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0章 第二次求证

第10章 第二次求证


  “你和中年妇女到底什么关系?”

  “我……我和她……没有关系,我只是看见过她在走廊做过奇怪的事情,那之后开始,每次我见到她时,都会用很凶恶的眼神去看我。我记得有一天我回家很晚,应该是凌晨三点左右,当我想上楼时,突然想到那个女人的凶恶眼神,我就很害怕,于是只乘坐电梯到了十四楼,剩下一层我是爬楼梯上来的。当我轻轻走上十五楼时,我蹑手蹑脚走到楼梯口,试着往走廊里看了一下,当时我见到那个女人蹲在老太太家门口翻找垃圾,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你们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吗?就在……就在女人的脚边,放着两截手指,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手指,反正我很害怕,就一直等女人回到家里我才蹑手蹑脚走过去。”

  “事情具体发生在什么时候?准确日期!”

  “不记得了,就在我搬家的前几天,就因为那天晚上的事,第二天我出去的时候路过老太太家门口,当时我的好奇心涌了上来,非常想翻找一下垃圾袋,可是我还没等蹲下,那个女人就突然打开房门,当时房门只是打开一条缝隙,我能清楚看见房间内女人的眼睛,她在看我,非常凶狠,我很害怕,就赶紧跑开了。”

  “后来你还看见过那个女人的异常举动吗?”

  “当天我出门以后就突然决定要搬家,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当天下午我就通过中介重新租了个房子,虽然女朋友有些不情愿,但我还是坚持要搬家,后来很快我就搬走了。”

  “你先出去等候吧!把那个女人再叫进来。”

  男孩很慌张地走了出去,就好像很害怕这间屋子一样。

  中年妇女再次被叫了进来,这一次陈组长的眼色很凶恶,把坐在一旁的徐天都吓了一跳。

  “你刚才说谎了?”陈组长厉声喝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说什么谎了?”

  徐天赶紧制止住陈组长,因为徐天很清楚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是非常强的,如果过于强硬地去询问,很可能适得其反,徐天还是觉得应该自己来询问。

  “您不要对我们有所隐瞒,陈警官也不是质问您的意思,只是刚才我们没有询问到您关于庄司和垃圾袋的问题,但是刚才那个男孩可都告诉我了,他看见过您在走廊翻找您母亲房门口的垃圾袋,还看见了两截手指,这个您要解释一下吗?”

  “是这件事啊?既然你们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们了,其实那是我在确认垃圾袋里是不是真的有手指,我和你们说过,我那糊涂的老母亲一直以来对表弟非常好,我在空闲时间总会趴在门镜上往走廊里看看,我想知道庄司有没有经常去找我母亲,可是就在庄司被捕的前几天,当时快到半夜了,我上完厕所后准备睡觉,但是我习惯性地趴门镜上看了一眼,当时我听见走廊里有动静,好像有人在翻找什么东西,过了没一会,那个年轻女孩从我家门前走了过去,手里还提着两个黑袋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摆在我母亲家门口的垃圾袋。等我觉得那女孩已经离开了,我就开门出去看了一下,我发现母亲门口的垃圾袋好像被动过,因为有好几个垃圾袋都被打开了,当时正好电梯开了,是别的住户回来了,我就赶紧躲回家里,等凌晨三点左右,我才出去翻找垃圾袋。”

  “您为什么一定要翻找垃圾袋?就因为听见女孩翻找了?所以您也要去翻找?”

  “对,因为我知道那女孩和庄司的关系不一般,他们俩近期都在玩些猫腻,我看见好几次女孩深更半夜从庄司家鬼鬼祟祟出来。”

  “您怎么看到的?”

  “在门……我从外面回来时看到的。”

  “您半夜经常出去吗?”

  “偶尔……”

  “您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女孩和庄司的关系不一般?”

  “半年以前就开始了。”

  “是吗?那您的观察力还真强,对了,您的物理也非常好吧?”

  “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说,您先去外面等候吧!我们借用您家里办公,真是不好意思,您叫女孩再进来一下。”

  女孩第二次被传唤到徐天和陈组长面前,这一次女孩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了,从进来开始,女孩就非常恐慌。

  “不得不说,你说谎的功力确实比男朋友要好,不过我们查案也是非常厉害的,你就直接说吧!关于庄司杀人抛尸的所有细节,你到底知道多少?或者说,你就是帮凶?”

  “不,我不是帮凶!都是庄老师……不,那个混蛋逼我的!”

  “庄司怎么逼你?”

  “他……他利用我,我的画作全都被他拿去卖了,这一年半以来,我经常去他家里画画,求求你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男朋友,如果让他知道了,还不一定要怎么想呢!”

  “你有什么把柄被庄司捏在手里了?”

  “我……”

  “放心,我们会为你保密。”

  “因为我他知道我的身世,其实,我是隔壁老奶奶的孙女。”

  “你说什么?那庄司和中年女人是?”

  “庄司是我叔叔,那个女人是我姑姑,可是这件事我姑姑并不知道,因为奶奶性格很怪异,我爸和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奶奶,一年半以前,奶奶给我爸打了个求助电话,说我姑姑想害她,但是我爸很忙,没当回事,我觉得应该过来看看,当时恰巧庄司家对面有房子出租,我就和男朋友住了下来。我没想到庄司那么聪明,不久后就拿着一张我小时候的照片来找我,当时我很慌张,因为我不想让姑姑认出我来,庄司看出来我不想被认出,就用这件事威胁我。之后我就对男友和邻居说庄司是我的美术老师,这样子我出入他家里也就不会被说闲话了。”

  徐天和陈组长相互对视了一下,两人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么戏剧的一幕。

  不对,徐天突然在脑子里想到了什么,这种情节,怎么和那个推理故事那么像?难道真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