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5章 红色变奏曲(案发)

第35章 红色变奏曲(案发)


  夜里十一点刚过,老陈通知李祉桐有个小区内发生一起命案,从作案手法和现场痕迹来看,和执年太岁的作风很像。

  李祉桐刚刚处理完广场的命案,带着悲观的情绪来到案发现场。

  这是一个封闭式小区,案发现场的腐臭味还没有散去,老陈早已勘察好现场等待李祉桐到来。

  死者是一名三十四岁的家庭主妇,头部被钝器击打致死,凶器也已经找到,就是家中摆在门口的灭火器。

  凶器散落在地上,地板都已经被砸出一道裂纹。

  现场有很凌乱的脚印,经过勘察,李祉桐确定死者之前应该和什么人在屋子里走动了好久,因为有一个脚印和死者的一双雨鞋完全吻合,另外一个脚印不详,不过李祉桐觉得案子应该不难破。

  “今天外面下过雨?”李祉桐问。

  “下了一阵,不过很快就停了,死者也确实是在下雨的时候从外面回来的,不过并没有和别人一起回来,一楼的监控只拍摄到死者独自进了电梯,而电梯也是在死者家的楼层停下,死者走出去以后就再也没进过电梯,通过和现场脚印的比对,死者应该回到了家里。”老陈看着勘察记录说道。

  “下雨的那段时间还有其他人进来过吗?”

  “监控没有拍到,不过案发现场的脚印很明显,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泥泞的道路上走完似得,可是根本就没有人和死者一同回家,在下雨之后一直到警方到来之前,任何人都没有从外面走进过单元门。”

  “那就说明凶手一直在单元门之内,走访过了吗?”

  “已经走访了,没有搜到犯罪嫌疑人的鞋子,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死者家的男主人呢?”

  “在外地出差,至少明天才能赶回来。”

  “家里没孩子?”

  “女主有不孕的症状。”

  “听起来就像一桩悬案。”

  李祉桐仔细勘察着现场,凌乱的鞋印全都在屋子里,鞋印并没有走出过屋子。

  李祉桐打开所有柜子扫了一眼,结果并没有发现不对劲。

  “你怀疑那双疑似凶手的鞋子还在案发现场是不是?”老陈问。

  “你已经搜查过了?”李祉桐说。

  “恩,其他警员分头前往单元门内所有人家进行搜索取证,结果都一无所获。”

  “凶手应该是独自一人在家,有查出哪一个住户当时是自己在家吗?”

  “查出来了,只有一户,就是隔壁的单身汉,可是找不到是隔壁单身汉杀人的证据,也没有任何说法可以证明就是隔壁单身汉做的案。”

  老陈看出来李祉桐有些心不在焉,注意力完全没有在案子上。

  “还在为广场的案子发愁吗?你不用自责,那不是你的错。”

  “看来还是我能力不足,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让大家跟我去赴约,我太小看执年太岁了。”

  “广场那个尸体到底是怎么被抛下来的?现在勘察的同志都懵了,你也没有告诉他们真相。”

  “尸体根本就不是从高空被抛下来的,而是从下水道被搬上来的,我没有料到这一手,我完全误读了执年太岁的邮件。从以往的案件来看,我认为执年太岁应该会对广场上的人下手,但这次执年太岁玩了个新花样,在下水道搬出尸体,然后制造一声像是尸体从高空坠落的声音。等我到处寻找尸体从哪坠落下来的时候,凶手已经从下水道中逃走了,那时候我反应过来也已经全都晚了。”

  “真是狡猾的对手,不过你不用自责,这件事情的责任不在你,接下来想要拘捕执年太岁还需要你的帮助,你是我们警局的最后杀手锏,而且你和徐天不同,你是我们的内部主力,而徐天是外部主力。”

  “那个侦探小子吗?久闻其名。”

  “好了,既然案子都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去想了,现在咱们应该解决眼前这桩案子。”

  “这桩案子其实也很简单,主要查清楚被害人的人际关系就行,而且既然已经锁定了凶手,就肯定能找出破绽。”

  “但是这种人际关系实在不好调查,一个家庭主妇和隔壁的单身汉,就算他们有过于亲密的关系,恐怕也不会让外人知道,想调查出来跟本不可能。”

  “我去会会那个单身汉。”

  李祉桐独自一人敲开隔壁的房门,单身汉打开门以后看见李祉桐的时候当即眼前一亮,李祉桐很明显在单身汉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欣喜和轻浮的神情。

  “你找谁啊?”单身汉压抑着亢奋的情绪问道。

  “我是接手隔壁凶杀案的警探,来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李祉桐淡然说道。

  “你们不是已经问过我了吗?怎么还要调查?”单身汉显得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公民有义务配合调查,你也不用担心,并不是怀疑你,而是想知道一些案发当时的事情,就是来走访一下。”李祉桐收起警官证说道。

  “哦!是这样啊!那请进吧!”单身汉从鞋架上拿了一双崭新的拖鞋放在李祉桐脚前,单身汉的整个人在李祉桐面前显得都很卑微,和大街上看到美女的那些控制不住情绪的男人一个模样。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穿鞋进去吗?”李祉桐压低声线,嗓音听起来柔和了许多。

  “请进吧!请进吧!”单身汉的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李祉桐首先扫了一眼鞋架,虽然只有男人的鞋子,但是拖鞋摆了好几双,而且还很整齐,但都是男鞋。

  屋子里所有物件摆放的都很整齐,李祉桐不禁对这个单身汉感到一丝佩服,一个独身男人能把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实属不易。

  “你很爱干净吗?”李祉桐打量着房间随口一问。

  “自己在家也没事做,就收拾得干净一些,自己住着也舒服。”

  李祉桐扫了一眼茶几,看见上面摆了一套杯子。

  “我可以坐一会吗?”李祉桐说道。

  “当然,请坐!”

  坐下以后,李祉桐发现有两个杯子上有水迹,像是刚刚洗刷过,拿起杯子一看,李祉桐嘴角微微上扬,胸有成竹地看向单身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