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4章 香草的证词

第14章 香草的证词


  跑回小桥下,徐天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桥梁下侧,可是出乎徐天的预料,什么痕迹都没有,徐三爷尸体后方位置也没有摩擦痕迹。

  “不应该啊!什么痕迹都很有,绳子到底是干嘛用的?”徐天蹲在小桥上看着尸体摆放的位置,刚才所有推理全都被推翻了。

  徐天深深陷入苦恼当中,一夜未睡的脑袋已经像浆糊般粘稠,两起命案的绳子到底是干嘛用的呢?罪犯一定不会做出多余之举,无论是徐福贵遇害时那个喊声,还是徐三爷腰间的绳子,肯定有它的作用,这一点徐天心知肚明。

  背后传来轻柔的脚步声,徐天缓缓回过头,见到充满朝气的香草走了过来。

  “香草……你怎么来了?”

  “你不要叫我这么土的名字好吗?我叫思妍,王思妍。”

  “录音带你是怎么合成的?当时那‘突突突’的声音是你在合成录音时录进去的吗?”

  听到徐天这么问,香草显然有些吃惊,不过香草并没有觉得意外。

  “不愧是徐天,找你回来帮忙侦破案件的人就是我,不过那‘突突突’的声音不是我录进去的,应该是二十年前命案发生当天的声音。”

  “果然,张警官的快递是你做的手脚吧?”

  “没错,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推理,如果你百分百说出所有细节,我就告诉你二十年前的所有事情。

  徐天惊愕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沉寂下来,闭上眼睛捋顺所有情节,开始了他的推理秀。

  “想要将张警官的快递掉包很简单,只要香草本人做快递员就可以了,那天我接到的两封快递都是以短信的方式通知我到小区门卫处取件,从头到尾我也没见过快递员本人,最暴露的一点就是,正在派件中的短信后缀清楚写着,快递员王思妍,这种快递公司系统发送的短信你是无法操控的。”

  “我确实疏忽了,但是去掉短信后缀,你还能推测出是我吗?”

  “很简单,因为你姓王,在这个村里,二十年前红妹死亡的案件所有人都闭口不提,那么给我寄录音带的人只能是村子以外的人,张警官的快递已经被你退回,那么除了张警官,只有你这个红妹的亲侄女能这么做。”

  “不过我还是失算了。”

  “你不该多此一举,退回张警官的快递是想不让张警官参合进来吧?可是你没想到,村里接连发生命案,作为村子的治安警察,张警官无论如何都要参与进来。”

  “都是那个可恶的凶手,若不然只要请你回来揭开二十年前的命案就好了,你回来都第三天了,有什么眉目吗?”

  “关于二十年前红妹遇害的全过程,你最好如实告诉我,还有二十八年前这个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的没有那么多,二十八年前的事情我一无所知,我只知道二十年前命案的经过,其实当时我也在场,你以为我那在深山里呆了八年的表姐会用录音机吗?”

  “果然,我就知道,一定有外人操作录音机,原来是你。”

  “我也是出于好奇,当年我提着装满四节电池的录音机上山来住,表姐很喜欢和我一起录音玩,那天我一大早就起来去树林里录音,回去的时候快接近中午了,表姐拦着我不让回屋,我们就在外面的草丛里蹲着,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你奶奶从屋子里走了出去。过了有两三个小时,老村长来了,我和表姐在外面听到小姨让老村长把表哥带走,事情发生的很快,当时我们三个孩子都没来得及道别,老村长就把表哥强行带走了。”

  “后来呢?徐福贵来了?”

  “是,和表姐的证词一样,徐福贵连屋子都没进去,只是在门口看见小姨浑身是血,然后就叫喊着跑开了。”

  “等等!张警官给我看的笔录上不是这么写的,笔录上写着徐福贵进了屋子,你确定徐福贵没有进屋子?”

  “我确定没有,可能是表姐记错了吧!”

  “不太可能吧?你的年龄比我还小一岁,我和你表姐应该是同龄,既然你现在都记得这么清楚,你表姐应该也不会记错才对。”

  “你太天真了,难道你不知道每个孩子的发育状况是不一样的吗?而且表姐在深山里呆了八年,你觉得表姐的智力发育好,还是我的智力发育好?”

  “你们姐俩当时一直都紧盯着房子吗?”

  “那倒没有,小姨一直都不让我们进去,我和表姐在外面呆到村民来了以后,期间还在录音,就是那时候把表姐的证词录进去的。”

  “这就能说明问题了,你的记忆应该没错,你表姐的证词也全都对,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红妹不让你们进屋,这说明什么?”

  “难道……当时屋子里有其他人在?”香草全身一抖,从后脑勺瞬间凉到脚底,一股惊悚的气氛席卷了全身。

  “一定是这样,你说徐福贵没有进屋就被吓跑了,可是你表姐的证词说徐福贵进了屋子就出来了,我觉得,当时那个一直在屋子里的神秘人一定是紧跟着徐福贵跑出去的,你表姐肯定把两个人都当成是徐福贵了。”

  “那个一直在屋子里面的人就是凶手,一定是这样。”香草大声喊道。

  “可能当时凶手觉得徐福贵看见了他,所以就紧追出去,可是没料到,后面的村民大军紧跟着徐福贵后面,所以凶手当时没能对徐福贵下手。”

  “现在我必须要去询问老村长,有几个问题一定要问清楚。”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当时没有参与村民集体上山的人,肯定就是凶手对不对?”

  “现在下定论还早,只能说是嫌疑人,最起码当时没有随村民一起上山的人有很大嫌疑。”

  徐天和香草刚想起步,突然听到山的那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在进村的入口处,山路崩塌,两侧的泥土全部灌在了进村的山路上,村外发生了山体滑坡,村子的唯一进出口被封死住,两名县公安警察和一名法医惊魂未定,这三个人刚要进山就被堵在了山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