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泰州立、地图出、李进战(三合一)

第六百二十八章 泰州立、地图出、李进战(三合一)


  事实上许定不仅没取运城,连范县也没有留什么兵马,只有一名副都尉坐镇。

  当然主力还是放在了东阿与东武阳一线。

  “主公,袁绍部将均从清河郡撤回了邺城,不过他们经过东武城的时候,崔家家主迎接了他,并与其商谈了一些事宜。

  崔家欲转投袁绍,估计不久清河郡会变天。”来人汇报道。

  许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清河郡,暂时他到没有拿的意愿。

  清河郡就算投向了袁绍又如何,自己有平原郡跟东郡夹着它,可以两面出兵,随时动手。

  一但吃了清河郡,那就意味着要攻打邺城,开始清除袁绍了。

  战略计划上这事还要靠后一些。

  公孙瓒才是他接下来要摧毁的目标。

  同时吃下半个兖州,甚至徐州的陶谦也有意让出徐州。

  如此在加上幽州,一下子获得两个半州,领土扩大了这么多,需要消化。

  储备的人才也需要放出去,能不能完全掌握这些地方,才是最重要的。

  盲目扩张只会给自己埋下隐忧。

  所以他才没有一杆子打死曹操,更没有与吕布起冲突。

  诸侯麻,慢慢来,一个个的吃。

  挥挥手让这人下去,许定又问向一名天罗地网的负责人道:“新报纸都发放到了各地没有。”

  被问话的这人回道:“主公,在你出历城之时,刊载有万年公主以及传国玉玺之事的那份报纸就以经向各州郡派送了。

  此时差不多各州郡以经在发放了。”

  “嗯!很好,接着发放第二份吧,将防治蝗虫,以及我们奖励收购蝗虫的意思传达给天下,希望多少能帮上一些忙。”许定有些疲惫的说道。

  蝗灾这事确实让人神伤。

  尽管他管得地域只有这么多,不过看到满天的蝗虫飞来的场景还是让人心存敬畏。

  进而更加忧心。

  天下的百姓都是大汉的百姓。

  都是一族同胞。

  “主公英明,相信有了主公诚意协助,蝗灾不日便会被消除,各地百姓都能从困苦中解脱出来。”负责人恭维道。

  这话出自内心,许定的各种举措,确实是天下罕见。

  是真真实实在帮助天下。

  他们所有人无不敬佩,无不被许定身上的这种魅力折服。

  等许定到了临邑城的时候,郭嘉的小身影以经恭候在了这里。

  说来他也是刚到不久,还未来得急休息。

  “奉孝,平原城的事情交待好了?”许定看到一切正常没缺胳臂缺腿的郭嘉心情一片大好。

  平原城的事情处理得挺好,损失尽量减到最小了。

  郭嘉道:“主公,平原城的事都安排好了,有第四校尉军在,不会有问题的,而且公与也以经派人接管了其它城池了。”

  “那你过来可是哪里出问题了。”许定边走边问,众将很快进了临邑城。

  郭嘉道:“主公我觉得北线不出会什么问题,南边有必要支援一下。”、

  “说说原由,你这么看好元直!”许定笑道。

  郭嘉道:“元直本来的实力我不必多谈,就算是跟在他身边的诸葛瑾还有步骘等些年轻的后辈,能力也相当强,智谋方面完胜公孙瓒与刘备的手下。

  至于兵马,第六七校尉军、第三校尉军、第十校尉军、归义军四支人马、新倭军,还有水军,三万的主力,五万多的兵马,相信碰上任何一支强军也可以应付,在加上有大纵深可以战略后撤,这就更没有问题了。”

  此时离开战过去也没有多久,一个月不到,自然不会有大问题。

  当然郭嘉手里拿到了辽东送回的最新战况,也证明了这一点。

  许定微微点头,战报他也看了,目前徐庶等人还是实行战略后撤拖着公孙瓒与刘备。

  因为他们要等许定这边真正的反攻之后才会反击,这样就给了大军围歼二部的机会。

  郭嘉道:“想一举歼灭公孙瓒与刘备的兵马,还是不太现实,也不太成输,我们如此时出动水军登陆幽州各地,攻占了城池,相反兵力摊薄了,公孙瓒反而是主动集中,对我们反而可以进行破袭。

  所以我觉得还是让刘备先跑回并州吧,我们南下,先狠狠打一下袁术!”

