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3章 校园里的恶魔(笔录)

第13章 校园里的恶魔(笔录)


  “我先看看笔录吧!或许能连上什么线索。”

  “我们先审讯的是504房主,小张老师。”

  徐天拿过笔录,这个小张老师的记录并没有多少,陈组长大概就是问小张老师认不认识死者,小张老师一再否认,就连周边的邻居都不认识。

  第二个就是重点嫌疑人,楼上604的女人,这个人叫李凛凛,也是学校的一名老师。

  陈组长:“你和小张老师认识吗?”

  李凛凛:“我们不认识。”

  陈组长:“那你为什么要潜入小张老师家里?”

  李凛凛:“因为我想把对面的偷窥狂引到小张老师家里,我假扮小张老师的样子也是因为不让周围邻居怀疑。”

  陈组长:“你怎么知道死者是在偷窥你?据我们调查,死者的相机里面全都是落在你家阳台上的一只猫头鹰。”

  李凛凛:“这件事我知道,昨天有个叫徐天的人已经帮我和死者和解了,确实是我误会了,我也正准备去向小张老师道歉呢!关于潜入小张老师家里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不过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趁着小张老师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每天晚上进去呆一会。”

  陈组长:“可是你的动机是把偷窥狂引到小张老师家里,你这样做不是等于把危险引到小张老师身上吗?”

  李凛凛:“不是这样的!因为我知道小张老师身手好,所以我才这样做。”

  陈组长:“这不是你推脱责任的理由,关于这件事,如果小张老师原谅你还好,一旦小张老师追究你,这个责任你必须要担。再有就是昨天命案发生的时间段,你有不在场证明吗?”

  李凛凛:“我是自己住的,没人给我证明,那个时间我在睡觉,我只能给自己证明这些了。”

  以上就是楼上604李凛凛的笔录。

  “因为在504和死者身上都没有找到李凛凛的痕迹,所以暂时也不能给她定罪。”陈组长说。

  接下来是邻居602老头的笔录。

  老头叫张祖发,是本校的教授,关于张教授家里那些青少年,都是张教授领养的一些智力发育不完全的孤儿。

  陈组长:“你和死者是认识的吧?有人见到你们吵过架。”

  张祖发:“那个人喜欢乱拍照片,还喜欢捏造事实,我领养孤儿的事情本来外人很看好,可是他却发了一篇文章,说我利用那些孤儿做人体实验,对此我很气愤。”

  陈组长:“我看过那个报导,您还带那些孤儿去医院检查了,结果没有任何毛病,确实是死者在捏造事实。”

  张祖发:“他就是利用那些不着边的事情来博眼球,这个人死有余辜,留着也是祸害人间,我真感谢那个杀了他的人。”

  陈组长:“您这样的态度可是对您很不利的。”

  张祖发:“我问心无愧,昨晚我一直在家里和孩子们睡觉,男孩女孩是分开的,我和四个男孩在一起,他们都能给我作证。”

  以上就是张教授的笔录。

  “没有任何问题,还有孩子们可以作证,基本已经被排除在外了。”徐天说。

  “我们已经确认过,那些孩子虽然智力发育不全,但是经过张教授这么多年的指导,基本已经快要康复了,所以孩子们的证词我们给予采纳。”

  下面是503向荣的证词。

  陈组长:“你和死者也有纠纷吧?”

  向荣:“对,我恨他,都是因为他偷拍我,害我辞掉了教师的工作。”

  陈组长:“具体原因是什么?”

  向荣:“因为我和一个女学生有染,他拍照威胁我,不过我没有被他威胁到,索性我就辞职不干了,他也拿我没有办法。”

  陈组长:“这种事你说的倒也干脆!”

  向荣:“我怕什么?法律有规定不能搞男女关系吗?只是我的身份特殊,要是我不做教师了,那就更没人能管的了我,正常谈恋爱不行吗?”

  陈组长:“可是你有杀害死者的动机,如果你无法出示不在场证明,你可是会被列入嫌疑人名单的。”

  向荣:“我昨天一直在家里睡觉,和我在一起的女孩昨天晚上刚巧离开了,没人给我证明,不过我会配合你们调查,如果发现我杀人的证据,我无话可说。”

  以上是向荣的笔录。

  “这个向荣的说话语气很嚣张啊!”徐天看着笔录说道。

  “审问的时候确实一直出言不逊,有很多脏话我都没记在里面,不过之后报案的时候倒是态度温和,这种人应该就是社会上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吧!”

  “几个嫌疑人都有自己的说辞,也都很自信自己不是杀人凶手。”

  “你看看最后一个嫌疑人的笔录,我对这个靳少兰老师很感兴趣。”

  靳老师的笔录。

  陈组长:“你和死者有争端吧?”

  靳老师:“每天忍受噪音,我一直在尝试和他沟通,周边同样受扰的其他业主也都知道这件事。”

  陈组长:“死者在你家对面的504被割头,案发当天晚上你又刚好借宿在楼上601,你如果说这是巧合,我觉得未免有点太巧了吧?”

  靳老师:“确实只是巧合,我会配合所有调查。”

  徐天往下页翻去,发现靳老师的笔录只有这些。

  “没了?”徐天感到非常好奇。

  “因为这个靳老师非常淡定,我们也和那个借给他房子的人通了电话,他们的说法确实能对应上,虽然靳老师没有不在场证明,但是死者和案发现场都没有靳老师的痕迹,我们也无法给靳老师定罪。”

  “这些笔录一点线索都没有,相反的,每个嫌疑人都对自己很有信心,这些笔录不但没有破案的价值,反而给这些嫌疑人都排除了嫌疑。”

  “这也是我们头疼的原因,所以说现在我们必须要找到夏兰,只有从夏兰身上寻找突破口才行。”

  “夏兰确实至关重要,但是我总感觉好像疏漏了什么,这些嫌疑人真的就是所有的嫌疑人吗?死者喜欢偷拍,肯定得罪过不少人,如果只把案发现场504周边的邻居作为嫌疑人,我觉得范围是不是太小了?您别忘了,案发当天晚上11点前后,可是停过电。”

  停电……

  徐天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