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1章 蓝色奏鸣曲(死亡)

第31章 蓝色奏鸣曲(死亡)


  “不管真相如何,我可不承认我参合了这趟浑水,你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案件和我有关系。”方璐依然跪在神像前,说话的底气非常足。

  “我现在确实没有证据,不过如果要调查你和那些死者的社会关系应该也不难。”徐天说。

  “不用查了,那两个同学根本不是来保护我的,而是来监视我的,我妈妈想让我帮忙找到鬼婆的坟墓,我也有尽力而为,但事实根本不乐观,因为鬼婆的坟墓早就已经被挖掘了。”

  “这些都是从文诚嘴里听到的吧?”

  “这些事情只有村长知道,来的那天晚上我拜托姜毅询问村长关于鬼婆坟墓的事情,村长说他们早就把坟墓挖开了,要不然哪有这么多钱投资景区,只靠招商引资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看这景区的样子,没个十几亿还真下不来,不过姜毅觉得村长手里应该还留着一些古董之类的,在姜毅的再三逼问下,村长失足掉进了河里。”

  “我就知道,姜毅肯定和你有什么联系,要不然也不会死得那么惨。”

  “他的生死不是我决定的,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参加完明天的仪式我就把剩余的四十万打给你,虽然你没能帮上什么忙,但我已经允诺你了,我绝不会食言。”

  “你本来想让我帮忙找鬼婆的坟墓,但是你听说坟墓已经被挖掘以后就改变的初衷,你痛恨那些先下手的人,所以你先让文诚杀了郝明辉。之后姜毅知道这件案子肯定和你有关,为了封住姜毅的嘴,文诚再次杀死了姜毅。然而当你被文诚安排在执年太岁庙宇中的房梁上面时,你发现那两个同学竟然被文诚绑在那里,于是你就亲自动手,模仿诅咒的样子杀了两个同学,因为当时执年太岁的庙宇附近只有你,我说的没错吧?”

  方璐没有说话,看起来还是很镇定。

  徐天靠在一旁等方璐起身,不过接下来方璐一直没有动静,徐天突然觉得不对劲,便上前去叫方璐,还没等徐天走到方璐跟前,方璐就倒了下去。

  侧卧在神像前的方璐嘴角流出黑色鲜血,徐天赶紧打电话叫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方璐已经中毒死去。

  徐天刚开始没有看见方璐身边放着一个水杯,经过检验,就是水杯里面的毒素将方璐致死。

  哭得最伤心的就是方璐的父亲,不过徐天觉得,这样的事情很蹊跷,按道理来说,徐天确实没有证据指证方璐,而且看方璐也不像是要畏罪自杀的样子。

  不过幸好当时庙宇的大门没有关上,方贞在外面可以为徐天作证,要不然徐天真是说不清楚了。

  “究竟怎么搞得?你觉得方璐是自杀还是他杀?”靳老师问。

  “还不清楚,要调查方璐的水杯才行,方璐自己有可能下毒,别人也有可能下毒。”

  “你的见解是什么?”

  “我觉得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我进去以后一直在盯着方璐,我没看见方璐有过喝水的动作,我都还没有说出方璐所犯下罪行的证据,我觉得方璐应该没有理由自杀才对。”

  “你都和方璐说什么了?”

  “只说到方璐下手杀死那两个同学,而且我还没有证据。”

  “这就难办了。”

  “不,想要找出方璐的死因很容易,我觉得那个水杯应该不是方璐自己带来的,因为方璐之前是从酒店来到庙宇中的,而那之前咱们和方璐在一起,也没看见方璐手里拿着水杯,在酒店确认文诚死了以后,方璐就来到庙宇中,方璐的整个行程都很饱满,按正常的逻辑来讲,方璐应该没时间或者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拿一个杯子。”

  “最要命的就是庙宇中没有监控,这样子根本就没有调查方向。”

  “想要知道谁进入过庙宇很简单,不过我大致也已经推断出是谁了。”

  “文诚吗?”

  “很有可能,我总觉得事情进展得太快了,接二连三地死人,这很不符合常理,而且我觉得故事还没有讲完,线索也没有进展,所有嫌疑人都在线索浮现之前就死去了,这样子的事情我绝对不认为会是巧合。当然,我们也可以假设是文诚畏罪自杀,在临死前文诚知道方璐会来庙宇中,所以事先在庙宇中放上有毒的一杯水?这看起来也说得过去,不过我总觉得这样的步骤并不圆满,因为文诚根本不能预料到方璐一定会喝这杯有毒的水,而且这期间也有可能进来别的游客,先不说被别的游客误喝了有毒的水,就是别的游客不小心打翻了水杯也是有可能的,这谋杀步骤的成功率很低,低到已经让我感觉达到了不可能作案成功,但也有可能被方璐喝掉有毒的水,概率还是很低,但也不是不可能。”

  “我大致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就是所有事情都毫无头绪,到头来死了那么多人,而且那些死去的人之间有什么联系也没查清,线索就这么被隐藏着。”

  “对,这很符合执年太岁的作风,我在设想,会不会是执年太岁在操纵这一切?”

  “不管是不是执年太岁,幕后肯定都有一个执行杀人计划的凶手,可是我们现在根本找不出那个人,如果把所有村民和游客都视作嫌疑人,那范围可就大了,而且咱们也不能对景区的所有人都进行盘查。”

  “作案不可能没有破绽,我暂定郝明辉和姜毅是被文诚所杀,方璐那两个同学是被方璐所杀,因为被卷进案子当中的人,只有文诚和方璐符合杀人凶手的身份,但如果是执年太岁操纵他人作案的套路,在这些所有事情的背后应该还隐藏着一个人,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调查方璐和文诚的社会关系了,任何对方璐和文诚有杀机的人都要排查一遍,人海战术虽然棘手,但突破口只能从这里去找。”

  “没问题,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自从发现方璐的两个同学被害以后,我就让尚帅通知了县警局,现在外派的所有警察应该都已经归位了,想调查这些事情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