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收下阎柔众人

第六百四十三章 收下阎柔众人


  阎柔、鲜于辅、鲜于银三将遂将从幽州与许定等人分别后到并州在到怎么中被李肃坑害的事娓娓道了出来。

  听得四下的金吾卫将士们唏嘘不已。

  李肃这混蛋还是一如既往的狠呀,一点都不比董卓心腹李儒差多少。

  不过李儒玩的是内部小谋略,在大谋划下跟李儒不是一个级别的。

  也就刘和这样的才会上当。

  换了自家主公,会耍得李肃昏头目眩,找不到南北。

  “那现在上党的情况呢,高干应该败给了李肃吧,不然你们不敢从壶关出上党。”许定可不觉得李肃只是为了坑死刘和,他一定是设计让刘和来引高干上当,以完成他更大的预期目标。

  阎柔回道:“君侯英明,高干中了李肃之计,主力被李肃给伏击全歼了,高干本人也因战马中箭不慎落马被伏击,我等离开上党的时候,上党郡以经乱作一乱,高干部高柔,直接放弃了府城,从壶关撤进了冀州。”

  “对了君侯,听说高柔走的时候,直接写了信给张杨,把天井关等地送给了张杨,高都、泫氏等城尽归附了张杨。”阎柔补充说道。

  许定轻笑一声道:“这个高柔也是焉坏焉坏的,好一个祸水东引,张杨还必须得吃这个饵。”

  不管张杨有没有野心,天井关在手,如果李肃、刘备想南下攻打河内,张杨也有防守抵御的关隘。

  而有了高都、泫氏等城,退可以延缓北面南下的时间,进也可以去夺上党的府城屯留。

  总之可以给张杨不少便利。

  送到嘴的肉,张杨没道理不吃,更不会让李肃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君侯说得没错,这个高柔确实是焉坏,他撤得干干净净,根本不给李肃合围消灭他的任何机会,听说高干被俘虏,直接就往冀州跑了。”阎柔附和道。

  高柔甩锅确实甩得快,根本不让李肃动用高干的机会,先撤到冀州在说。

  至于高干被俘虏这个头疼的问题还是直接丢给袁绍吧。

  是救还是见死不救,都是袁绍来处理。

  李肃这事干得不厚道,联盟一失败立即就向盟友捅了一万,许定到是乐得看戏。

  所以问向高柔等人道:“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均道:“我等想效力君侯,希望君侯能收留我等,君侯接下来要打幽州,我等虽无大用,却也能发挥一些作用,希望君侯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许定没有当即回答,而是盯着众人差不多有一分钟这才语意平静的说道:“你们都是忠勇之人,我没有赶走人才的习惯,不过你们可想好了,跟着我,我不一定会让你们报仇,不一定会让你们杀公孙瓒。

  毕竟我没有义务给刘虞复仇,虽然他做州牧还算不错,不过我与他的关系也就一般般,相反我还挺欣赏公孙瓒这个疯子,他敢打敢杀对蛮夷的那股狠劲我颇为赞同。”

  阎柔、鲜于辅、鲜于银众人有些诧异,许定竟然毫不避讳的说欣赏公孙瓒。

  这让众人心中不由凉了小半,一个个皱起了眉头。

  不能为刘虞报仇,不能杀公孙瓒,那他们跟着许定去幽州干什么?

  “主公在上,我阎柔愿意追随主公,主公的意志便是一切,不管主公如何对待公孙瓒,末将都不会有怨言。”阎柔径直参拜下去道,第一时间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鲜于辅、鲜于银两兄弟又相视了一眼,很快二人又明白了过来。

  天下间没有谁会为了他们而去替原来的主公复仇。

  他们有什么资格讲条件。

  如果真有人这么说,搞不好也是虚伪的,不过是骗他们入伙而以。

  而且许定说了不一定会给他们机会杀公孙瓒,但是没说不能杀刘备与李肃。

  公孙瓒这里可能复仇不了了,但是刘备与李肃这里,许定必然会支持他们的。

  刘备可是许定比较重要的敌人这一,而且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值得摒弃仇怨的基础与条件。

  所以二人很快明白了过来,也跟着参拜下去,重复了阎柔一样的话。

  其它十几骑就更没有问题了。

  一员将领都同意了,他们这些小兵自是没有意见。

  “好!得三位加入,我青州、平州、泰州又得了些猛将,实力又获得的增长,相信在接下来的幽州之战之中,能获得更大的胜利。”许定扶起阎柔,让众人起身,算是接纳了众人,然后又道:

  “给你们一个准信,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杀刘备与李肃,如果机会合适这一刀由你们亲自来。”

  “谢主公!”众人又单膝拜了一礼。

  “好了,不用讲这些虚礼,你们下去洗漱一下,换了马匹衣服,跟上队伍!”许定不在说其它,翻身上马,队伍继续前行。

  阎柔等人去往淳于城,然后换了衣服洗过澡,领了新装备,接着追赶许定,随他进了东莱郡。

  路上许定招来阎柔详细寻灵了他一些关于幽州与鲜卑的想法。

  阎柔知道无为言,将具体情况还有自己的看法一一道来。

  “子克的意思是,如果这一次北路军团不能在辽东郡重创步度根部与刘备部,接下去在攻打幽州的时候,他们还会来支援公孙瓒。”许定问道。

  阎柔道:“没错主公,刘备此人不必多说,只要是能对他有利的事,他肯定会干,公孙瓒与他联盟,他若不支援,必失信天下,难以立足。

  而主公重创轲比能部之后,步度根更是中部草原最有实力的人,此人乃是上一代鲜卑大王扶罗韩的弟弟,他一直有野心想一统三部,重建大鲜卑王庭,不过以前有步度根牵制,而且步度根的名声比他好,所以依附他的人没有多少。

  现在有主公你这个威胁鲜卑发展的势力从东方崛起,他就有了理由将鲜卑各部给重新整合的理由,到时必然还会领大军与主公作对。”

  “呵!轲比能我尚且不怕,还会怕他步度根吗?”许定很清楚轲比能的能力与号召力可比步度根强太多了,所以到不怎么在意步度根,不过还是问道:

  “你说如果让步度根做成了,统一了中部与西部鲜卑,鲜卑总兵力能达到多少?”

  阎柔道:“大概能有二十多万左右,西部鲜卑的情况了解得并不多,他们一直盾藏于西边,有时与匈奴人也战,有时与中部鲜卑部落也打,好像还跟西域诸国也有摩擦,具体实力末将也不甚清楚。”

  二十万人马,到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纯骑兵,也是个大麻烦。

  其实许定部也有探子在草原,不过这么多年也只是渗透在东中部鲜卑这边,西部的鲜卑方面的警惕性更强,别说他们汉人,就是东中部的鲜卑人自己人他们也防得厉害。

  总之西部鲜卑以真正的鲜卑正统自居,跟东中部的鲜卑部落关系并不和善。

  彼此都想吞并对方,然后壮大实力。

  说以说这个时候还算不错,草原上的统治者还不是最强的时候,属于一盘散沙之壮,不然也不会让许定这么轻松的消灭了东部鲜卑,又中创中部最能打的轲比能部。

  不过事态是会无限发展的,蝴蝶效应什么就突然带来大风暴也是未知的。

  汉人强大有意横扫草原,草原部落感受到了威压,自然也有可能冰释前嫌,团结对外。

  没有哪个民族部落是一成不变的。

  变是永恒,不变是相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