也没有几个能与你相当的。”

  “侯爷谬赞了,庶只学了一些微末之能,年少轻狂,喜行游侠之事,以武犯忌,每每想起便有些不太妥当。

  当年天下乱世,就是有很多自恃功高武卓之辈乱法无纪,才致使天下崩兮分离,遂才决定以文入道,为天下出一分力。”徐庶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