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袁绍出招

第四百六十四章 袁绍出招


  “不是曹操还能有谁?南边是东郡,只有曹操的部队才能北上进攻我们。”文丑愤愤然的说道:

  “主公,拨我一万人马,我去打退他们,将曹操的手下全砍了!”

  “慢着!主公,这事有些蹊跷,按理曹操大军跟着许定去了洛阳讨伐董卓,他的大部队即使是从洛阳返回来,此时也不可能这么快回到东郡,只多折回陈留郡。”逢纪分析道:

  “听说北上进攻内黄的大军后面跟着战船,那战船体积庞大,远非一般的船体可比,天下人都知道大汉最大的船在青州,在许定的手里!”

  袁绍微微皱眉,脸色阴沉了半边:“你的意思是,这是许定的人马?”

  “八九不离十!”逢纪回道。

  袁绍道:“许定不是跟曹操去洛阳,讨伐董卓了吗?他大义凛然的要讨伐董卓,怎么会半途而废,转道来攻我魏郡?”

  这是袁绍纳闷的,按许定那种急公好义的性格,这家伙号称四十万大军,不破关中是不会回来了。

  而且最近自己没招惹许定了,连刺客都没敢派,因为手下一票人的亲属还在许定手里,黑手段惹毛了许定,指不定许定报复,那后果不是他能承受得住的。

  “主公可能许定与曹操讨伐董卓之事有些蹊跷,二人的兵马并不足四十万,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全员出动进攻关中,多半有诈。”荀堪也赞成逢纪站出来说道:

  “许定有水军,而且借道东郡,完全有可能趁机越过兖州,杀进我们的魏郡,甚至再次奇袭邺城!”

  邺城就是袁绍的一根刺,是他今生最大的耻辱。

  他绝对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由脸面含霜,语气冰寒起来:“哼!想再袭我邺城,他做梦。”

  一拍桌子,袁绍旋即下令道:“荀堪听令,命你为军师,颜良听令,命你为统帅,领五千骑东下拦截敌军,蒋奇、孟岱、汪昭、岑璧、彭安命你五人各带三千步卒随同东下听候颜良调遣。”

  “是主公!”众人出来唱诺领命。

  文丑见袁绍没用自己,心里有些吃味,不过主帅是自己的好哥们颜良到也没有闹腾耍脾气。

  七人离去,袁绍盯着地图看了又看,逢纪道:“主公是担心许定声东击西,真正的目的是张燕?”

  袁绍忧心忡忡道:“是呀,许定此人用兵鬼测难料,进攻我魏郡的东莱军大概不会有他,他一向有交好黄巾乱贼的意思,这黑山军说不得与他有过练习,我怀疑他打着进讨董卓的旗号来接黑山军逃离。”

  袁绍可不蠢,尤其是在逆境的时候,格外的冷静,思路也极为清晰。

  换位思考一下,他是许定,他也不会将真正的主力去打魏郡,而是直奔林虑城而来,将张燕救走。

  张燕手下这么多的青壮,得之就是一个大补丸,能迅速壮大军力,更能充实地方民众。

  说到底,打仗打的就是人口与钱粮,没有人口一切都是免谈,没有哪个诸侯势力是靠几个猛将将天下打下来的。

  “主公所虑在理,许定此人向来谋而后定,现在想来,我与曹操合兵四十万进讨董卓何等荒唐,事出反常必为妖,他肯定是来接黑山军的,不然没有必要动用庞大的水军船只。”逢纪也是这个时候才看明白许定的意图,于是建议道:

  “还好主公只调派了二万人马离去,主公我们要小心提防沾水河动向,需要将张郃将军的兵马侧重在南边了。”

  袁绍点点头,眼中射出精芒:“没错,儁乂的兵马确实要放在南边,文丑我也准备将他放在西边,高览我放在沾水河下流的东边,许定不来则矣,来则先围杀了他!”

  很快消息就证实了许定大军到来的消息。

  因为朝歌城被东莱军拿下,白绕战死了。

  袁绍与逢纪更加肯定许定就在朝歌城这一路东莱军中,所以布置的口袋阵更加的精细完美,等着许定一头扎进来。

  只是一连五日,除了有东莱水军的战船游走在淇水河与沾水河内,并没有发现许定大军渡河来援张燕解围的意思。

  “怎么回事,莫非许定不在朝歌?”一连等了五天,袁绍对自己的看法有些怀疑了。

  逢纪道:“应该不可能,许定肯定在朝歌,他肯定是在等我们松懈了在突然渡河杀过来,主公万不可放松警惕,对待许定要有一百分的耐心,许定此人善于扑捉战机,万不可让他寻到机会。”

  袁绍一想也对,于是继续传令,让张郃、高览、文丑等人继续盯着。

  那么这五天许定在干什么呢?

  事实上逢纪猜对了一半,许定确实有麻痹大意袁绍的意思,准备与他相持寻到机会在杀过河。

  另一个原因是,大谷山的黑山百姓出山了,自源源不断的过境河内蹬船离开。

  他需要时间,贸然领军渡河,容易被袁绍看出自己这边的虚实,万一袁绍派偏军插过来,会打乱接收黑山百姓的计划。

  另一个他也不太放心张扬,需要在有足够的兵马威慑他。

  所以暂时放弃渡河与袁军交战。

  当然这么做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熬着张燕,消息反正是传给林虑城的张燕了,但是以张燕的桀骜,必须让他好好磨磨他。

  救太快了,张燕与一众手下未必会有感激之心。

  让他们煎熬一段日子,这样更有利于收服。

  就这样又过去五天!

  林虑城的张燕度日如年,城外的袁绍也越来越焦虑。

  十天了,整整十天,没见许定一兵一卒过河来解围,这让他越来越狐疑不定。

  而东边魏郡传回来的消息也不尽如人意。

  颜良等人在追逐着在魏郡南部搞破话,不断流蹿的徐晃。

  徐晃的两千左骑卫很少停下来,几乎打了就走,不时又跳出来咬上一口,哪怕同样是骑兵,人数占了优势,颜良的骑兵也在徐晃手里吃了不少亏。

  实在是徐晃的骑兵装备过于精良了一些,全备连弩,往往一交战,打完就走了,颜良想追都追不上。

  “可恶!许定这个无赖!”最让袁绍头疼的不是徐晃的左骑卫,而是许定的在魏郡南部动员百姓离开,迁移他治下的百姓,这家伙又在忽悠。

  所以这让袁绍气愤不已,对许定的作战意图越来越难以把控判断了。

  面对如此鬼才的许定,逢纪也只能露出一丝苦笑,不过突然他的眸光一闪,冲袁绍道:“主公我到是有一个办法或许能逼许定现身,诱他出兵渡河!”

  袁绍道:“你有什么好主意,快快道来!”

  逢纪附身过来,轻声说道:“主公,我们如此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