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刘和死、阎柔俘、高干中计(三合一)

第六百二十七章 刘和死、阎柔俘、高干中计(三合一)


  第六百二十七章刘和死、阎柔俘、高干中计(三合一)

  很快齐周从刘和那里返回来,鲜于银急问道:“怎么样?”

  齐周摇摇头道:“大公子的心意很坚决,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大公子跟我说,李肃答应以后击败公孙瓒,拿下幽州,幽州还给大公子。”

  阎柔脸上带出微微冷笑,鲜于辅、鲜于银则一改刚才之色,有些激动,双眸满是期待。

  这个条件到是不错。

  只是身为刘虞的前从事,齐周说完也没有在提其它,而是单独拉着阎柔到了一旁道:“我总感觉这次南下有不好的预感,如果遇到危及之事,还请子克立即下令保护公子离开并州。”

  “看来我们的判断都是一至的,李肃让大公子当先锋,怕是没安好心。”说完阎柔又道:

  “可是不待在并州我们能去哪里?”

  齐周道:“要不去草原,你跟鲜卑人熟悉,他们或许能收留我们。”

  阎柔摇摇头:“不可靠,如果我们势大,鲜卑人会奉为上宾客,如果我们势微,他们会吞了我们,并且用大公子跟你们的人头与公孙瓒交换利益。”

  鲜卑人跟他阎柔好,那是他阎柔的关系。

  刘和去了未必能给礼遇。

  以现在刘和所展现出来的能力与魅力,是得不到鲜卑人的尊敬与重视的。

  草原部族只重强者。

  弱肉强食,可不讲啥规矩跟礼法的。

  不到万不得已,阎柔也不想带着众人去投鲜卑。

  尤其是对年许定重创轲比能之后,他感觉草原部族对汉人的怨恨之气更重了。

  “哎!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吗?”齐周仰天朝东东望去,长长一叹。

  阎柔神色复杂,心说不是没有,而是我们不愿意正视,不想去提这个人。

  这次李肃安排的大军行走路线是上党东路,从太行山山谷东下。

  刘和部自然有原太行山的土匪作为向导。

  所以一路南下相当隐蔽。

  如果不是有密信高干可能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至少不能提前发现。

  当然不管是走太行山东路,还是走主官道,有一点是李肃绕不过去的。

  那就是挡在南下之路的浊水,这是李肃南下必过了的一条河,打到这里他必然会暴露。

  但是现在有了密信,高干不准备简单的阻击将李肃拦在浊水以北了,而是跨国浊水埋伏在了中太行山与北太行山的交界的一个出谷口子里。

  很快刘和大军就进入了视野。

  “报!主公,敌军来了,来人有三千左右,打着刘字旗号。”

  “好!来得好,告诉大家给我看紧了,这一仗要全歼灭他们。不能放跑了一个。”高干大喜,没想到这支刘备的先锋全是骑兵,这可是大鱼呀,于是忙传令下去。

  等刘和等部彻底进来,邓升那边封好了退路之后,高干拔剑一指谷下的刘和大军道:“进攻!”

  顿时山上擂鼓喧天,无数的滚石、檑木顺着山势滚落而下,还有箭矢如雨一般的倾泄而下。

  谷底的刘和等人大惊失色,猝不及防之下,或者说他们有所提防,但是因为对附近不熟悉,向导一再告诉阎柔等人附近不会有埋伏。

  结果刘和大军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面对无数的滚石、檑木,只能被动遇袭,无数的将士被击中,不场倒地。

  刚想反击的将士也被箭雨给收割了性命。

  “保护大公子!”

  齐周被一箭射下马来,嘴里还不忘喊道,很快一方巨石砸下来,彻底没了生机。

  鲜于辅、鲜于银、阎柔等人纷纷催马不断挥动武器挡下箭雨冲至刘和身边,护着他后谷中间退去。

  刘和此时脑袋以经空白一片,脸色苍白如纸,看着不断被敌军收割掉性命,不断倒地吐血的将士,茫然一片。

  “不行!敌军兵力占了大优势,箭雨太密集了,在待下去我们会全被射成刺猬的,必须赶紧走。”鲜于辅焦急道。

  弟弟鲜于银道:“我来开道,我们退进太行山!”

  阎柔撇了一眼失神的刘和道:“不行!不能往后退,后面肯定伏击有重并,随我往前冲,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冲!”

