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45章 蓝色奏鸣曲(红线)

第45章 蓝色奏鸣曲(红线)


  文诚没有要逃跑的意思,警员们拖着文诚刚刚爬到瀑布上方,冲破河堤的水流就瞬间灌进瀑布下面,瀑布下方的河道已经挡不住回流的大水,再次冲破河道的水流直接灌往山下。

  往酒店跑去的徐天向下方看了一眼,发现大事不妙后赶紧联系村里。

  上游的水流源源不断往山下流淌,如果照这个速度,不出十分钟山下的房屋全部都会被淹没。

  而且山上的水流也很凶猛,水流不止流往瀑布下方,还往地势低洼的酒店和接福神庙宇的方向涌去。

  徐天跑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脚踝已经被水流淹没,而这时候闻讯的村民和游客全都从酒店里逃了出来。

  腿脚不便的思彤被人群推倒在楼梯口,幸好徐天发现的及时,便赶紧背上思彤往山顶的方向逃去。

  水流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水势十分凶猛,通往山上的缆车和电梯也已经停住运行,整个景区的灯光在一瞬间全部熄灭,因为大水的缘故,全村的电力系统都已经瘫痪。

  停电以后什么都看不见,漆黑的夜晚让徐天失去了方向,还好一部分警员和景区保安用手电给大家指挥逃生路线,不过发了疯的村民和游客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大家全都涌向唯一通往山上的一条小路,已经有十几个人被推倒在地上。

  眼看着通往山路的小桥就要被淹没了,徐天脚下突然踩了个空,在思彤快要被甩出去的时候,徐天单膝跪在水中,用尽全身力气撑住思彤。

  等徐天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小桥了,不过山路边缘的保安全都把手电对准了小桥的位置,大家一起呼喊着徐天快点跑过来,趁着水位还没彻底淹没小桥,这时候过桥还来得及。

  管不了那么多了,徐天踉跄着步伐背着思彤走向小桥,刚才摔的那一跤使徐天的脚踝非常疼痛,在摸到小桥的那一刻,徐天的心更加紧绷起来。

  上游的水犹如滔滔江海不断向下面流淌,在水中行进非常困难,思彤觉得事情不妙,便蹿下徐天的脊背,两人互相搀扶着向山路方向走去。

  徐天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迈不动了,刚才那一下子肯定伤了脚踝骨,不过这时候不能放弃,如果自己被冲走了,思彤也会跟着遭殃。

  还好水位没有淹没到山根底下,只要过了这个小桥就能平安上岸,在湍急的水流中行进非常不易,走到小桥中央位置时,徐天感觉身体被水流冲出了桥外,思彤一只手拉着徐天的手臂,另一只手死死抓着桥身,可是两人终究还是抵不过湍急的水流。

  “抓紧了!”尚帅和一众保安拉起了人墙,众人抓着桥身的另一侧尽力阻挡住水流。

  赶来的靳老师拉住思彤的手臂向岸边走去,徐天在湍急的水流中根本使不上力,思彤被靳老师强行拉住之后,徐天感觉自己的手已经脱开了思彤,在惊魂的一刹那,思彤手臂上系着的金边红线被水流冲开了,徐天在水里扑腾了两下抓住红线,同时红线的另一端被思彤死死拽住。

  就这样,靳老师拉着思彤,思彤拽着红线把徐天拖上了岸。

  另一边的人墙也小心翼翼地安全撤离到岸边,虽然所有人都得救了,但是源源不断的水流已经把整个景区都淹没了,同时水流还在继续往山下涌去。

  “赶快叫人去关闭上游的水闸。”徐天喊道。

  “没用的,文诚那个家伙一定是破坏了堤坝,只能等水流全部流失才行了。”靳老师说道。

  “那完了!”尚帅望着源源不断的水流说道。“这些水都是从山那边的水库引过来的,本来瀑布下方有回流到水库的水道,如果水库的堤坝被毁掉,恐怕整个村子都会被淹没。”

  “水库有多少水?”徐天问。

  “不知道,我只知道水库方圆七十里,而且水库的另一端还连接着江水。”尚帅说。

  “也就是说,水会源源不断涌进村子?”

  “没错!”

  “不好办了!对了,文诚呢?”徐天说道。

  “逃到山上去了,放心,不会被他逃走的。”靳老师说道。

  徐天手中还拽着那根红线,思彤非常后怕,刚才的一幕已经让思彤觉得两人就要被水冲走了,不过还好,这根红线救了徐天一命。

  “谢谢谢您。”思彤对靳老师说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们赶紧上山和村民呆在一起,我要和徐天去找文诚,没问题吧?”靳老师对徐天说。

  “我没事,思彤快上山吧!记住不要离开人群,千万不要单独行动。”徐天叮嘱思彤说。

  徐天把红线重新缠在思彤的手臂上,思彤望着徐天远去的背影,心里非常忐忑。

  由于徐天的脚受了伤,有些跟不上靳老师的步伐,刚刚走了不久,徐天就发现了文诚的踪迹。

  “等等,您看,这边有个小路,地上的脚印还是湿的。”徐天用手机照着地面说道。

  “去看看!”靳老师说。

  走了五分钟左右,徐天和靳老师发现路上有一座石碑,上面写着“公墓”两个字。

  “是墓地。”徐天说。

  “去看看吧!山上不大,文诚应该跑不远。”靳老师说。

  走了有二十分钟左右,两人已经步入深山中,前面的路也已经没有了,徐天并没发现这里有墓地。

  手机的手电功能照射的距离不太远,又走了几步,徐天发现前面有一座小房子,是座盖在树木中的房子。

  不过房子看起来并不像是人住的,因为高度只有一米五左右,像是供奉用的小房子。

  “你们太慢了。”

  文诚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前方。

  “文诚?”徐天试探着喊了一句。

  “放心吧!我不会逃了,我只是想带你们看一眼我的伟大艺术品,也是最后一道炼狱。”

  徐天心里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现在还有两道炼狱没有出现,一个是金枪炼狱,一个是饥饿炼狱。不过文诚刚刚说最后一道炼狱,徐天突然想起来,李涛是被毒针刺死的,应该算作金枪炼狱,那么最后一道炼狱应该就是饥饿炼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