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5章 续写

第15章 续写


  面对张雪文的嚣张跋扈,徐天冷静靠在椅子上。

  “怎么?不追问我吗?我说我认识那个执年太岁。”

  “是吗?”徐天蹭的一下站起来,脑袋阴沉着贴近张雪文。“你最好去地狱和他认识吧……”

  说完徐天就走出了审讯室,被甩掉的张雪文气急败坏,用被拷住的双手砸向桌子,全身不停颤抖,好像受到了徐天的极大侮辱一样。

  “为什么不继续问?他不是说了认识执年太岁吗?”陈组长问。

  “他是在耍我,您没看出那张脸贴满了谎话吗?他确实很聪明,但是没有执年太岁的沉稳,既然他不想直接开口,我们就找出密室杀人的手法,让他当众袒露目的。”

  “张雪文是凶手吗?”

  “不好说,目前的趋势来说,三个人都有可能作案,接下来咱们分两组行动,调查那三个人的明确杀人动机和人际关系就交给您了,我要破解出小说中的作案手法。”

  “你为什么一定要盯着小说?现实的案件不是更简单一些吗?”

  “不,目前的趋势来看,这个执年太岁肯定和现实中的两起案件有关联,小说的手稿已经调查清楚,是在案发前就已经写出来的,这就说明,现实的案件很可能是模仿小说中的杀人手法,至于凶手到底和执年太岁有没有关联,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我很清楚,只要破解了小说中的案件,现实中的案子自然就迎刃而解。”

  “我不能理解你的想法,不过你可要尽快破案,一定要赶在小说连载到揭露所有线索之前把案子破了。”

  “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现在小说公司不配合,我必须要拿到小说的所有手稿,我要搞明白小说中的线索和人物关系才行。”

  “可是我觉得,你现在就可以试着破解一下小说的谜底,因为已经有人上传续写章节了。”

  “什么续写章节?”

  “你没看到吗?规则上说可以续写章节,如果有人把下次要发送的章节内容大致写出来,小说公司就一口气发出所有手稿。”

  “还有这种事?”

  徐天赶紧查看了小说简介,果然没错。

  “这就好办了,我现在就开始着手尝试一下。”

  徐天打开写作软件,接上故事的发展进程,开始续写。

  上次故事已经写到侦探和赵副官发现老管家的尸体,徐天在想,如果自己是那个侦探,在自己犯了错以后导致了老管家的死亡,如果是自己,应该怎样来圆场呢?想着想着,徐天就动起了手指开始码字。

  “这……”赵副官看着门外即将被暴风雪淹没的一排脚印,脸色变得相当凝重。

  “又是密室,而且还把厨房反锁住了,门外只有一排脚印,老管家的死相非常平稳,厨房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徐天捋着线索说道。

  “要不要通知大家?”

  “我觉得暂时不要通知,现在只有咱们两个和凶手知道老管家已经死亡的事实,我觉得咱们还是去诈一诈凶手比较好。”

  “呦……你们在这做什么?”方太太走过来说道。“啊!!!”方太太看见老管家的尸体,大叫一声。

  徐天眉头紧皱,这下完了,计划全破灭了。

  “你来这干什么?”赵副官斥责方太太说。

  “我……我看你们俩往这跑,我就跟来了,为什么老管家会死在厨房?”方太太捂住樱桃小口说道。

  “我怎么知道!”赵副官不耐烦地说道。“我和徐先生来厨房找老管家,就发现了老管家的尸体,事到如今也没办法,还是召集所有人来厨房吧!”

  方家人面对老管家的死,全都低头不说话,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在说对方是凶手一样,不过方青竹和二少爷这对母子是最团结的,母子俩靠在一起站在角落里,在这一家子人面前,两母子就好像外人一样。

  “老管家应该就是咱们准备情景再现的那十五分钟时间被杀害的,说一说吧!那十五分钟里,大家都在做什么?”徐天问。

  “我就不用说了吧?赵副官说。“我可一直和徐先生在一起,二少爷也一直在书房吧?”

  “不对。”方太太说道。“二少爷出去过,就是徐先生和赵副官往屋顶爬的时候,二少爷出去上过厕所,我看见二少爷往厕所的方向跑去了。”

  “你确定二少爷是用跑的?”徐天问。

  “我很确定,方青竹应该也看到了吧?当时我们俩刚刚走出书房,还没走远。”方太太说。

  “是……我儿子确实跑去厕所了,可是我儿子不可能杀人。”方青竹搂着二少爷说道。

  “那可就不一定了,书房到厨房,要是用跑的,一来回也就三分钟。”方太太说。

  “确实。”徐天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和赵副官刚刚爬上屋顶之后还在上面磨蹭了一会,我们俩还商议了一下案情,那期间我也不知道书房里都有谁在。”

  “我确实去厕所了,可是我没有杀害老管家,当时我记得,刚刚跑去厕所的时候所有人都还在书房附近,等我从厕所出来以后,所有人都不见了,我就回到书房里烤火,等着徐先生和赵副官下达命令。”二少爷说。

  “大家都说说,那十五分钟的时间里,都去哪了?去做什么?”

  方太太:“我回房间拿个围脖,太冷了,凉风都灌到胸口里了。”

  方青竹:“我回房间喝了口水,今天话说的太多,我有些口渴。”

  老夫人:“我没走远,去大门口告诉守卫的士兵,看严点,今晚不能让任何人进方府。”

  大少爷:“本来我打算质问楠楠为什么要利用我接近父亲,可是楠楠没理我,之后我就回房间呆了一会。”

  肖楠楠:“我回客房了,刚才出来的急,我回去加件衣服,很快就出来了,我还看见徐先生和赵副官往厨房跑去,之后我就回到书房,二少爷可以作证。”

  所有人都有各自的说辞,不过徐天早已洞察出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