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曹操狂吐血

第六百一十五章 曹操狂吐血


  肥城的兵马本就抽空了,在加上赵运俘虏了程术,将大军伪装一下,打着程术与刘若的旗号,很顺立的就混进了肥城,兵不血刃的拿下了此城。

  拿下肥城,赵运严守城池,不过并没有换掉曹操军的旗帜,依然让曹军的旗帜挂在城头。

  等刘岱与王忠的大军从龟山撤下来之后,并不知道程术等人的具体情报。

  二人急行军返回到肥城,很快城门大开,守城将士欢迎他们。

  刘岱问道:“怎么不见程先生?”

  来将回道:“禀将军,程先生领大军去围杀青州的第六校尉骑了,正此正在富成,两位将军快快入城吧,交割了防务我也轻松了。”

  刘岱微微颔首,程术让他们撤的时候确实是提过这事,讲明过要害,不然他们也不会半途而废。

  所以没有在问其它,而是催马进了城。

  此刘岱非前文的兖州刺史,而是曹操手下一名普通的中高级将领,与青州皇室宗亲的刘岱只是同名同姓而以,并非是一个人。

  刘岱走在前面,后面的王忠多瞧了一眼来将,露出一丝狐疑道:“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来将凑近了道:“将军我本是曹将军挥下亲卫,刚刚从济北国调过来,将军不识得我也正常。”

  “曹将军,哪一个曹将军?”王忠继续追问道。

  曹操手下心腹大将有曹仁跟曹洪,至于虎豹骑的三曹自然排除在外。

  “当然是曹洪将军,将军请看此物,应该认得……”来将从袖口渐渐掏出一物,王忠府身正好奇看着,猛然间,此人右手往上一划,一把锋利的短剑划破王忠的脖子。

  王忠人在马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不甘的怒视着此人,然后倒栽葱掉下马去。

  “不好有刺客!”

  王忠的人见王忠陡然被袭击,脑袋也是嗡嗡作响。

  亲卫们大喊,纷纷拔出武器。

  可惜以经晚了,来将领着出城的几十人纷纷先对他们下手,将马上的人纷纷给刺了下来。

  刘岱大惊失色,调头欲出城,这时城内奔出一将,快马如风,枪出如龙,从后而至,一枪将他刺死。

  接着更多的精骑奔出,朝着刘岱与王忠的部下砍杀冲踏。

  刘岱与王忠皆战死,部下无人指挥又被偷袭,直接被赵云领兵杀穿过去。

  埋伏在城外的梁习等人趁机围住溃逃的曹军,将他们全部俘虏。

  “来人,去通知泰山的审太守跟于将军,让他们尽快派兵来接收肥城,我军很快会杀进东平国,到时与他们一起围杀路昭、蔡阳、车胄等曹将曹军。”战事一停赵云立即派人去联系审配跟于禁。

  吩咐完亲卫,赵云又对梁习道:“拨你二千人马守肥城,务必等到第二校尉军的人。”

  梁习道:“是赵校尉,未将一定守好肥城。”

