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六十九章 斗将

第六十九章 斗将


  第六十九章斗将

  “那小姐,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马、元、义觉得许定不会这么好心,许定是官军,既然捉到了张宁,也就识破了张宁的身分,怎么可能轻易放了她。

  张宁知道马、元、义想问的是什么,如实将许定的话复述了一遍。

  “竖子,好大的口气!”

  马、元、义气得想发飙了。

  许定太狂妄了,说他马、元、义不是对手就算了。

  还敢贬低张角,将他们太平道说得一无是处,这实在是太可恶了。

  岂有此理。

  张宁道:“马叔,宁儿觉得马叔还是退兵北上吧。”

  “大小姐你也觉得我不是他的对手。”马、元、义问向张宁,张宁不知怎么回答马、元、义,有此犹豫。

  马、元、义长叹一声道:“大小姐我知道你想报恩与他,主动撤兵,只是我们若不攻下东武阳,那河对岸的卜己大军就会有覆没之危,我太平道将失去黄河以南的所有攻取之地,届时汉廷大军源源不断开赴冀州,对大良师是个巨大的威胁,我黄巾军必遭灭顶之灾。”

  说着马、元、义主动拜请下跪,张宁连忙托住马、元、义:

  “马叔你这是做什么?”

  马、元、义义正言辞说道:“大小姐,请你以大局为重,以我黄巾军大业为主,也请多为大良师着想。”

  “这……!”张宁很是为难。

  她是真的不想跟许定兵戎相见,但是马、元、义说的这些,她又不能拒绝,内心一时复杂纠结无比。

  见张宁犹豫,马、元、义接着又道:“大小姐这样如何,攻破东武阳,我们可以放许定离去,绝对不伤他性命。”

  既然马、元、义如此说了,张宁到是不好在说其它的。

  勉强点头同意了。

  “主公,黄巾军要攻城了。”

  许定放眼看着城下的黄巾军,脸色平静,不带一点波澜,然后冷声道:“看来马、元、义是不服气呀,也好,那就让他见识一下我们的真正实力。”

  很快咯吱声响起,许定带着兵马从城内跑了出来。

  这让准备攻城的马、元、义一头雾水。

  “贼将马、元、义出来说话,我家府君想跟你谈谈。”

  马、元、义正犹豫要不要出去跟许定对话,接着对面又道:

  “马、元、义堂堂七尺男儿可是怕了我家府君,不敢阵前叙话,若是怕了就立即带着人滚蛋吧,还攻什么城池。”

  “哼!岂有此理,大帅容我去斩了那狂傲的汉狗。”

  当下就有数员将领请命要出阵斩下许定。

  不过马、元、义抬手拦道:“不要心急,勿中小儿奸计,我去会会他。”

  许定的实力他是有过耳闻的,传言他力过霸王,实力不容小觑。

  自己这些手下根本不是许定的对手,岂能出去平白受死。

  所以马、元、义自己催马出阵。

  许定见他出来了,也催马出阵。

  马、元、义道:“许定你想干什么?”

  “马、元、义为何还不北退!难道你真想丧命在此?”许定反问。

  马、元、义冷哼道:“许定,莫要儿女情长,你夺我东武阳,窃取我大军粮草物资,我岂能至之不理,你回城吧,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哈哈哈,说得你好像能攻下来似的,不要假大方了,我如果进城,你就算把这一万人都填在这里都不可能攻破的。”许定不屑的说道,这一点恰巧戳中了马、元、义的痛点。

  别说东武阳了,就算是阳平他都没能攻克。

  不待其反驳接着许定又道:“念在天下苍生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我们双方各选三人出来,以斗将分胜负,只要你能胜两场,这东武阳我让给你,如果是我这边胜,你带着你的人立即北返回冀州,不得南下。”

  许定自信满满的看着马、元、义。

  他知道马、元、义肯定不会拒绝。

  果然马、元、义愣了一下,旋即做出了最快的反应回道:“三局两胜,你真敢如此。”

  “不就是一座城吗?有什么不敢的,你想好没有,我只数三下,同意就比,不同意你尽可攻城拭拭。”许定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马、元、义立即道:“可以,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有一点,我们彼此身为主帅,不能下场。”

  许定早料到马、元、义会如此说,所以直接同意了。

  马、元、义内心大喜,只要许定不下场,还怕打不过汉将。

  原本唯一担心的就是天生神力的许定,没有许定,他还不信手下没有人能打得过许定的手下。

  很快马、元、义挑选了三个实力最强手下出来。

  许定则不然,指了指典韦道:“伏虎你过去,胜就行了,别杀人!”

  典韦憨笑回道:“是主公,我下手会温柔点的。”

  温柔,你能温柔哪里去,梁习等人在为对面的黄巾将默哀吧,

  说完典韦提着双铁戟走了出去。

  看到典韦出来,马、元、义皱了皱眉,感觉这回合亏了,只关注了许定,但是把这个家伙给忘了。

  闯过英雄楼的不指许定一个呀,还有这个憨厚的傻子。

  据说这家伙也能举起千斤巨石,同样是一个力量大到没边的存在。

  但是刚才应话太急太快了,此时他想改也来不急了,只能别寻规则漏洞。

  果然与典韦交手的黄巾将,不敌三招就败得狼狈无力还手,被生擒拿了。

  这还是典韦放水了,不然一招就秒了。

  “等等!”

  眼看第二局要开始了,马元义急中生智喊道。

  许定温怒道:“怎么你想反悔?”

  马、元、义道:“非也,我们约定三局两胜,但是没说三个人要战同一个人,现在你这边的人是胜了一局,那么他可以下去了,你在换个人与我这边的其它二人比,如此才显得公平,不然传出说有人会说我这边用车轮战,就算最后胜了也是胜之不武。”

  说得好冠冕堂皇呀。

  不就是怕三个都打不过一个,掉更大的面子吗?

  不过许定很随意的笑道:“行!你喜欢就好。”

  许定旋即指了指早就想出战的张飞。

  张飞催马奔出,来到中场勒马扬矛道:“燕人张飞在此,何人敢战!”

  “冀州清河郡东风逍来战你。”

  马、元、义手下一个叫东风逍的武将同样催马奔出,这人使一把三尖两刃刀,马匹飞奔,迎面就是一刺,张飞一挡,回矛一戳。

  那人闪身一躲,回刀一劈,反应到是极快,出招也极狠。

  张飞同样是侧身一躲,使矛一挡,催马到侧翼,接着就是一刺。

  不过这个东风逍,年龄不大,只有二十左右,力气却也不小,武艺到也中上流,同样是双腿一夹马腹,回身一挡。

  “锵!”

  金鸣交错,火光四射,二人一时竟然酣战起来。

  虽说张飞得了许定的命令,不能伤人,未使出全部的实力,不过眼前少年能接他数招也算是个人物。

  很快二人就打了十招,东风逍渐显败败绩。

  马、元、义脸色越来越黑,这东风逍可是他手里最强的战将了,貌似不是东莱将的对手。

  没想到许定手下还有如此猛的将领,这一回真是失算了。

  果然没多久,战至十三个回合,张飞也耍得差不多了,稍加力道,将东风逍击于马下。

  “马、元、义记住你的诺言。”许定催马调头,领着大军返回东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