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劈死白绕

第四百六十三章 劈死白绕


  投石机的威力是巨大的,意志不坚的人,很容易被威慑住。

  空有城池的白绕吓得屁颠屁颠的出了城,很快快马来报,许定一挥手,投石兵们停了下来。

  前卫士兵们冲至城下,架起云梯没有任何阻拦的攻了下去,一下子就打开了城门。

  而另一边出城的白绕开始后悔了,看着身上追来了三千骑,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帮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呀!分明是算准自己会弃城,早早的埋伏在了城西面。

  白绕放弃了主力部队,带着少数精骑朝着东面的淇水河逃去,只要过了河,后面的敌人就追不上了。

  很快他们就达到了淇水河,可惜此时能过河的浅滩处,有战船横陈。

  船上挂着进攻朝歌城一样的汉军旗帜。

  “老大,河被堵了,我们过不去了。”

  “往北,去淇园城!”白绕打马转道向北而逃,只是没过多久,徐晃亲自追来。

  人不多只有二百骑。

  白饶的马匹哪有徐晃的强壮,而且他的马还没有马掌,行走的速度的真不算快。

  “吁!”逃是逃不掉了,白绕干脆勒马停了下来,徐晃追来也没有趁兴杀将过来,而是脸上挂着淡淡的冷笑:“跑!继续跑!”

  “敢问这位将军,你们究竟是天下哪一方好汉?冀州与河内,兖州都没有你们这么精锐的士卒。”白绕问道。

  徐晃道:“好说,想做一个明白鬼,告诉你也无妨,本将徐晃,乃是威海侯手下左骑卫队率。”

  “威海侯!”白绕不由惊呼起来,手下们也是个个变色,原本还有一丝拼杀之心。

  一听到对方是许定的人,两条腿直打哆嗦,然后一个个翻向落马跪道:“徐将军饶命,我等并不知是侯爷大军到来,请放过我们吧!”

  “你们……”白绕高高举起的马鞭想抽又不敢抽下去,脸色苍白无血,气得身体发颤。

  徐晃催马上前抡着战斧道:“白绕下马受死吧!”

  “哈哈哈,徐晃,听说威海侯向来仁义,难道不能放我一马,我知道他想收编黑山军,我以前也是黑山军张大帅手下,有我投效威海侯,他可以更方便的接收黑山军!”强大的求生欲在呼唤着白绕,白绕试图用嘴皮子说服徐晃。

  但是回答白绕的只有徐晃带着冷嘲的脸,还有一把寒光反射的斧头。

  只见那斧头白光一掠挥劈过来,白绕忙躲身闪臂,同时横刀一提,不过他的力量还是差了徐晃太多。

  刀身一震,整个人虎口一疼,手臂一麻,身体一晃动,掉于马下。

  不待他回身在躲,徐晃的斧头从后面劈来,直接脑袋开瓢,血浆迸射而出,洒落在黑色的马腿上。

  “就这样的货色也想投效我主,真当我东莱无人了吗?”徐晃呸了一声,然后对吓瘫在地的白绕手怒视扫下道:

  “白绕背弃黑山盟约,投效逆贼袁绍,祸害附近百姓,不忠不义不仁,该杀!”

  “是是是!该杀!”白绕的手下生怕徐晃杀性一起将他们都劈了,忙磕头大骂白绕该死。

  “带走!”徐晃一挥手,众骑将白绕的手下全给绑了,拉回了朝歌城。

  朝歌城一下,大号山以南基本就太平了,这为黑山军出山提供了一个较为和平的环境。

  许定本想在朝歌等着张燕等人出山,不想第二天,分别从大号山与淇水的水军方面传来了同一个消息。

  “张燕被围在了林虑城!”

  许定微微皱眉,摊开地图,找到林虑城的位置,很想抽一顿张燕。

  这家伙跑哪里不好,偏出山往东北方向进了林虑城,那里偏移淇水有些远,在淇水北支流沾水还要往北去了。

  那里离着邺城太近了一点,袁绍的家门口,这是虎口拔牙的节奏。

  “主公现在怎么办?”典韦挠着图,看着那地图心里直犯别扭。

  就是许褚也同样心里埋汰着张燕这小子太能折腾了。

  本来攻下朝歌事情就完事了,现在可能要跟袁绍的部队正面打了。

  这次出来,兵马带得并不多,陆军三个金吾卫,水军也不过是一万人马,合计一万九千。

  袁绍围困张燕的部队不会少于十万之众。

  这一仗可不好打。

  徐晃道:“主公,要不然我带左骑卫向东南方向进攻烫阴然后迂回进攻邺城,吸引袁绍回援,主公在带前后两卫直插林虑城,与张燕里应外合击败袁绍围困的部队。”

  “公明此法可行,不过我们不打汤阴,打内黄城、繁阳城、魏县城,水陆两支兵马沿着清水河入进故太河渠,给我搅乱半个魏郡,搬,搬空邺城以南的魏郡,搬到袁绍心痛,不得不撤兵为止。”许定一拳打在内黄城的位置,说出一个比徐晃还狠还大的招。

  徐晃闻言眼前一亮,不得不说许定的想法更加大胆,而且更为有效。

  这一仗打下去,估计袁绍又要吐血了吧。

  当初搬空渤海郡让袁绍提前躲过了一劫,反坑到了公孙瓒,这一次袁绍逃不掉了。

  所以徐晃道:“主公此事交由我来吧,我愿意领军前去!”

  许定交待道:“除了你我也不放心交给其它人了,这样你带两千骑部,在领一千前卫,同时率四千水军,给我将动静闹得越大越好,能搬多少东西就搬多少,能迁移多少人口就迁移多少,记住不可犯劫掠之事,更不能强迁移百姓。”

  “是主公!”徐晃郑重的回道。

  很快徐晃领水陆七千人马往东南方进了魏郡,然后先袭黎阳,在袭萧阳聚,最后攻下内黄,接着向东向北推进。

  当然一开始他们没打东莱的旗帜,而是扯出了曹操的大旗。

  这可吓坏了冀州方面。

  曹操北攻了?

  “这怎么可能,曹操不是跟许定去打董卓了吗?我还没有打他兖州的主意,他敢来打我!”袁绍听说有敌军犯境,第一个想法是这不可能,所以脸上全是冷嘲。

  不是他看不起曹操,曹操从小就是他的跟班,一直以自己马首是瞻。

  曹操不可能无缘无故来打自己除非曹操疯了,敢率先对自己动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