  许定道:“你想让谁南下!”

  这样问,表示许定基本同意了郭嘉的策略。

  因为收幽州的真正好机会,彻底瓦解公孙瓒的时候未到。

  “主公,既然我们与曹操吕布取得了基本信任,短期内不会生战事,不如将第五校尉军南下出任城国,攻沛国。

  第六校尉军向西北以佯攻山阳郡为由,转向攻袁术的梁国,然后陈国,直逼迫汝阳,吓死袁术。最后在转道南下在濄水袭击其从徐州西撤的主力。”说到这里郭嘉笑道:

  “只要成功了,短期内袁术不敢在东望,甚至我们可以大摇大摆的在梁国、沛国、汝南等地迁移人口,逐渐削弱袁术。”

  第五、第六校尉军全部出动。

  许定想了想又问:“那东平国,任城国、等地交给谁来镇守?”

  郭嘉道:“正南在泰山治理的很好,泰山本属兖州,现在既然半个兖州归属我们,不如设立泰州,正南为刺史,管理着泰山、东郡、济北国、东平国、任城国、鲁国六郡。

  第二校尉军驻防泰州,于禁守任城内与鲁国、臧霸守济北国、尹礼守东平国。

  至于东郡等第六校尉军完成任务后,放在东武阳与东阿便可以了。

  州府放在济北国,将富城县划到济北国,在改肥城为济北国郡府。同时州府暂时放在富城县,以方便统管各郡县。”

  “行!就这样吧!公明暂时接管东郡一切军政防务大事。”许定也没有多矫情,对郭嘉的提议并没有多排斥便同意了。

  当然鉴于半个兖州或者叫新生的泰州刚建立,需要重兵驻防各地关卡,法卫配合着分散调往各郡县。

  所以许定只带着张辽的重骑、弟弟许褚的陌刀步卒还有典韦的近卫返回青州。

  收到命令的审配立即着手筹建泰州之事,不断向戏志才与毛玠要管理人才,要钱、要粮,还向许定要修城、修路、修桥、打井的建设工程队。

  当然也没忘记向东莱学院要师资力量,同时还让学院的卫生部门跟进过来。

  对于审配的要求,各部也是有求必应,尤其是建设方面的工程队,早在开战之前,这停止了从青州修向鄄城的公路。

  目前刚好只完成到了东阿,这下正好南下将济北国与泰山等地联系起来。

  架桥的架桥,扩路的扩路。

  修城的修城,打井的打井。

  一时之间泰州热闹无比,一面是旱灾与蝗虫肆虐,弄得整个泰州没有生机,百姓困苦没法下种谋生。

  一面又有各种工程上马,急需要人力,受灾的百姓顺理成章的被招去以工代赈。

  人心到是一时齐聚不少,并没有出现因为政权更迭而带来的负面情绪与抵触。

  反而因为救灾得力,收拢了不少民心。

  至于各地的世家,也不敢此时出来捣乱,一是因为蝗虫与旱灾,实在是太大了,一不小心就能作死自己。

  所以火中取栗者少。

  二是许定方面制定的第三份报纸随后发行出去了。

  因为这份报纸上的消息完全颠覆了众世家的认知。

  没错许定给曹操的那份虚化过的简略地图印在了报纸上,并对西方各地作了简单的陈述简介。

  以后不要脸的给自己身上添了一些光辉,大大的自夸了一下。

  许定方面定海东方,船行南海,北逐东北的偌大疆域就这般展示了出来。

  看到一片大大的绿色,各大世家与诸侯心里都有些不舒服了。

  同时也激起了他们的大大欲望。

  “威海侯了不起,不声不响打下了如此大的疆域,天下第一诸侯果然是实至名归……”鲁国彦家某人发生感叹道:

