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八十八章 水土不服(三更)

第八十八章 水土不服(三更)


  第八十八章水土不服

  就在许定想着刘备的事的时候,有人来报:“主公,营外有人求见。”

  末了那人顿了一下,补充道:“那人上次在广宗求见过。”

  张宁!

  她果然来了。

  这是许定意料之中的事,并且早有交待,不然亲卫也不会加上后面那一句提醒了。

  “请她进来,告诉伏虎,将警戒哨放在百步之外。”许定吩咐道。

  很快张宁自己走了进来,因为邻路的人被典韦挡在了百步之外。

  一进营,张宁便道:“许大哥知道我会来?”

  许定注视着张宁,张宁的着装还是上次的一样,不过人显得没有这么憔悴了。

  许定回道:“我都放出消息出去了,宁儿姑娘不会不挂念着自己的二叔。”

  张宁也不吃惊,只道:“许大哥愿意放过二叔?”

  许定道:“没错,只要他退出下曲阳,我东莱兵若与其相遇,可退避三舍不与交战,任他自由。”

  许定要的只是张宝退出下曲阳。

  这个条件很简单,但是却也为难。

  因为张宝对下曲阳极为看重,视之为黄巾反汉的最后一个基地了,放弃这里,就意味着不要基业了。

  许定道:“知道为何你父亲等人为何会失败吗?”

  张宁摇头。

  许定的思维太跳跃了。

  她有点跟不上来。

  许定接着道:“一,你们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你们的敌人不仅有庞大的官军,而且还有各地豪强的大小武装,你们面对的是整个得利阶级的疯狂镇压,所以最终会寡不敌众。”

  这一点张宁以有了深刻的体会,黄巾军以受到这方面的压制。

  接着许定又道:“第二:你们各地的组织者没有联系,没有配合,各自为战,所以被各个击破。

  第三你们的作战方式有误,一个个都是只知固守一城一池,或久围坚城,与官军拼消耗,不懂得运用灵活的战术战法,没有取得主动,始终被动挨打,所以支撑不了多久。”

  原来如此。

  败得不冤枉。

  张宁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知道原因总归是一件好事。

  起码死得明白。

  所以按许定的说法,黄巾起义最终只会走向败亡,这是注定的事,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侥幸的心理负担了。

  许定道:“所以你可以把这话带给你二叔,他要是继续固执己见守着下曲阳,那么不用我来攻城,尽早会被其它人耗死,他要是聪明点就应该弃已所短,用其所长。”

  许定说的是实话,后黄巾时代,各地的黄巾都学乖了,取用流寇作战,让汉军疲于应付,头疼不已。

  最后足足花了十年左右才基本解决掉。

  消化了许定的话,张宁想了许久,这才抱拳道:“多谢许大哥,有了许大哥这番话,我相信二叔能醒悟过来。”

  说完张宁便离去,许定也未作挽留。

  翌日天亮,董卓擂鼓聚将,准备进攻下曲阳。

  现在他聚集过来的兵马将近有七八万之多,可以说比广宗的时候兵力更加充沛。

  所以整个人更加意气风发,大有长剑一指,敌酋枭首的意思。

  只是等了三刻时,人还没有到齐,尤其是许定的位置。

  “怎么回事,许定为何没来?”董卓冷声问道。

  结果这时有人来报:“将军,许太守说东莱兵初来乍到,好像水土不服,从士兵到太守在内,所有人都闹肚子,所以怕是参加不了今日的攻城战了。”

  董卓脸上的横肉一抽,脸都快黑了。

  神他妈的水土不服。

  整个东莱军大营连带着许定一起闹肚子。

  下面的各位也纷纷议论起来,显然这些有点荒唐呀。

  而且许定没来,没了破城先锋这个炮灰,谁来顶呀。

  “哼!来人,跟我去东莱军大营,我到要看看许太守是真闹肚子拉稀呢,还是另有原因。”说好的许定主攻,结果现在想耍奸,董卓可不是这么好骗的。

  结果这时又有人来报:“将军,许太守差人来报,说昨夜有人在东莱军营地投毒,听手下汇报,好像是幽州来的部队干的。”

  幽州来的。

  所有人齐齐看向面似老实的刘备。

  这里就刘备一家是幽州来的呀。

  而且昨天好像许定跟刘备有点火药味,像是有仇呢。

  你妹的许定。

  刘备心里快气炸了。

  万万没有想到许定这么无耻,竟然向他泼赃水。

  刘备忙出来辩解道:“将军,还请明查,备之军向来军纪严明,而且素来与东莱兵无仇无怨,怎么会做此等苟且之事。”

  董卓微微点头,刘备确实很老实,而且也没有必要害东莱军。

  董卓正要开口说话,这时又有人来报:“将军,许太守差人来报,他说刘玄德定会推脱辩解说他二人没有矛盾,特来告诉将军,他与刘玄德在幽州时有过不愉快的矛盾,他万万没有想到刘玄德如此记仇,竟然下这么重的手,请将军为他作主,还东莱军一个公道。”

  公道你妹呀,你还上瘾了。

  刘备心中大骂许定数声,这时连董卓都有点怀疑刘备了。

  其它人更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不知玄德在幽州与许太守有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李肃有点小怨恨了。

  许定是他好不容易坑来的,要是因为刘备这个大耳贼而坏了计划,那他就不高兴了。

  所以出言问道。

  刘备想搪塞过去,但是董卓脸色不悦的盯着他,他只好硬着头皮将他与许定的事说了一遍。

  当然他是尽量给自己美化一下,以示自己是无心之举。

  不过大家先入为主,又怎么会信刘备的话。

  反而是了然的表情。

  一个个拉离了与刘备的距离。

  万万没有想到宽厚仁德的刘备竟然是这种龇牙必报的人。

  就是很看好刘备的董卓听了也是脸寒微怒,拂袖返回了位置。

  刘备暗叫糟糕,便道:“将军,备确实有些冤枉,不知道何人陷害备,不过东莱军既然今日不能出战,那备愿意领兵在前,为大军破城。”

  刘备当破城先锋。

  他行吗?

  董卓跟李肃等西凉军很怀疑呀。

  不是谁都是许定,不是谁的部队都是东莱军。

  不过其它非西凉军的杂牌部队将领们一个个心里在弹冠相庆,互相对视一眼,马上心领神会,个个都站出来道:

  “将军,我等觉得此事可行,请将军给玄德一个辨证清白的机会。”

  刘备当炮灰,这下轮不到他们的头上了,所以没有不高兴的,当然要出来挺刘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