  梁习的任务不光是守住肥城,还有俘虏的大批曹军,这都是一个麻烦,任务很重,一点都不轻松与简单。

  所以赵云这才留下搭档这么多年的老朋友梁习,换了别人他不放心。

  梁习能文能武,守城处里各种事务是不成问题的。

  安排完这些,赵云领着四千人马,又马不停蹄的杀向富成县。

  这一次是真的要进攻东平国了。

  泰山郡的审配收到赵云的信大喜过望,因为此时南部已经基本太平了,有戏志才与马腾等大军在那里,基本上不会出差错。

  所以他将臧霸调了回来,收到赵云的信后,他立即派臧霸领兵前往肥城,同时又通知巨平的于禁,可以反攻了。

  于禁还有纳闷路昭、蔡阳突然西撤,以经预料到曹操后方出了问题,但是谨慎如他并没有追,而是继续守在巨平,保证泰山的西大门不失。

  收到审配的信,他才明白怎么一回事,当即领军往蛇丘挺进。

  ………………

  曹操最近总是心神不宁。

  许定的兵马最近活动得更加频繁了,白天总是过河来挑战,活动有侧翼的左骑卫总是在北边跑来跑去,曹操不得不高挂免战牌。

  没有骑兵牵制,就是这么被动,这让他有些后悔将虎豹骑派去偷袭泰山郡南部了。

  而且他最近总是做梦,梦到两个小辈咔嚓一下,脑袋被青州军给拧了下来。

  这几天他更是睡不着,因为许定隔一晚上就会来夜袭骚扰,喊喊杀放放火,然后又消失了。

  这让他跟他的部下都睡不好。

  “袁本初呀,你在搞什么鬼,打平原城打这么久,你可是有十万大军呀,小小平原啃这么久。”曹操总有一种这次联盟要终结的预感。

  抬头望着天空月明星希,晚风越来越干燥,他突然想到了许定一直在说的,干旱会持续下去。

  蝗灾会肆虐。

  “伯康你还能说对呀,你的乌鸦嘴别应验呀,不然赤地千里,我们都会完蛋的。”曹操喃了喃,想吟首诗,但是看到远外历城方向传来的昏弱火光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报!主公大事不好了!”

  突然一骑飞报入营,惊动了整个营地,守城门的赶紧将来人抬了过来。

  “何事惊慌,此时以入夜,不知道军中禁中喧哗吗?”曹操很不满意的冷声道。

  军纪方面他一直在学许定,想练成强军,必须首重法规。

  飞骑竟然大半夜的犯军规,要不是还没有问清楚事情,他可以让人直接拿下送交军法处了。

  来骑急道:“主公,济北国告急,威海侯第六校尉骑悄悄杀入我济北国,程大人中计带兵出城,被捉了去,刘若将军以阵亡。”

  “噗!”曹操心绞一痛,猛的喷出一口血来。

  济北国被第六校尉骑偷袭,程术被俘虏,刘若被杀。

  济北国完了。

  失济北则失东平,失东平任国、鲁国则无存。

  唇亡齿寒正是如此。

  刘晔等人被惊动也纷纷赶了过来,问道:“此事当真,你可知道谎报军情的后果。”

  “回军事,各位将军,此事千真万确,第六校尉军赵云本欲攻富成,程大人调刘岱、王忠将军回防肥成。

  他与刘若将亲统兵去围赵云,中了赵云的引蛇出洞之计,反被赵云部两面夹击围攻之下,刘若将军战死,程大人被俘虏,肥成也失守。

  刘岱与王忠两位将军生死不明。”来人言词激动的回道。

  “好狠的伯康,我虎豹骑偷袭泰山,他派第六校尉骑偷袭我的济北,难怪一直没有看到赵云的身影,原来一直藏在我们的身后,一躲在平原郡,难怪他要引我进济北国,难怪他一直主动来挑战,皆为此也。”曹操失笑摇头道:

  “谋略无双,我真的不如伯康也,他下的棋比我大。”

  韩浩问道:“那主公现在怎么办?”

  曹操抬头看向刘晔,刘晔站出来道:“撤兵吧,只能退兵退出联盟,先夺回济北国在说,济北国一失,其它三郡国皆失,我们损失不起。”

  众人看向曹操,道理他们都懂,但是真正拿主意的还是曹操,看曹操做什么决定。

  曹操看了一眼厉城方向道:“撤兵,全数撤出青州,回援济北国,一定要将维安救回来,一定要将肥城拿回来。”

  当夜曹操匆匆撤走,辎重粮草什么都来不急带,全送给了许定。

  走之前曹操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袁绍,一面责备他进攻不利,无法配合自己拿下济南国。

  一面又告诉他合击之事作罢,他兖州自保不瑕,无力攻打青州了。

  另一封信是写给许定,愿意跟许定和解,青州、兖州停战。

  为此他愿意将辎重跟粮草留下送给许定。

  他相信自己这翻诚意下来,许定会答应的。

  毕竟许定还不想跟他撕破脸,许定的目标应该是幽州在冀州,公孙瓒与袁绍没有消灭之前,不会跟兖州有大冲突。

  但是他哪里知道,第二天许定看到空无一人的曹营,便知道赵云或是陈宫方面成功了。

  所以看完曹操的信之后,指着留下的辎重跟粮草道:“曹孟德最会做生意,你看这些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战利品,他却拿来跟我做买卖,看来老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了危险的地步呀。”