  根本不给鲜于兄弟思考的机会,阎柔带着求生欲顽强的将士往前冲去。

  “走!跟上!”鲜于辅带着刘和跟在后面,鲜于银只好带着亲卫不断的举盾挥枪,将头顶的箭矢跟重物给挡掉。

  三人带着刘和不停的往前冲,队伍越来越小,不断有人中箭落马,然后在无任何生还机会。

  “呵,有点意思,竟然没往后撤,看来这支先锋,有能将。”高干看到刘和部不往东撤,反而往西冲,有些小意外,不过还是翘了翘嘴角冷笑道:

  “就算是这样,难道你们以为就有机会活着走出来吗?太天真了。”

  接着高干带着人往西追去,西边的阻击兵力确实不如东边多,大概只有三分之一。

  不过兵员依然不少,足够自己消灭这只残部了。

  阎柔等人还有多少,不足八百吧。

  而且很多带着伤,狼狈又虚弱。

  “有死无生,杀!”

  看到谷口的拒马还有陈列的高干并将,阎柔怒吼一声,提弓上箭,一箭射出。

  身后的亲卫们纷纷开弓。

  零散的箭矢飞进高干部将之中。

  被盾牌给挡了下去,只有寥寥几只箭矢射进军阵之中。

  相反高干正面拦截部队里布了不少弓手。

  在将领邓升的指挥下,纷纷拉弓满月。

  “放!”

  箭雨直扑而出,阎柔等人来不急射第二箭了,只能挥起武器尽量的挡去。

  直直的箭矢迎面飞来,无数的骑兵落马,不过仍然还是有不少跟在阎柔的身后,拼命往前冲。

  很快他们就冲到了拒马前,阎柔握紧马槊伸手一探,马槊径直刺中了拒马横木,然后一挑。

  重重的拒马飞离地面撞向了不远的上党盾兵阵前。

  “轰!”的一声,数个盾兵立身不稳,歪倒下去。

  阎柔催马趁势杀入,身后的幽州骑卒们少数跟在后面,大部被其它拒马拦截,马翻人嚎。

  或者马儿一跃径直跳了过去,不过马跟人都立不住身体,同样轰然载倒。

  当然就算没事的,也被冲上前的敌方枪兵一桶一刺,毙命当场。

  “噗噗……!”

  在看阎柔人数虽然,不过冲进敌军之中,也是左右挥舞武器,充分发挥了骑兵的优势,冲撞挥砍。

  高干将士被杀得连连向两侧躲避。

  跟着阎柔进来的幽州骑卒也是拼命砍杀,将口子越撕越大。

  这为后面保护刘合的鲜于辅、鲜于银提供了便利,打出一丝生机。

  二人护着刘和杀入,一个个以一当十,一时也是悍勇无比。

  人数虽然锐减至四五百人,但是骑兵的优势,以及求生欲在撑着,让他们爆发出超高的战斗力。

  “围!挡住,挡住!”邓升大急,没想到阎柔数百人还能继续冲击,眼看要冲破拦截大军了。

  邓升立即带着亲卫冲了过去,挥起长枪直刺向阎柔。

  只要干掉了阎柔,这股上党之兵便彻底废了,所有人一个都别想溜走。

  不过邓升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他的长枪刺去,阎柔挥起马槊一挡,然后快速一个回击。

  邓升只觉得双臂震荡,枪要脱手而的感觉,一脸的惊骇,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的力量这么大。

  就在他吃惊的时候,阎柔的反击来了,他不得不忙横枪挡在侧旁。

  然后被重重一击,直接落马,撞在了自家的两名士兵身上。

  “杀!”阎柔一击击退邓升没有功夫在去理会他,径直往前冲杀,很快打穿了邓升部。

  终于为本方残部打出了一条生死血路。

  鲜于辅、鲜于银等人大喜,崔动着马儿,一右一左护着刘和也紧跟冲杀了出来。

  此时刘和终于从混沌里挣脱出来,在看四周,原本三千的骑部,此时三百都不足了。

  双眸不由的红通,内心怒意与恨意千回百转。

  “哈哈哈,不错!真不错!没想到区区数百人还能冲出来,到是让本府有些吃惊呐!”就在刘和部以为逃出生天,摆脱了伏击的时候,前方又有人马堵住了去路,打头的正是上党太守高干。

  高干长枪一指,气势非凡,阎柔勒马停了下来,因为对方不在是清一色的步卒,而是二千左右的精骑。

  在上党能统领这样的精骑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高干,这是他的亲卫骑。

  高干此人武力不俗,非是一般人。

  虽然出身世家,但是天生巨力,以前的太行山黑山军各匪首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对其也是很忌惮的,为此李肃特地给众人提过。

  所以阎柔没有在横冲直撞。

  十比一的悬殊并力,还要带着刘和这样的拖油瓶,胜算真的很低很低。

  高干骑着马,左右来回的走着,目光一直放在阎柔的身上,见阎柔停了下来,遂道:“你唤何名?投降吧,以后跟着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光明的未来。”

  “幽州阎柔。”阎柔不客气的回道:“抱歉高将军,我等没有投降的习惯,而且跟着你也没有光明的未来!”

