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四百五十五章想要富先修路

第四百五十五章想要富先修路


  “咳咳,伯康真会开玩笑,你我二人怎么可能打起来,休要提这等伤和气的话。”曹操赶紧为许定的酒杯斟满。

  许定道:“孟德果然还是以前的孟德,我就知道孟德是值得任赖的,那么孟德我水军进东郡,我们一起打董卓之事?”

  “没问题,你部水军可以借道东郡,我会支会东郡的官员。”曹操一口承下,不过很快反应回来:

  “不是,那个伯康,你刚才说我们一起打董卓?”

  许定不是去河内,搞定黑山军吗?

  怎么又扯到董卓身上了。

  许定郑重的说道:“对呀孟德,昨天我们不是商议好了吗?我们一起打董卓,除了董卓,关中、洛阳归你,西凉军俘虏也全归你,天子跟我去威远岛暂时安置。”

  “我们真的是这样定夺的?”曹操有点迷糊,这事好像是,也好像不是,难道昨天真的断片了。

  为什么感觉哪里不对,虽然这个方案,自己不吃亏,但是他真的没想在去讨伐董卓了。

  许定道:“当然,这可是你亲口说了,还能有假不成,你还说以后我管东边,向北扩展,你管西边,向南扩展,我们俩合作双赢,争取创造一个太平盛世,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来。”

  我真有说得这么慷慨激扬,曹操有点犯迷糊。

  下面的武将一个个崇拜的看着曹操,主公厉害,竟然能发出如此豪言,还跟威海厚商量出这么厚道的条件,不容易呀。

  文官陈宫、程术则若有所思,感觉昨天许定跟曹操说的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刘晔与陈登则在下面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忌惮与警惕。

  许定这家伙断然不会有这么好,这其中有猫腻。

  “哈哈……哈哈……伯康可能昨天我们两个喝多了,好多事都不记得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讨伐董卓怕是极难成功,不如在积蓄些实力在谈。”曹操敷衍笑道。

  许定一脸认真的说道:“孟德此言差矣,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就是唾沫钉,纵使前面是悬崖也要跳,即使是火海也要趟,况且我水路大军都来了兖州,你就这样让我回去,天下诸侯岂不笑话,董卓这斯岂不会骂我关东无人,尽是鼠辈,岂不是污了你的高名!”

  “伯康呀,伯康,我是真的说不过你,行,你说了算,你说讨伐董卓,我们就去讨伐董卓,只是眼下我无粮草,也无骑兵,远征关中,有些…哎…”曹操是不信许定真去讨伐董卓的,所以一面答应,一面摸着酒杯开始漫天提条件了。

  我没钱又没粮,还没有马,你就支援我点呗。

  “好说!好说,孟德缺什么,到我青州与平州去拉。”许定自我百一口应下,不过脸上也是稍家黯淡道:

  “不过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我那里流民太多,粮食都吃光了,为了天下百姓读书之事,又贴本卖了一些书籍。”许定摸摸下吧想了想道:

  “孟德,要不这样,我觉得吧,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帮你开拓一下商路,发展兖州,让你自己变强如何?”

  “哦!伯康快快道来,如何能扩展我兖州的商路?如何让我兖州变强?”曹操一下子来了兴趣,盘活商业,发展经济,无疑许定是最成功的。

  相比争夺地盘,他现在更在呼怎么增加财政收入。

  所以不光是他,下面的文武们也是伸长了脖子,等着许定怎么教他们搞好兖州的经济。

  许定笑道:“孟德可听过一句话没有,想要富先修路,修桥又种树,多生孩子多养猪!”

  “呃……这不是你们东莱以前的口号吗?”曹操也非什么都不懂,一直至力于向许定学习,所以青州东莱那边的事格外关注。

  自然这发展纲领与口号与是常能听到的。

  尤其是修路与多生孩子这两点,他深以为然。

  所以问道:“伯康,路我一直有吩咐手下组织百姓修,也在鼓励多生育,你可否说得更详细一些。”

  许定道:“孟德这事很简单,你知道吗我的治下专门成立了一支修桥铺路工程队,当然这支队伍不是以打战,也不是为了队军服务,而是为了百姓为了地方官府服务的,他们的就只干两件事,修路跟铺桥。

  现在我那里发现了一种矿石,形如粉状,遇水掺沙填石凝固之后就能变得坚硬如盘石,我叫它水泥。

  我的平州与青州正在大规模的用它铺路架桥,这修修建的路面宽阔而结实,人走在上去干净,马跑在上面方便,不管是白天黑夜,或是下雨天晴都能从上面通行,而不会被影响。”

  曹操与一众文武听得那叫一个羡慕。

  世上还有这等奇物,遇水掺沙凝固之后就能变得坚硬如盘石。

  铺在地面之上不是如同铺出一条平整的石板路。

  如此的话确实是可以在雨天通行,不怕被耽搁,端是个好物件。

  “所以孟德,有了此物铺路,路面好了,那些商旅通行方便,自然源源不断,络绎不绝的到我治下通商,有路就有商,有商才能繁荣,你说我要是也命工程队将水泥路从青州接到鄄城,你这里岂不是又一个东莱。”许定笑眯眯的说道。

  曹操这一拍大腿道:“好!伯康果然就是痛快,如此操谢过了。”

  说完曹操举杯饮下,许定免费帮他接条水泥路过来,自是在好不过。

  “对了孟德,我还有一物要与你合作,我的手下发现石碳的妙用,此物可以……”很快许定又将煤的妙用告诉了曹操,继续开始鼓吹煤炉的优势,为接下来秋冬季的用煤寻找商机。

  曹操则又一次眼前一亮,因为许定告诉他怎么用煤来吸取世家大族口袋里的钞票。

  相谈甚欢,今天二人到是没有喝太多,很快许定就离去了,曹操这才命人撤去吃食酒肉,留下几个心腹文臣。

  “伯康的话你们也听到了,现在说说吧,觉得如何?”

  陈宫道:“主公,威海侯乃仁义之举,我觉得可行。”

  “主公,威海国许诺要为我们兖州修路,怕是用意不善,路好了,路通了,商道自然是会变得繁荣,这是不假。

  只是这路修得直又宽,同样也利于粮草与兵马的通行,万一哪一天我们与威海侯爆发战事,他的骑兵岂不是能通过水泥路,快速的推进到鄄城。”陈登站出来提醒道。

  刘晔也道:“主公,元龙所言不错,既然威海侯如此慷慨,何不叫他将水泥直接运送过来,我们用它来修城池。”

  水泥这么好的东西,铺路实在是一种浪费,这是修补城墙的利器。

  不得不说刘晔的眼光了慢极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