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章 冷眼的客人

第3章 冷眼的客人


  “站住。”

  突然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拦住张斌,壮汉扯住张斌的衣领,拳头刚刚攥起,旁边的一个女服务员见状急忙拉住壮汉。

  “好了,别惹事,不给他猫咪服务便是,不用把自己搭进去。”

  “好吧!我听你的,祉桐。”

  祉桐?徐天突然眼前一亮,站在面前这个高挑的女服务员竟然是李祉桐。

  惊讶之余,李祉桐瞪了徐天一眼,这下子徐天算是明白了,原来李祉桐也已经追查到了这里,而且还早自己一步,竟然应聘成了服务员。

  这种时候也不能和李祉桐说太多话,徐天只好和思彤返回公馆。

  一路上张斌都在抱怨,但是从张斌的嘴里还是能听出来一丝怯懦。

  走到公馆后门处的时候,徐天猛然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徐天有一种很深切感觉,就像背后有什么人在盯着这边看似得,而且还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目光,这是徐天作为侦探的直觉。

  会是李祉桐吗?不!不太可能!那会是谁呢?

  后面除了张斌和那伙同学以外没有其他人,徐天数了数,加上张斌,一共有六个人,四男两女,这些人的面相都很沉闷,好像心里憋着什么事情似得。

  走到大厅的时候,徐天并没有直接上楼,而是故意去前台要了一瓶饮料,等张斌那一伙人登上楼梯之后,徐天和思彤才跟着走了上去。

  那几个小青年一路上都没有说一句话,这让徐天感觉非常奇怪,一个个都耸搭着脑袋,而且最让徐天感到意外的是,那几个人都没有看手机,这种现象在这些年轻人身上还是鲜有发生。

  嗡嗡……

  安静的楼梯上突然想起手机的震动声,前面的六个小青年全都像失了魂一样。

  “谁的?”

  “又来了吗?”

  “我们还是报案吧!”

  “你快打开看看。”

  “我不想看!”

  “切!”

  徐天和思彤故意放慢步伐,一个穿着厚重连身裙的矮胖女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她的手臂颤抖的很严重,神色也变得非常不好。

  “怎么说的?”

  女生回头张望了一下,看见徐天和思彤在后面,女生赶紧捂住手机,这时候其他人也看见了徐天和思彤,六个人纷纷把楼梯让出一条通道,徐天和思彤只好假装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快速走上了楼梯。

  回到房间后,徐天陷入深深的思索中,房间里的雪白色波斯猫一动不动趴在思彤的身上,徐天则盯着窗外想着刚刚发生过的事情。

  “你为什么不继续盯着他们?”思彤问道。

  “没必要,看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定有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徐天抱着手臂思索着。

  “你觉得他们会和对面的案子有关吗?”

  “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怪怪的,李祉桐竟然都已经找到了这里,那就说明这里真的和执年太岁有关,而且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这里会有事情发生。”

  “或许是你太神经质了,你觉得刚刚那几个年轻人有问题?”

  “不,我的目光不在他们身上,而是这里的服务员,思彤难道没感觉到吗?这里的每个服务员都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情绪,在后院的李家豪被张斌那样糟蹋,可是李家豪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的尴尬或者屈辱,反而李家豪能从骨子里露出笑容,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人绝对不简单。”

  “早上和我们一起发现尸体的女服务员也不简单吧?”

  “没错,那个叫米粒的服务员隐藏的情绪恰恰就是笑意,发现尸体的时候我曾回头看过米粒一眼,当时她的眼神让我觉得非常可怕。”

  “你觉得米粒是凶手?”

  “不,她的眼神不像是凶手,反而像一个旁观者在冷眼对待别人的死亡,那种眼神是嘲笑,也是幸灾乐祸,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尊重,可是米粒在平常的时候总是一副谦卑的样子。”

  “你说的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这里的服务员不会个个都是演员吧?”

  正说话间,徐天和思彤听见外面有很多人在说话,徐天赶紧打开门,发现外面的人都在往楼梯口的方向走。

  徐天迈出半个身子往楼梯口看去,但是围观的人已经把视线挡住,徐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思彤,你在这里好好呆着,我去看看。”

  挤过人群,徐天看见三楼的拐角处有一摊血迹,地面上的血迹沿着通往二楼的楼梯流去,徐天迈过去一看,刚刚那个戴眼镜的矮胖女生正在往楼下爬行,她的脑袋受了很严重的伤,正在流血,但她仍然没有停下爬行。

  “你在干什么?”徐天对着女孩喊了一声。

  女孩回头看了看徐天,扭过头去继续爬行,在女孩扭过脖子的一刹那,徐天看见女孩的脖颈上插着一个小刀片,除了脑袋上,脖颈也在不停地流血。

  可是围观的人就像在冷眼看待一具尸体似得,没有一个人出面制止女孩。

  “喂!楼下有人吗?”徐天扯着嗓子喊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徐天只好自己迎上去帮女孩。

  “不要爬了,捂住脖子,我叫救护车!”

  女孩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徐天蹲在台阶上扶起女孩,可是女孩脖颈上的刀片让徐天感到不知所措,现在刀片还残留在女孩的脖子上,想按住伤口止血根本行不通,但是如果拔下刀片很可能会要了女孩的命。

  “猫……”女孩嘴唇微动,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徐天。

  徐天故意把耳朵凑近女孩,想听清楚女孩在说什么。

  “猫……”在第二次说出这个字以后,女孩就已经昏了过去。

  徐天试了试女孩的鼻息,还有气,于是徐天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全程下来,上面围观的人没有一个来帮忙,楼下的服务员也没有上来,徐天的衣服已经被染满鲜血,此时徐天算是明白了,这里不但有问题,而且可能隐藏着巨大的罪恶。

  那些和女孩随行的人也都没有出现,将女孩抱上救护车以后,徐天默默拨打了老陈的电话。