  “哼,给脸不要脸,找死!”说完高干催马冲了过来,意外的是他身后的众骑没有动。

  阎柔知道高干的意思,这是想擒拿下自己,然后逼迫鲜于辅、鲜于银等人投降归顺高干。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报复,想独立掌握并州的诸侯,收降猛将,扩充实力,这是必需要走的一种路径。

  不过这对阎柔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减少伤亡,最大曾度保护刘和,多带些兄弟突围的一个好方法。

  擒获高干,安全突围。

  拼了!

  二人双马冲向彼此,一个使枪,一个使马槊,都是长兵器。

  谁也不占谁便宜。

  “锵!”两杆铁制武器交碰一起,顿时火星四射,电光一闪,二人又挥起武器袭向对方的胸口。

  然后双双变招又互相击挡。

  乒乒乓乓之声随着二人的不断舞动,金鸣不断。

  二人的人道都不差,几次硬碰,不由都皱了皱眉头。

  显然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彼此都有一定的猜度,不过此时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只能拼尽全力,将对方降伏。

  很快二人从十个回合打到二十个,接着是三十,四十,一直打到七十个回合,竟然不分胜负。

  二人的交战还在继续,半斤八两,这让彼此的手下们都吃了一惊。

  鲜于辅、鲜于银等人暗暗焦急,这样打下去,吃亏的肯定是他们。

  高干的手下夏昭、邓升则彼此形成一个小默契,渐渐兵围上来。

  隔着鲜于辅、鲜于银等二百多幽州骑卒,互相使眼色。

  待围拢了,突然夏昭、邓升一挥手,手下弓兵前面的盾兵让出视线。

  一支支利箭飞射向刘和等人。

  对面的夏昭同样是剑头一指,一支五百骑的大队奔出,绕过高干与阎柔交战区,冲向了鲜于辅、鲜于银。

  “噗噗噗……”

  刘和等人猝不及防,被前后夹击,顿时百十来骑落马,当场毙命。

  就连刘和也身中两箭吃痛之下没扶稳要掉下马去,这时鲜于银一支手撑住了他。

  不过下一刻,鲜于银的臂膀也中了一箭,痛得他惨嚎一声,却不敢松手让刘和掉下去。

  刘和嘴里溢出鲜血,侧着头注视着鲜于银,脸上与心里无限的悲凉起来:“你们都是好……样的,松……手……记得……报仇!”

  猛然又是一箭射来,刘和后背中箭,让他身体一震,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头一歪没了进气。

  鲜于辅以经来不急救刘和了,因为高干的骑兵冲过来了,他挥着武器抵挡,将身后交给了弟弟。

  却不知此时鲜于银仰天长啸一声,转身冲向了邓升部。

  此时邓升部停止了放箭,因为刘和被杀,二百骑也死了一百多骑,无数不大的也受伤,战斗力不强了。

  所以邓升催马主动迎向了鲜于银,刚才败在阎柔之手,以经让他失了面子,如果能拿下鲜于银多少能挽回一些军威形形象。

  这边高干正与阎柔交手,他也没有想到两个手下竟然突袭了刘和等人,现在差不多要干完了这支他想招降的精兵旱将。

  阎柔更没有想到对方突然下黑手,所以听到鲜于银悲痛的长啸,扭头一撇,看到刘和中了三箭落马而亡的声景,心中同样一突。

  一不留神被摸出套路的高干一枪击中,直接落马。

  接着不等阎柔转身回来,高干的枪锋直接抵在了脖子处。

  “勿动!”

  阎柔挣扎了一下身体,眸光一闪复杂之色,不过右手重重的拍在了地面的沙砾上,还是放弃了抵抗。

  “来人绑了!”高干一声令下,顿时有骑兵催马过来,跳下后押绑了阎柔。

  然后高干催马冲向打疯了的鲜于辅,一招偷袭从后击中,鲜于辅也落马被绑。

  而邓升那边与鲜于银交手六个回合,也艰苦拿下,将本就受伤的鲜于银也活捉。

  这场伏击战,至此以幽州骑兵的覆灭而告终。

  此战除了阎柔、鲜于辅、鲜于银还有十多名士兵被俘虏,其余全部阵亡战死。

  这是一个大胜,高干非常高兴,所以高干又来到阎柔面前道:“你叫阎柔!如今我以击败你部,你也成了俘虏,可愿降!”

  “呸,想让我们投降休想!”鲜于银怒骂道。

  鲜于辅则看向阎柔,阎柔问向高干:“你能杀得了李肃吗?”

  高干微愣,尔后笑道:“当然可以,怎么你想李肃死?”

