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六百零四章 虎豹骑分兵

第六百零四章 虎豹骑分兵


  曹休沉默了,为将为帅之道,当舍必舍,不必犹豫。

  骑兵在于野战,跟第二校尉军打攻防战乃是找死。

  所以不吭声了。

  曹纯同样差不多,他以不在是少年,而是跟着曹操一路从讨伐董卓开始成长过来的。

  现在24岁,是青年干将了,有自己的主张与想法.

  听了陈登的话,思忖了一下便道:“好,就依元龙先生所言,我们去打琅琊郡,我们将徐州搅一个天翻地覆。”

  三千虎豹骑在曹家三个小将的带领下,滚滚向东南而去.

  越过北蒙山的重重小道,并没有南下饶费国,直接进了琅琊郡。

  本以为东莞城会毫无防备,但是这一次他们受阻了。

  隔着一条河的东莞城守卫严密,河渡口的船只全被收走了。

  无法渡河过不了东岸,陈登与曹纯只好顺河南下,去打东安城。

  不过这里也早被通知提醒,城中虽未有许定的人马接管防务,但是守城的县尉与县令死守戒严。

  陈登等人拭着佯攻了一下,发现抵抗剧烈,遂引兵又南下。

  “元龙先生,安东城尚且有警觉,看来阳都怕是也不好打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不然到了开阳我们又要饶回泰山郡了。”曹休提议道:

  “不如我们渡河到东岸,在伺机进攻其它城池,或者在突然北上,东莞等城以为我们南下了,必然放松警惕,说不得有战机出现。”

  陈登想了想道:“文烈所言确实是一个方法,不过我有一个分兵的主意,你们觉得我们分出一队扛着大旗,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南下袭击开阳,琅琊郡的各城会有什么反应?”

  “妙!元龙先生此计甚妙,以一部伪装成主力吸引徐州军的注意力,麻痹北边的各城各县,等他们松懈之后在伺机出手,必能一举成功。”曹真拍手叫绝道。

  曹真本名秦真,字子丹,是曹操收的养子。

  也是一个智勇战将,直接请命道:“子合八百将士给我,我来吸引徐州军的注意力。你们伺机破憩,最好是等到青州军南下在偷袭,袭杀青州军才是大功一件。”

  曹纯看了一眼曹休与陈登,见二人都没有意见,伸手拍在曹真的肩膀上道:“小心一些,不要硬来!”

  “喏!”曹真领命道。

  随后曹真领虎豹骑八百之从,扛着虎豹骑主力的大旗南下。

  攻到开阳时,惊弓之鸟的琅琊相萧建闭守城门,屯兵城内,不敢外探,所以压根不知道曹真的真实情况。

  萧建一面闭守城池,一面派人汇报陶谦,请求支援。

  不提曹真南下,陈登与曹纯、曹休等人领大军悄然渡河,然后隐去旗号踪迹,不断派出少量的探马,对各城侦查。

  均没有收获。

  不管是东莞城还是营县都坚守闭城,没有放松的意思,一直未寻到战机。

  就他们他打算放弃袭击北部直接南下去打郯县的时候,北海方面出兵的消息传来。

  戏志才领大军三万南下的消息让他们稍加踟蹰了一下南下的步伐。

  “元龙先生要打吗?这支青州军人数虽多,但是却不是正规的野战部队。与有编号的校尉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曹纯问道。

  曹纯是很想出手的,虽然已方只有二千多骑,但是对方是杂牌部队,郡兵加民兵,说白了也就是强点的民壮。

  乌泱泱的一大帮,看似数量庞大,但是在骑兵面前不堪一击,只要冲散,杀进去就是肆无忌惮的踩踏砍杀。

  这可是一战成名的好机会。

  二千打三万,非啃掉他一两万的战损不可。

  “元龙先生我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趁他们大意出手吧,正好斩杀或是俘虏了戏志才,都是对威海候的一大损失。”曹休也觉得没啥风险。

  这一票大的必须干。

  万一打不过我们是骑兵可以跑,这有什么犹豫的。

  陈登想了想最后终于定下决心道:“行吧,就像你们说的,戏志才所领之军都是从各地拼凑来的杂军,如果拎出来单独作战还是据有很强的实力,但是放在一起,难以统一指挥,尤其是在突然面临袭击的时候,确实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戏志才没有领过军打过仗,在许定手下一直是管后勤政务的。

  所以陈登到也没放在眼里。

  而且正如曹休说的一样,要是能拿下戏志才,这就是斩了许定一臂,让他付出不小的代价。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机会稍纵即逝。

  跑了就很难等到了。

  …………

  “报!禀马大帅,曹军虎豹骑向南去攻打开阳城了。”

  前方一骑回报,马腾捏了一下灰白的胡须对戏志才道:“开阳若被袭,郯县危险,不过我们早有提防,估计曹军很难打下开阳,那么他们除非横下心想撞郯县,不然就要退向泰山南部了。

  我倾向于他们往北退进泰山南部,然后与我们相持熬战。”

  戏志才道:“虎豹骑从进琅琊开始就一直没有停过,说明他们的战略与战术相当明显明确,就是利用骑兵的游击优势寻得战机,以消灭我军有生力量,搞破坏为主,所以我猜他们不会进泰山南部,更不会跟我们死磕。

  对方的统帅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不会做这种自堵死路的事情,我想他们还会在琅琊郡搞破坏,伺机寻得战机,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拉网南下,别让虎豹骑钻到我们的后面去。”

  马腾想了想道:“老戏你的分析有七分我是认可的,行吧,反正我们不急着跟他们决战,慢慢来,先梳理一遍琅琊郡,将他们赶也要赶到泰山郡的南部去,在围绞杀。”

  整训磨合这几万人也是需要时间,马腾故还是选择相信戏志才的判断。

  一天半后,大军南下向阳者方向挺进,突然左翼杀将出一支骑兵。

  黑色的袍服铠甲,黑色的战旗迎风猎猎。

  连武器也大体为黑色,马匹以黑、棕两色为主。

  “报!前方发现虎豹骑,距离我等不足二里地!”

  不用轻骑探报说了,戏志才与马腾等人以经看到侧翼滚滚而来的铁骑了。

  着实有些意外,没想到虎豹骑竟然藏在了琅琊郡的腹地,早就渡过了沂水。

  竟然将偷袭的对像改成了自己。

  到是挺大胆的。

  不过戏志才与马腾同时也露出喜色。

  虎豹骑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到是剩了他们很大的功夫去寻找。

  “马将军,你来排兵布阵吧,我到后面给你压阵稳住大军,各将现在由你调派,但有不从者军法从事!”戏志才对马腾抱拳一礼,神色与目光中透着信任与郑重。

  马腾同样抱拳道:“好,老戏交给我了,不会让你们青州军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