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51章 蓝色奏鸣曲(计划书)

第51章 蓝色奏鸣曲(计划书)


  徐天在方璐家找了许久,可还是一无所获,这时候徐天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于是打电话叫思彤把那只小黄猫带来方璐家。

  刚进门的小黄猫直接跑向方璐的卧室,在角落里找寻了许久,最后失望地蹲坐在角落喵喵地叫着。

  “果然,这只猫是方璐的。”徐天说道。

  “你怎么知道?”思彤怀疑说。

  “因为只有方璐了解自己的猫,最起码这只猫应该是方璐训练出来的,要不然在我房间内的猫薄荷不可能一下子就被这只猫找到。”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这只猫来找方璐藏起来的东西?”

  “我也只是推测,因为方璐一直在给我暗示,在景区出现的那只小黄猫应该就是方璐设计让旅游团带来的,姜毅和方璐很熟,之后小黄猫又很黏方贞,这所有迹象都表明,小黄猫一定是方璐设计出现在我面前的。方璐在给我暗示,她可能知道那趟旅行自己回不来,从委托我的那天开始,方璐就在设局,这个房子里一定有小黄猫可以找到的东西。”

  徐天话音刚落,小黄猫就沿着墙根跑到窗户跟前,小黄猫的肉垫垫不停拍打着地板的缝隙,徐天赶紧拜托随行的警员撬开地板。

  果不其然,在地板下散落着还没有发霉的猫薄荷,还有一个信封,徐天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串数字。

  “应该是保险箱的密码,我就知道,这个时代的保险箱还用钥匙是不可能的,方璐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保险箱落入执年太岁的手中。”

  徐天赶紧联系老陈,听说老陈已经把保险箱搬回警局,徐天赶紧带着思彤和小黄猫赶了回去。

  等徐天赶回警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可是徐天并没有在警局看见保险箱,来到老陈的办公室时,老陈正带领侦查组的警员在分析案情。

  “保险箱呢?”徐天问道。

  “那个……李祉桐已经破解了密码,我们已经把东西拿出来了。”老陈一副愧对徐天的表情说道。

  “里面有什么?”

  “一个笔记本,里面记载着很多犯罪计划,其中有一个就是咱们经手的田慧珍案子,还有一只没有破解的郑辉被杀案。”

  “什么?”徐天接过笔记本,对这些内容感到非常惊讶。

  笔记本上清楚写着每一个案子的起始、经过、发展和收尾,还清晰记载了各种应对突发状况的方法,看的徐天毛骨悚然。

  “这是方璐的笔迹吗?”徐天问。

  “已经核对过,确实是方璐的笔迹,而且还是起草的原稿,里面有很多勾画的痕迹。”老陈说道。

  “那也就是说,这所有的案子都是方璐策划的?”

  “大致趋向是这个意思,不过也不能完全断定,如果是方璐在哪里抄写的也能说得通。”

  “上面还有李祉桐解决的出租独楼案,不过当时凶手脱离了控制,并没有按照笔记本上的案情来发展。”

  “是啊!原本的案情可是要杀掉所有人,也包括假的李家雨,还有李祉桐,就连我们突围的警察都被算计在里面了,我看过以后也是全身直冒冷汗。”

  “可是这个案子里多出来一个人,就是那个和假的李家雨在同一天入住的那个小伙,计划中没有那个人物。”

  “那可能就是突发事件吧?出租独楼里面空房间很多,在执行案子的期间有突发状况应该很正常,何况是新来的租客。”

  “不对,您看前面这些案子,突发状况写得不说完美,但也算是齐全了,但这个出租独楼的案子不一样,像新来的租客这种突发事件,任何有点头脑的人都会想到,可是上面没有记载怎么应对这种突发状况。”

  “那也就是说……”

  “没错,那个小伙子根本就不是突发状况,没有记载他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个小伙子叫孔明,我们已经核对过他的身份信息,可以说没有任何疑点。孔明是省内一个县城的孩子,来东安市读大学,家里的亲人还有他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籍都是真的,我们放掉那些想要保护的对象时对他们调查的非常彻底,这样的人会和执年太岁他们是一伙的吗?”

  “和执年太岁他们是不是一伙的,这个问题不能妄下结论,但至少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孔明肯定有问题。”

  老陈马上联系孔明,可是对方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于是老陈又按照孔明留的学校地址去找人,可是结果让老陈和徐天全都惊了一身冷汗,就在昨天晚上,孔明暴毙在学校的图书馆,死因是因熬夜引起的心肌梗塞,现在孔明的家人都已经赶到,孔明的尸体也已经被殡仪馆收走。

  老陈在那片区域的民警帮助下了解了案情,当时图书馆的监控录像也还保留着,大约是晚上八点左右,当时图书馆里面有很多学生,孔明和同学围坐在一个书桌上看书,突然间孔明摔倒在地,椅子也随着孔明侧翻在地上。周围的同学和图书馆人员全都围了上去,救护车来的时候孔明就已经咽气了。

  目击者很多,医生也检查过,孔明确实是正常猝死的,已经彻底排查了他杀的可能,这个结果让追查执年太岁的线索再次断掉了。

  徐天觉得非常不甘心,不过这种结果也不是徐天能左右的,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在这个笔记本上,与此同时,徐天为了彻底查清每一条线索,让老陈去调查那个把小黄猫塞进思彤旅行箱的那个瘦男人,可是结果也非常不理想,那个男人只是一个流浪汉,是有人雇他做那种事的,至于雇主,男人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人了,只记得是个男的。

  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方璐保险箱中的笔记本上,徐天查看着上面记载的每一个案子,从第一起开始,一直到最近发生的封闭式小区的案子,到现在为止,已经成功执行了九次计划,除了徐天接触过的田慧珍和郑辉案,还有李祉桐破获的出租独楼案以及广场坠尸案,还有小区主妇被杀案,其余四起都是徐天没有接触到的,但是警方都有案底,而且那四起徐天没有接触过的案子还都是李祉桐破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