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29章 蓝色奏鸣曲(寻人)

第29章 蓝色奏鸣曲(寻人)


  “我觉得还是继续审讯嫌疑人吧!而且为了避免惨剧再次发生,每个房间的嫌疑人必须有人陪同。”徐天说道。

  接下来被审讯的嫌疑人是考古学家许彬,听说酒店内死了人,许彬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一再强调自己需要保护。

  “你在为什么事情害怕?”徐天问。

  “诅咒,一年前那个叫姗姗的女孩对我们下了诅咒,这一个晚上接二连三发生五起诅咒事件,绝对不是巧合,就是那个诅咒灵验了!”许彬坐在有人陪同的会议室里面也显得十分不安。

  “想若要申请警方保护,就要坦诚接受警方调查。”靳老师说道。

  “我什么都回答你们,只要能保护我就行!”许彬脸颊流着虚汗说道。

  “首先说说你和姜毅的关系,还有你们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徐天问。

  “是姜毅组织我们来的,说是找鬼婆的坟墓,不过姜毅后来改变了初衷,来到这里以后就变成找人了。”

  “找什么人?”

  “村子里的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是谁。”

  “你没听姜毅说过具体要找谁吗?”

  “没有,我也问过姜毅,但是他不说,不过你们可以问问和姜毅经常在一起的李涛,他应该知道姜毅要找的是什么人。”

  “你确定姜毅找的人在村子里?”

  “这一点我可以确定,因为有一次我在卫生间听姜毅打电话说要找的人就在村子里。”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的事了,不过我记忆很深刻。”

  “你既然知道姜毅已经改变初衷不再寻找鬼婆的坟墓了,那为什么今年还要跟随姜毅来到这里?”

  “不来不行啊!去年那件事情我想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吧?就是叫姗姗的那个女孩所发生的事情,因为我去年跟在姜毅身边参加了那件事,所以我们就成了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姜毅让我来,我不敢不来,而且我也不能去举报大家,我知道虽然不会重判,但也要蹲几年监狱。”

  “今年姜毅带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姜毅没有说明,不过我觉得应该还是找去年那个人,具体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姜毅也从来不和我说那些事。”

  “你相信有鬼婆的坟墓吗?”

  “相不相信都没有什么用,因为那是民国后期的坟墓,就算挖出来也没有什么历史价值,不过要是能找到军阀放在坟墓里面的古董,或许还有点意思,不过我觉得那种东西即使存在,也已经被村民挖走了,我们来这里完全是多此一举。”

  “姜毅有什么仇人吗?或者说,你认为会是什么人杀了姜毅?可不要和我说什么诅咒之类的话。”

  “如果说姜毅的仇人,我们同行的三个人应该对姜毅都很不爽,不过也没到杀了姜毅的地步,因为姜毅平时也不会来麻烦我们,只是这两年黄金周的时候让我们跟着过来,姜毅也没有太影响我们的生活,所以我觉得姜毅应该没有什么仇人。”

  没有从许彬嘴里问出什么,接下来被审讯的是商人金旭。

  相比于许彬,金旭的神情没有那么恐惧,但是在金旭的脸上也能看出一丝忧虑。

  “你和姜毅是什么关系?”徐天问。

  “他们两个应该都和你们说了吧?我就没有必要重复了。”

  “那就把你去年来这里做的事交代清楚吧!”

  “我只是跟着姜毅参加了姗姗的事件,那件事和我没有关系,当时那种情况我也说不上话,不过我还是有些后悔,毕竟那是条人命,都怪我太懦弱了。”

  “去年你和姜毅来这里做什么?”

  “找宝藏,不过后来姜毅变成找人了,而且还找到了那个人。”

  “你说什么?姜毅找到了那个人?”

  “我可以确定姜毅肯定找到了那个人。”

  “这是去年发生的事吗?”

  “对,因为我这个人喜欢饭后出去散步,去年来这里第三天,也就是鬼婆嫁女仪式当天的晚上,吃过晚饭以后我去河边散步,那时候河边还没有全部装上路灯,在一片虚光当中,我听见姜毅在和一个人说话,而且那个人你们也都认识。”

  “是谁?”

  “就是刚刚被电死的文诚法师。”

  “你说文诚是姜毅要找的人?”

  “我听得很清楚,姜毅还在河边给文诚法师跪了好长时间。”

  “他们都说什么了?”

  “没听见,不过那晚以后,姜毅就再也没有出去找人的迹象了,所以我觉得文诚法师应该就是姜毅要找的人。”

  “他们之间有其他密切的联系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

  “那你知道姜毅为什么要找文诚吗?”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结束审讯后,徐天和靳老师综合三个嫌疑人的供词总结了关于姜毅来景区的原因。

  “怎么样?应该总结出来了吧?”靳老师说道。

  “姜毅来景区要找的人是执年太岁,而且还找到了,然而执年太岁是文诚?可是据我所知,文诚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文诚是执年太岁的说法真的很牵强。”徐天说道。

  “不管文诚是谁,姜毅又为什么找文诚,案情都已经非常清晰,可是我不明白这其中的理由,还有就是咱们根本没有证据指控凶手。”

  “恐怕这件案子要永远成为悬案了,到目前为止,虽然凶手出了漏洞,但根本就不能作为被指控的证据,文诚的死已经结束了一切,不过我还是感觉这其中的故事仍然没有结束。”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哭喊声,徐天出去看了一眼,原来是文诚的未婚妻听说文诚死去以后来到酒店认尸了。

  女孩哭得撕心裂肺,趴在文诚死去的房间外面敲打着房门,旁边有许多老乡在拉扯着女孩,但是所有人都没能将情绪激动的女孩控制住。

  徐天走到女孩身边,把文诚的笔记本递给了趴在地上的女孩,见到笔记本后,女孩的哭喊声戛然而止。

  “这个东西你认识吗?”徐天问道。

  “是文诚的,这是文诚的宝贝。”女孩接过笔记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