  阎柔道:“没错,你要是能斩杀得了李肃,我们可以投效你。”

  “好!爽快,等着,待我杀了李肃你给我当先锋,攻打太原郡。”高干自然是一口答应。

  阎柔点头,未在说其它。

  高干遂命一队人押着阎柔众人前往潞县。

  潞县在浊水河的南岸,属于后方。

  解决了阎柔等部,高干立即带着人马又去伏击李肃主力,这一回他将伏击低点往东了二十里之地。

  因为那里也有一个绝佳的伏击之地。

  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让李肃警觉,他没有在这里多耽搁。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走过不久,他拦截阎柔的这个口子,也被一股从南北上的军队给堵住了。

  而且伏击阎柔的那个长谷道上方,同样有一群士兵开始忙碌起来。

  “子克你这是何意?你为何要投效高干,大公子的尸骨未寒你怎可如此?”路途行了一半鲜于银红着双眼,批头散发,形如厉鬼般的终于在也忍不住问道。

  仿佛阎柔的回复只要不对他的心意,他就能扑咬过去。

  押送他们的高干部将刚一个个嘴里挂着冷嘲。

  阎柔很平静的回道:“大公子是被李肃害死的,我们的行动如此保密,肯定是有人泄漏了消息,所以李肃该死。”

  “什么?是李肃他……他故意害死大公子的,可是为什么呀!”鲜于银仰头长啸一声,感性告诉他阎柔说的是对的,但是理性告诉他,没道理呀。

  就算李肃在怎么不喜欢刘和,在怎么忽悠他,也不至于出卖我们,三千骑部,不是一股小势力,如何用得好,能起大作用的。

  我们跟刘备、跟李肃又没有什么大矛盾,何至于如此。

  阎柔闭上眼道:“一,李肃需要牺牲我们为他的大胜做准备。二刘备需要结好公孙瓒,大公子的死可以让公孙瓒与刘备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合作更加顺畅,我们真的不该来并州,我阎子克做错了。”

  “这……!”鲜于辅、鲜于银听蒙了。

  阎柔的话不难理解,所以鲜于辅、鲜于银两兄弟沉默了。

  因为刘和来刘备这里,他们也是支持的。

  可是那时也是没办法之事,没有他们容身之所,不得不投奔同是汉室宗亲的刘备,以期待获得发展。

  结果,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刘和跟三千将士战亡,他们几个做了高干的俘虏。

  可笑,可叹。

  “呵,到是有一个明白人,不错,不错!”押送阎柔等人的高干小将,脸上浮出淡淡的笑,颇为欣赏又像是带着一抹冷嘲的点头呢喃了一声。

  阎柔抬头看向此人,总感觉怪怪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预感。

  很快天色暗了,入夜后,众人找了一个背靠山梁之地野外露宿。

  篝火苒苒,夜色静好,挨到深夜,高干的兵卒全都睡下,哪怕是值岗的士兵也打起了瞌睡。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打瞌睡之人的脖子被人一扭,彻底晕睡了过去。

  黑影提着一把锋利的短剑径直走向了被捆绑的阎柔等人,阎柔很快觉醒,睁开眼的那一刻,短剑寒光一闪,朝着他腰肋出划了过去。

  …………

  与此同时,在太行山山谷里奔策着一支狼狈的残军。

  高干经历着白天阎柔等人一样的生死时速与激情。

  他被伏击了,本来他想埋伏李肃主力的,结果在去的路上,被李肃的主力给伏击了。

  大军损失惨重,他只带着骑兵还有一千步卒冲杀而出,部将王炎战死当场。

  他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怎么就中了对方的埋伏。

  一边路,一边回忆着阎柔的话,他突然明白了。

  李肃是一个狠了,竟然以阎柔等三千骑当炮灰,故意引诱他上当。

  所谓的密信,大概就是出自李肃之手。

  真狠呀!

  “高干,哪里跑!”

  突然山上亮起无数的火把,高干这才发现自己以经逃到了白天伏击阎柔的位置,此时山上滚石与檑木不断的砸下来。

  早以是惊弓之鸟,疲惫不堪的高干部,纷纷被击中,尽皆落马。

  无数的箭矢飞射而下,白天发生的一切又上演了。

  不过有一点高干比较幸运,因为光线的原因,山上的弓手无法瞄准,只能盲射,尽可能的朝谷中倾泄箭矢。

  所以这一波伏击,还是让高干带走了一千五六的骑兵,不过步卒就没有这般幸运了,皆被留在了谷内。

  冲过这片谷,高干没有丝毫喜色,因为他知道李肃肯定还会在谷口设下堵截之兵,就跟他白天对阎柔的一样。

  果然!

  前方谷口到了,聊聊数支火把,却也把一支狰狞的部队雏形显现了出来。

  “杀!”

  高干一马当先,带着众骑冲了过去。

  值此时刻,唯有死战方有活路,唯有猛冲,才能突围。

  阎柔能做到的,他同样能做到,不过代价可能会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