  “文成武略,威家海内,让我族之文章传之海外,了不起,我颜家作为圣人学后,当敢为天下先的重担与已任,教化蛮夷舍我其谁……”

  “真是没有想到,威海侯还干了这么了不起的事,此时若不早去,更待何时。”东平国府城无盐,一毕家少年,背了一个包裹,径直往青州而去。

  同样是东平国,宁阳城汉章王宗室刘家,一知书打理的妇人对着面前的儿子,再一次敦敦教诲起来:“我儿桢,你以经十四了,是该出去历练长长见识了。以前你就想去青州,但是董卓污蔑了威海侯,说他窃夺了传国玉玺。

  现在一切都以清白了,传国玉玺在万年公主手里,万年公主嫁给了威海侯,君侯是我大汉的驸马,是皇亲国戚,他有资格代表我大汉,他有资格拿它。

  真正能中兴我大汉的也只有他了,为娘不会在阻止你了,去吧,求学,去展翅高飞吧!”

  少年重重朝着妇人一拜道:“是母亲大人,孩子不在的时候,还请母亲大人多保重身体。”

  与母亲珍重完,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也踏出了宁阳城的城门。

  “我任城国现在是属威海侯,我栈家出士也是应该的。”任成国栈家家主对家中小辈道:

  “自己选吧……”

  东郡聊城薛家,家主同样拿着报纸深思良久,最后长叹一气道:

  “气侯以成,难以撼动,非一日之功可废,到不如顺势而为,告诉大家早晚给我仔细研读最近的报纸,一定要有所悟,有所得,有所行……”

  当然在泰州郡风涌云动后各州郡也纷纷上演了差不多的场景。

  俯视大汉,新的观念冲击,给你一个直观的视觉展视比说一万道一千还有要效果还有要意义。

  不过在这第三份报纸发行之前,南北两路的战事还在继续。

  袁术大军攻打徐州,这一次可没有上一次这么轻松了。

  因为这一次陶谦提前让许定部入境,并且移交了防务大权。

  王修、李乾、李进、周泰、蒋钦等人纷纷进入各自的岗位,把守了入徐的各个要道跟重要城池。

  徐州方面除了曹豹等为首的某些世家消极怠慢不配合之外,也没有人暗中捣乱破坏甚至自引祸端投效袁术。

  两军对峙在了萧县、彭城、吕县、下坡一带的泗水。

  这一次还是袁术亲自东征,大将纪灵挂帅,按袁涣的建议,大军分为南北两军,分别进攻萧县、彭城跟下邳。

  王修为了应对袁军的进攻,同样也将主要将领与谋士分成两部分。

  他自己守彭城,让李乾守下邳、李进守萧县。

  周泰调在彭城、蒋钦放在下邳。

  严畯放在吕县,薛综放在下坡城。

  又将曹豹等消极的徐州将领放在后方武原、傅阳。

  将积极听从他调派的徐州将领夏侯博等人放在吕县东边不远的一个乡亭里待用防备。

  万一吕县失守,夏侯博或可援救吕县夺回城池,或是卡在袁军小队东进之路。

  又或者他怕曹豹等人勾结袁术,暗中捣乱。

  总之也是将各方面的原由给考虑进去。

  王修充分利用徐州的兵,分派给青州各将领手里,将防线经营得密不透风。

  一时之间袁术大军被阻击在了泗水一线,无法东渡。

  起初袁术方面采取先北后南的策略集中进攻萧县攻打彭城。

  试图敲开进入彭城国的大门。

  纪灵等将屡次来到萧县城邀战,一副副耀武扬威的表情。

  李进按王修嘱咐,并会多理踩纪灵等人。

  后来城下袁军将领越骂越难听,跟着李进来的讲武堂第二期的学员们有些沉不住气,纷纷向李进请命,想跟袁术的将领交交手。

  李进道:“此次我们来徐州,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守着持久对持下去,袁术之军自会败退回去。