  “主公,那我们是追呢,还是不追!”孟九问道。

  其它众人也等着许定下令。

  “追,但是不要追得太猛了,慢慢咬着打。”许定道:

  “传令!左骑卫为先锋,立即追击,第五校尉军随后跟上,接收沿途城池。”

  “诺!”第五校尉军的关羽与管亥领命,立即下去带兵。

  至于左骑卫徐晃那里自有法卫去传令。

  接着许定又道:“文远与子蓝各带二千人去高唐,先不要渡河,在那里等候下一步指示。”

  “是主公!”张辽与夏侯兰也领命带着二千重骑与二千法卫去平原郡的高唐城。

  “子骧带一千前卫留下来帮公与守历城跟济南国,严密监视袁军动向。”下完命令,许定对余下的人道:“其它人跟我去兖州,看看兖州方面会给我们多大的惊喜,是战是和得我说了才算!”

  曹操没想到自己猜错了,都给许定留下辎重跟粮草了,许定的左骑卫还是追了上来。

  不得已曹操只能留下大将夏侯惇、史涣、韩浩断后。

  本人带主力快马加鞭的赶向济北国。

  说来也巧,到了临邑的时候,大军还未改向进济北国,这时接连又有飞骑来报。

  “主公大事不好了,吕布进攻东郡了!濮阳城告急……”

  “主公大事不好了,陈宫反叛,鄄城空虚,夏侯渊将军从濮阳败逃而回……”

  “主公大事不好了,东郡、济阴、陈留各地反叛,皆支持陈宫……”

  “噗!”曹操被接二连三的坏消息给气晕了过去。

  这对他的析击太大了,在坚强的意志也经不起这样的摧残。

  等他悠悠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脸色苍白如纸。

  扫了一眼围聚过来的众将,曹操问刘晔道:“我晕了多久了?元让他们如何了,摆脱了伯康的兵马追击没有?”

  “主公,你显过去小半天了。”刘晔回道:“元让将军他们被徐晃的克骑卫击败,青州第五校尉军追至,元让将军不得不退兵,折损了大半,此时退到了临邑。

  威海侯的一骑一步两支人马以追至,不过没有在发动进攻。”

  曹操闭了闭眼,轻轻挥手。

  刘晔领会意思让众将下去,曹操待众人下去了,这才又问:“鄄城方面的消息证实了吗?”

  刘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回道:“回主公,消息得到了确信,陈公台确实迎吕叛主,他还将鄄城的粮草与府库的钱粮送给了吕布。

  妙才将军觉得鄄城不能长守,无兵可用,以带着夫人跟众公子转移到了范县。”

  喜忧参半,曹操露出一丝苦笑。

  万万没想到自己竟落得如此地步。

  陈宫反叛,吕布来袭,趁主力不在夺兖州。

  此时济北国乱,又失了程术,昔日好友许定也派兵追来。

  两面夹击,四面危机。

  稍有一慎就会全军覆没。

  想到这些曹操就一阵头疼。

  他有痛风的毛病,此时分万痛苦。

  刘晔问道:“主公,接下来要如何应对,我们需要做一个大决策!”

  曹操揉着太阳穴问道:“子扬,你说我要如何?如何才能躲过此劫!”

  曹操此时并无什么好想法。

  万不该跟许定闹得太僵硬了。

  如果许定不反击发难,他一点都不怕吕布,吕布就那点兵力,耗也能耗死吕布。

  吕布很强,我有十数员大将,一个打不过,团战总能斩杀他。

  刘晔也早在曹操昏厥之时想过这个问题,所以直接脱口而出道:“主公想完整的保留下兖州是不可能了,我们只能选一样,将兖州一分为二,要么保东边,要么保西边,不管是保哪一边都要倾尽全力去博。”

  曹操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兖州西部全数反叛,倒戈吕布。

  东部许定在猛攻,同样是朝不保夕,胜负难定。

  曹操问道:“子扬你觉得我们保哪一个好?”

  显然曹操以经承认了这个事实,必须割肉。

  决定要果绝,现在没时间犹犹豫豫。

  当断不断必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