  与他争一时之气没有必要,也不划算。

  你们都要牢记自己的使命,为将之道要沉得住气,不然以后怎么独自统兵。”

  “是将军!”众人被训了一顿,纷纷只好按下这份躁动。

  结果这时城下又跑来了袁术的一员小将,张嘴便骂:“李进小儿听好了,识相的开城受降,你李家个个怂包,要不是当年因缘际会,早一步跟着许定,在青州、平州焉有你李家的位置,你李家四人,除了李典有些无疑,李乾、李整连向样的仗都没有打过一次,还恬不知耻的当校尉,真是可笑。”

  “就是,许定不是向来以用人识人高明著称吗?堂堂排名第一的校尉军竟然交给两个窝囊废父子手里,我看他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吗?”另一个将领也冷嘲道。

  刚才的那也冷笑道:“没错!这父子两是废物,你李进也好不到哪里去,本事没有多少,只敢在城里当缩头乌龟,哈哈,缩头乌龟你敢出城与某战上三百回合吗?”

  这人刚说完,只见一支箭矢从城下飞射而下,在他的马前猛的插进了泥土里。

  “无知小儿,你们真想跟我交手。”李进放下手中的弓神色平静,但是第二期的学员们似乎感受到了来自于教习导师身上散发出的杀气。

  在讲武堂待这么久,也从来没有看见李进这么平静过,当然这种平静更像是暴风雨的前奏。

  “你根本不配与某交手,你李进是懦夫,射箭算什么本事,你这是懦弱害怕的表现,你有多愤怒就代表了你有多弱小,某突然觉得跟你一战,简直是在侮辱我。”这名袁军小将微微勾起嘴角,继续冷嘲热讽的激怒起了李进。

  身后的不远的纪灵、陈纪、陈兰等人脸上也挂着淡淡的冷笑。

  “开城门!”

  简单的三个字从李进嘴里吐了出来,没有其它废话,非常的干脆。

  第二期的一众学员眼珠子乱转,忙拦向李进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

  “对对对将军,这等小角色小喽啰哪里需要将军亲自出手,还是我们代劳吧。”

  “没错没错,杀鸡焉用牛刀,将军还是我们来吧!”

  李进冷睛警示抢着想去单挑的众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还太嫩了一些,好生看着,学着点,以后可没这个机会教你们了。”

  说完李进下了女墙,单骑出城。

  众人大感惋惜。

  这么好的机会就从手里溜走了。

  话说李进单骑而出,并未带兵压阵。袁术众将大喜欢。

  陈纪、陈兰二人激动的欲催马而出。

  李进可是一方主将,拿下他可是大功一件。

  不过此时纪灵冷咳了一声,制止了二人。

  二人见纪灵都没有上,也只好按捺住没敢在往前动。

  纪灵是主将,他说了才算。

  “来的好,李进小儿受死!”

  这名袁军小将见李进出城,当即大喜,催马冲了过去,一刀挥砍,不过李进微微一躲,枪出如龙,快如闪电。

  噗呲一声,这名袁军小将的马与李进的马错过去,然人却掉在了地上,没主的马儿悠悠前行了几步,打了一个响酣,回头撇了一眼主公,然后嫌弃的跑开了。

  好快!

  一个回合不到就被杀下马来。

  袁军短暂的愣了一下,又有两名小将,冲上来,夹攻李进。

  李进左挡右攻,然后在回马一枪。

  两员袁将也落下马去。

  四枪杀三将,凌厉迅捷,干净利落。

  “好!杀得好!”

  “教官就是教官,这枪法还是原来的味道。”

  萧县城内一众人纷纷呐喊助威,士兵们也提枪戳地,高声欢呼。

  主将大发神威,一枪一个,实在是提气提神。

  “何人还想战,尽可过来!”李进的目光扫向袁术大军,睥睨四野,寒光凌厉摄人心魄。

  “这……”原本想出战的陈纪、陈兰咽了咽,不自然的后退半步。

  纪灵冷哼一声道:“还是我来吧!”

  陈纪、陈兰二人齐道:“将军小心,李进此人看来非浪得虚名之辈,有些邪性。”

  纪灵道:“某自有分寸,管好大军!”

  话毕纪灵催马冲阵,袁军将士纷纷高声齐喝为其助威。

  “又来一个送死的,报上名来。”李进见纪灵出战,难得开口问道。

  纪灵勒马停在了十数丈之外道:“豫州纪灵!”

  说完纪灵又催马冲了过去,李进淡淡的哦了一声,收了轻视之态,挥枪同样崔马迎了上去。

  纪灵,袁术手下最猛的将领之一,想来有些本事。

  所以李进也不敢大意。

  “锵!”

  双马交错,长枪与三尖刀重重一击。

  火星四溅,金鸣震耳。

  李进的枪法高名,纪灵的武力也不低,他的三尖刀重五十斤。

  在猛将序列里也是比较沉的。

  所以二人第一回合较力,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李进的枪不是重枪,与许定使的有所不同。

  虽然许定的枪法源于李进,但是二人的风格还是有所不同。

  毕竟许定有源源不断的无穷之力,学习融通之后很快根据自己的身体素质重新创造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枪法。

  在来说李进与纪灵,二人齐齐调头,又返向冲杀过来。

  双马四蹄有力,在地面重重踏来,扬起两道土龙。

  枪与刀又一次对碰。

  金鸣声又响起,二人快速转动武器,都同时横向一扫,欲将对方打下马去。

  不过两杆武器的的圆杆又击在一处。

  “锵锵锵……”

  二人不断挥富力城武器,马儿原地打转,又交手了数个回合,依然无法快速将对方斩杀。

  不过李进使枪更加灵活,在立足不败的情况之下,枪花频斗,左右猛攻。

  一时之间尽然也是打得纪灵只有招架之力,而无瑕还手。

  纪灵的三尖刀是重武器,属于大开大阖,是很费体力的。

  如果前几招不能胜对方,想斩杀同等级别的猛将那几乎是不可能了。

  所以他也是越打越累,同样还是心惊。

  这个李进的实力在自己之上呀,许定手下竟然还有这等默默无闻的战将.

  “哼!还敢分心,看枪!”李进抓住灵纪分神之际,枪头刺向右边,待纪灵赶忙防右边之机,枪锋一转滑向了左边。

  “噗!”的一声枪头刺进了纪灵的左肩膀。

  纪灵大骇,来不急发出惨嚎,挥起三尖刀挥着李进的面门劈去。

  李进右手微抬,枪头一挑将纪灵刺下马去,自己整个身体一侧,堪堪躲过了纪灵的一刀。

  不过他坐下的马儿却被刀尖给划伤了。

  马儿吃痛,嘶鸣一声,双踢一抬,李进觉察到不脱,顺势一跳下了马。

  落地之后李进撇了一眼受伤的马儿,然后挥起长枪冲向了纪灵。

  此时纪灵以受伤,不敢在与李进相战,奔向了大军。

  陈纪、陈兰二人见纪灵先落马,大惊失色,忙带兵冲出道:“救纪将军!”

  三千骑纷纷冲出。

  李进追上纪灵,从后一枪刺来,纪灵往提刀往后一挡,身体往一侧滚去。

  李进一枪刺中,挥起枪棒,又朝纪灵砸去。

  纪灵一跃跳开,开原的位置轰的一声尘土飞扬。

  李进砸完又挥枪一扫,纪灵此时无处躲避之外,双手握住三尖刀竖起一挡,整个人借力倒飞拉开了与李进的距离。

  不过他的手臂又疼又麻,虎口溢血,胸口也涌上一股闷气。

  “李进受死!”

  三枪没能斩杀纪,还想在追,这时陈纪、陈兰等率大军以冲到近旁,弓弩先声夺人,朝着李进一阵猛射,打断他的追击。

  李进忙挥枪舞挡。

  下一刻众骑杀至,各种武器朝他刺砍过来。

  李进挥起武器,左挡右击,冲上来的袁军骑卒纷纷落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